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晚张妤璟照顾张珝琋睡下后,正准备回房间,却被李彧洺叫住。

  “我们谈谈。”李彧洺说道。

  “我也正想找个机会和你聊聊。”张妤璟笑了笑,回答道。

  “真不愧是亲姐妹,你一来,感觉她真个人都变了。”

  “她对你很疏远?”

  “好像有些事情我做的太过了,让她对我很戒备。”

  “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让珝琋留在你身边,难道你不担心珝琋没有办法对你改观吗?我这次来,看得出你很喜欢她。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去追求她呢?”

  “你这样说,不怪我和你母亲做交易?”李彧洺反问道。

  “你和我母亲的事情以及我母亲的死,我不怪任何人。我知道,她在和你交易之前,抑郁症就非常严重了。我唯一对你不满是你拿我妹做交换条件。我不知道你具体经历过什么,但我对ACE财团还是有所了解的,你不是一般人,但是我妹向往的却是平凡自由的生活。这点,我希望你清楚,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

  “可是我还没有打算放弃呢,不,应该说我还没有真正的开始。U盘里的内容我都看了,能和我说说她左脚踝之前受重创的事情吗?”U盘里张妤璟有提到张珝琋左脚有旧伤的事情,但是并没有说的很清楚。

  “那是她10岁那年,爸爸开车带她来学校接我的路上出了车祸,爸爸走了,她左脚脚踝粉碎性骨折。10岁之前她的愿望是当芭蕾舞舞蹈家,10岁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过她穿舞鞋的样子。”张妤璟从来没有和家人之外的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心里是满满的酸楚。

  “谢谢。”李彧洺说完两个字转身离开,他出来都不具备安慰人的能力。

  Henry那边没审出什么特别的来,Amber这边倒是有了进展。调取整个商场包括周边的监控,发现在活动开始之前,一个黑色棒球衣的男子一直在顶层转悠,而商场顶层都是些女性高端品牌店,一个男人只逛不买,鬼鬼祟祟让Amber锁定他的录像追查下去。果然事情发生前,男子背对着监控,右手伸进棒球衣里捣鼓了一会,接着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的很微弱的一声,水晶吊灯就砸下来了。而那个声音,Amber清楚,是消声手枪的枪声。

  私人游艇上,白色的地面被鲜血染红,李彧洺拳拳到肉,男子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脸上已经血肉模糊。

  “说,谁指使的?”李彧洺低吼着。

  “是...我自己。”男子虚弱的吐出几个字。

  “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迟毅的儿子。”男子的语气里是满满的仇恨。

  “迟毅?”李彧洺在脑海中搜索着,回忆起三年前ACE财团收购迟毅公司,迟毅难以接受家族企业在自己手上被收购的事实,却也无力反抗,最后开枪自尽。

  “对,被你害的家破人亡的那个迟毅,你还记得,哈哈哈。”男子说着癫狂大笑起来。

  “我当然记得,但是我不相信凭你的本事可以把我和张珝琋的关系查的这么清楚。”

  “不愧是李彧洺,我一个人是不可能,但要是有人帮我那就不一样了。”

  “说!是谁?”李彧洺攥着男子的衣领,眼神里是足以将对方吞噬的火气。

  “要我说,呵呵,你做梦。”李彧洺听了忍无可忍,一记重拳下去,男子晕了过去。

  从henry手里接过毛巾,擦拭着双手上的血迹,“别让他死,满满折磨,有新进展随时向我汇报。”

  “是,Boss。”

  李彧洺回到家的时候,张珝琋还在看电影。他坐到张珝琋的床边,打量着张珝琋。“不洗澡吗?”张珝琋被盯着,觉得浑身不对劲。

  “你不睡觉吗?”他袖口上的红色醒目而刺眼,张珝琋本以为他去见女人,结果她敏锐的嗅觉却告诉自己那不是口红,是血!

