忙碌的学习中,新年来了,元旦前一天,。若霏下午回到家,跨年,总是要跟家人在一起的。

  晚上一家三口温暖的坐在一起吃饭,打开电视机,看着电视里面播放的跨年晚会,对着里面的表演嘉宾点评,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九点多的时候,苏宇和姚晴就困了,关了电视机回房睡觉,若霏自己对看那些跨年晚会没什么兴趣,也就回了房间。按开手机,发现微信和短信都有信息,拍摄时候加的那些同组演员朋友,一起互相祝贺旧年结束,新年开始。

  还有李悠悠的短信,也是一样的祝贺,倒是很温暖和喜庆。打开跟夜子轩的对话框,里面还是她上次回来的时候的对话,想了想,若薇按动手机:轩哥,还在横店拍戏吗?注意休息哈,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啊!

  这次若霏的回应倒是很快:今晚剧组休息,在酒店呢!也祝你新年快乐,小妞又长大一岁了啊!

  若霏看到他回复,马上说道:轩哥,你休息都不想着给我发祝福短信,o>_<o

     夜子轩刚从跟剧组的会餐中回来,才进门就收到若霏的微信,没想到若霏会这样,于是很认真的解释:刚刚剧组会餐,我才回来,本来就想要回来给你打电话的!

  只看到微信内容,若霏都能想象到对面男人微微皱着眉头,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知道他现在有空,于是拨了电话过去,果然,夜子轩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喂!”

  “轩哥!”音调上扬,若霏开心的喊道“新年快乐!”

  r#酷(\匠LY网6首.发e{

  夜子轩一下子听到这么元气满满的声音,低低的笑声透过话筒传到若霏的耳朵里,清越的嗓音如鹅毛在耳边拂过“你也新年快乐!”

  若霏擦了擦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这男人不唱歌了绝对是歌坛的一大遗憾,夜子轩是安徽人,说话也总是轻柔软糯的,很悦耳,跟他本人的荧幕形象有反差,但跟本人的气质是很符合的。

  “嗯,我最近挺快乐的,你的戏什么时候拍完啊?我最近又发现了一家店,很好吃的,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哈!”若霏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些。

  夜子轩听到若霏的话,抿嘴一笑,这女孩自从跟他认识,好像就非常热衷于跟他一起吃饭这件事情,连续当了三个多月的饭友不说,分开了还这样惦念。

  “嗯,等我回去,你带我去吃。”夜子轩温声答应后,然后换了个话题“这个时间,你们快放假了吧?”

  提到这里,就有话说了“啊,你能不能不要提醒我啊,这个学期我都没上课,最近背书背的快要疯了,啊……”声音很抓狂。

  夜子听到她夸张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记得你说你是什么来着,对,学霸,每年都得奖学金,我可等着你得了奖学金请我吃饭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若霏怨念“松哥,善良是人最美好的品质,你这样是不对的。”

  坐在横店酒店的沙发上,夜子轩光是听到女孩的话,就能想象现在女孩的脸皱成一团的样子“小妞,轩哥这是对你有信心!”

  若霏忍不住翻眼睛,当她第一天认识这人吗?别看每天闷闷的,典型的**,熟悉了以后,完全是另一样“轩哥,说实话,你这话说出来,自己信吗?”

  夜子轩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小妞,我是真对你有信心,所以一定要加油得奖学金啊!”

  若霏听到他的笑声,也笑了“既然松哥你都这么说了,我可是更要努力了啊!”

  夜子轩点点头“嗯……”比起刚刚接电话的时候,声音轻松了好多,想来是心情不错吧!

  “嘿嘿,想要我用奖学金请你吃饭,可要赶紧回来啊!”若薇说完,看着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想到对面这人恐怕是一直在拍戏,今天难得休息,于是说道“松哥明天几点要拍戏啊?”

  夜子轩想了一下,说道“制作人比较仁慈,明天十点才第一场。”这部戏是若霏以前合作过的一个演员,第一部自己制作的电视剧,跟那个女演员关系不错,所以收到邀请就答应了。对方也很义气,等他的档期。

  若霏一猜就是,拍戏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轩哥早点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夜子轩正跟她谈的开心,没想到若霏这样说,于是点点头“嗯,好的,你也早点睡觉了!”挂断电话,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点若有所失的感觉。

  。若霏挂了电话之后,又刷了一下**,想着要在元旦第一时间发个祝福**,又看时间还短,登录个站,找了一部她之前看了一半的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对于夜子轩的那一点失落,若霏当然是不知道,她会主动给夜子轩打电话,发短信联系,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本能吧,现在的夜子轩总让人想起前世的自己,很孤独,没有多少人能走进内心,不知道怎么才能更温暖安全一点,上辈子她脾气暴躁,总是爆发情绪,就是因为这种寻不到理解支持和陪伴的感觉,但她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个发泄的渠道的。

  但夜子轩这个人,跟前世的她不同,他不善于表达,被动的接触这个世界,能够走进他的内心,被他当做朋友的人,太少,即使这样,还有一些人,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开,所以夜子轩才会用疏离的态度对待别人,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样,即使他们离开,也不会给他造成伤害。看到夜子轩,若霏就想到前世的自己,所以总想让这个有些内敛的过分的男子,多点笑声。

  当然,这些都是若霏跟夜子轩认识之后自己分析来的,若霏自己大概都不清楚,他跟熟悉的朋友之间的玩笑,和与其他人接触的疏离笑容,差别还是很大的。若霏不是圣母,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感同身受,也只能说,她还没有摆脱上一世的阴影。也许等到她这一世,过了30岁,一切都是全新的,才会让她真的彻底放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