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挑了三只刚刚出生没几天就失去妈妈的小博美,来到了李彧洺家。张妤璟今天出去见在诺城的合作方了,不在家。李智恩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兴高采烈的抱着装着小狗的盒子给坐靠在床上的张珝琋看“珝琋,你看,这是什么?”

  张珝琋打开盒子,看到三只小狗在盒子里睡觉,可爱极了,疑惑里带着喜悦的问道:“小狗?哪里来的?”

  “我哥前天送我回家的时候救下的,它们妈妈被车撞了,满身是血。我哥把狗妈妈送到医院,没保住,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倒是活了下来。你看多可爱啊!”李智恩笑着回答道。

  “这么说,他袖口的血......”

  “抱狗的时候,不小心染到的啦。你不知道,我哥昨晚莫名其妙的在Rim买醉,问他什么事他也不说,真是年级越大越让人搞不懂了。”

  “买醉?”张珝琋问道,是自己对他误会了,心里有些愧疚。

  “对啊,喝了好多酒呢,昨晚的样子和失恋了一样,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站在一旁的Amber说道。

  ;酷匠网o永…9久s免^$费L看z(小,f说

  “他现在人呢?”李彧洺已经一天一夜没回家了。

  “昨晚喝的烂醉,路都走不稳,我就让人把他扛到在Rim楼上的酒店了。这会估计酒还没醒呢。”Amber回答道。

  “珝琋,这三只狗宝宝能放你这儿养吗?你知道我的,肯定照顾不好。”李智恩撒着娇说道。

  “这...我同意没用啊,房子是李彧洺的,得问他。”

  “那你打电话问问呗,要是他不愿意我再问问谁要的送人好了。”李智恩故意说送人,她清楚张珝琋心软不会拒绝。

  “那...先留在这吧。”张珝琋只好答应下来,送人会遇到好人还是坏人,都是不定因素。还是留在这里,自己比较安心。

  张珝琋前思后想,怎么都觉得自己这次误会李彧洺,带着偏见,是有不对的地方,心怀愧疚的拨通了李彧洺的手机。

  李彧洺还是和以前一样,即使酒醉,没有张珝琋在身边,仍旧无法入睡。白色的床单上是他坐了一夜的褶皱,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盛满烟头。手机响起,看着张珝琋来电,接起电话,用沙哑的嗓音说道:“喂。”

  “李彧洺,那个...我脚一下子好疼啊,我姐今天出去见客户了,不在家。你...”

  李彧洺听了立刻清醒,没等张珝琋说完,回答道:“我马上回来,你等我。”

  四十分钟的车程,李彧洺用了10分钟就赶到了,也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结果回到家,看着张珝琋安然无恙,李彧洺面瘫脸上浮现两个带着火气的懵逼。

  “张珝琋!胡闹!”李彧洺一边训斥着,一边俯下身看张珝琋的左脚踝。

  “刚刚明明就很疼的,不过现在不疼了。”张珝琋还是第一次看到李彧洺这样丰富又微妙的表情,笑着说道,“那个......那天晚上,我误会你了,智恩都和我说了,我...不该那样想你的。你看,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都救了狗妈妈,虽然没保住,但是这三只狗宝宝怪可怜的,可不可以收养它们啊?”

  李彧洺见张珝琋是真的骗人,一点事也没有,直起身,淡淡的说道:“你喜欢就留下吧,我让孙姨安排人照顾。”

  Henry那边来消息,迟毅儿子毒发身亡。“尸体检验出他之前服用过一种********,潜伏期为一周左右,发现他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出现精神错乱的症状,最后他一直大笑到死都是这种状态。我个人认为应该是...”Henry汇报着。

  “carries。”李彧洺看着躺在地上迟毅儿子笑得狰狞的面孔,脱口而出。他是知道这种病毒的,carries,中文名叫极乐鸟。迟毅儿子的症状和carries的毒性一模一样,在快乐中死去,所以叫carries。这种病毒并不常见,一般人根本拿不到,ACE财团的秘密基地里和一些军事机密机构才有这种病毒,想到这里,李彧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尸体处理干净,别走漏风声。”