  “马上了。”张珝琋掩饰着自己的慌张,随手关了电视。

  那晚,张珝琋凌晨才睡着,做了一场恶梦。梦里,李彧洺长着吸血鬼一样的牙齿,整个李宅血流成河,佣人倒在地上,自己拼命的在跑,李彧洺在后面追,张珝琋撕心裂肺的哭着喊着,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李彧洺焦急的样子引入眼帘,和梦境里的模样重叠着,“别过来!我求你,别过来。”张珝琋哭喊着一个劲的推开李彧洺,她想逃,可左脚的伤却让张珝琋动弹不得,两只手在黑暗里胡乱的挣扎着。

  “张珝琋,你怎么了?”李彧洺抓着张珝琋的手臂,问道。

  “你这个杀人犯!别过来!”

  李彧洺一下子愣住,“什么杀人犯,张珝琋你做噩梦了。”

  “你就是杀人犯,你身上有血!你别碰我!我求你,我求你。”张珝琋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蜷缩着身体,声音越来越微弱到最后变成害怕的呜咽。

  “张珝琋,那是梦!乖,别乱动。”李彧洺安慰着张珝琋,语气无比温柔。

  “不,不是梦,我看见你袖口有血。”张珝琋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带着令人失望的恐惧。李彧洺杀过人吗?他确实杀过。“杀人犯”这三个字却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自己,如果是别人李彧洺都不以为意,但这个人是张珝琋,她这样说犯了大忌。

  李彧洺没有动怒,他起身,对着躲在被窝里的张珝琋淡淡的说道:“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事实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完叫来张妤璟安慰张珝琋,便开车出了门。

  五点的诺城,一辆布加迪ZB16-4威龙在马路上飞驰着,刚刚张珝琋害怕的表情还在脑子里挥散不去,她无助的样子让人心疼,那些凌乱的话语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插进胸口。李彧洺把车子开到海边,听着海浪翻涌的声音,点燃一支烟,海风拂过苦涩的脸庞,发丝在风中凌乱,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张妤璟说得对,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自己的世界她可能永远也理解不了。

  李彧洺一整天都没有回家。深夜Rim的VIP包间里,李彧洺已经喝的烂醉,Amber怎么都劝不住。

  “Amber,我杀过人,我是杀人犯吗?我让那些应该用死亡来偿还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是不是很坏?”李彧洺笑着自嘲道。

  “哥,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你当然不是杀人犯了,那些人该死,罪有应得。”Amber回答道。

  “张珝琋看到我袖口的血迹了,她害怕的样子真让人心疼。说真的,我第一次束手无措,我不敢承认,也不敢反驳,我害怕,害怕她知道之后离我而去。”李彧洺说着,又灌下一大口酒。

  “别喝了,好好解释不就行了吗?至于这样吗?”

  “解释?怎么解释?说哪些人都是罪有应得,该死?你觉得她会理解,能接受吗?”

  Amber沉默了许久,“要不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不让她知道不就完了。”

  “什么办法?”

  “你别管了,总之我保证能扭转你和张珝琋的关系。”

  “你说的啊,没骗我?要是骗我,我就把你开除!”李彧洺已经醉得东倒西歪。

  “行行行,开除,瞧好吧。”Amber说完,示意手下把李彧洺抬上三楼的Hotel去了。

  第二天,李智恩一大早被Amber拖着到了流浪动物中心。

  “一大早的来这干嘛啊?我的美容觉都没了!”李智恩抱怨道。

  “上次你和你哥的事,不是还没将功补过吗?这次机会来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Amber一边看着笼子里小动物,一边说道。

  “什么机会?”

  Amber把事情大致经过讲给李智恩听,“所以现在,我们挑一窝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和张珝琋说你哥袖口的血迹是为了救母狗留下的,明白了吗?”

  s酷g匠e网Z-永久N7免\$费。=看_#小t说)

  李智恩从小和李彧洺一起长大,血腥的场面她倒是没见过,但财团和家族明争暗斗,险恶至极,一些事情她还是非常清楚的。李智恩一边佩服Amber,一边二话不说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