  “是,Boss。”

  “夫人的消息有没有新进展?”李彧洺问道。

  “还是没有,这个月找到两个经历相似的,但是DNA结果都不匹配。”

  李彧洺已经习惯自己接受这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继续找下去。”一成不变的五个字,他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失去妈妈那年李彧洺七岁,第一次离开妈妈被爷爷安排去夏令营,结束回家之后,妈妈就不见了。爸爸李振明不但没有去找,反而开始为了一个名叫朴美兰的女人和爷爷吵架,李振明当时已经被迷的神魂颠倒,一气之下要与爷爷断绝父子关系,爷爷自然有的是办法,给了朴美兰一大笔钱,把人送到国外去了,并且承诺,永远不回国,永远不和李振明相见。

  之后,李振明也消停了,觉得自己是一时糊涂,被爱慕虚荣的朴美兰给迷惑。但妈妈依旧没有回家,她失踪了,就连外公家都找不到妈妈。不管自己再怎么吵着闹着要妈妈,爸爸和爷爷都是一脸严肃,没有人告诉自己妈妈在哪里,懂事之后,他一提到母亲得到的就是体罚。每每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生日都可以吃到母亲做的饭菜,自己回家却只能面对那两个自己感受不到爱的人。李彧洺有能力之后开始派人世界各地不停的找,都没有线索,每每找到相似的人,DNA结果不吻合的时候,李彧洺都会想到自己透过书房门缝看着父亲李振明在爷爷面前振振有词说着自己有多爱朴美兰的画面,像是黑色的藤蔓把他拖入怨恨的地狱。

  这几天下来,心情糟糕的李彧洺一回家,张珝琋异常的表现,让李彧洺多少有些不习惯。一会儿一瘸一拐蹦跶到放映室里按着李彧洺的喜好挑电影,问李彧洺要不要看,被李彧洺捉回床上,一会儿趁李彧洺在书房里处理公务的时候撑着拐杖下楼到厨房拿着泡芙,问李彧洺要不要吃自己下午和姐姐一起做的泡芙,被不喜欢吃甜的李彧洺一口回绝,还像训小学生一样教育了一顿。张珝琋赖在客厅继续询问着李彧洺要不要听个音乐,又或者自己给李彧洺讲故事。“当我三岁小孩啊,张珝琋你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李彧洺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她心怀愧疚呗。”看了一晚上滑稽表演的张妤璟笑着回答,在张珝琋看着自己尴尬的眼神里默默回了房间。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点,我今天闻到你身上的烟味了。”张珝琋认识李彧洺到现在,除了今天,李彧洺身上都是AtelierCologneOolangInfini的味道。

  李彧洺在感叹着张珝琋灵敏的嗅觉的同时,看着她有些难过的样子,不免有些心疼。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冷漠了?“我没有生你的气,因为别的事。”

  “真的吗?”张珝琋半信半疑。

  “真的,和你无关。”李彧洺说着向张珝琋走去,一边说着一边抱起张珝琋,“不许再多想,闹了一晚上了早点睡,我抱你上楼。”张珝琋原本想拒绝,结果被李彧洺一把抱起往楼上走。

  此刻张珝琋的鼻腔里是充满安全感的AtelierCologneOolangInfini,李彧洺的冷峻帅气的侧颜近在咫尺,张珝琋微微抬起头,脑子像出了故障似得脱口而出一句:“以后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李彧洺听了,停下脚步,微微侧过脸,和张珝琋四目相对,浅淡的语气却让张珝琋感到他的认真,“张珝琋,你喜欢上我了?”

  他此刻的眼神像深海一样静默,有种让人迷恋的孤独,张珝琋觉得自己在李彧洺的眼神里被吸引、吞噬。像是有什么东西封住了她的嘴,她道不出否认,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