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张珝琋以第一名的投票率拿下一整年的代言。一系列的品牌活动接踵而至,还有杂志和一些衣服品牌也找上门来,每天的行程被安排满当,张珝琋每天也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充实。这天结束完一个服装品牌的拍摄,车子刚启动不久一个带着黑色礼帽的女人就从马路旁冲出来,张开手臂,挡在车前。司机拼命按喇叭也不离开,坐在副驾驶的皮特定睛一看,说道:“这不是Ada吗?”

  后座正在闭目养神的张珝琋听了,睁开眼坐起身来,看着车前的Ada说道:“让她上车吧。”

  “可...这。”小优明显觉得这样不好。

  “没事,你们都在呢,没关系的。不然我看她也不会走的。”张珝琋说道。

  张珝琋让其他人在车外等着。车内,Ada一改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傲娇姿态,满脸泪水,乞求着说道:“上次在Rim的事,是我一手策划的,彧洺他惩罚我,封杀了我。我知道错了,珝琋,你帮我和彧洺说说,求他别毁了我的事业好不好?”

  张珝琋听了才知道事情的大概,原来是Ada有意陷害的,她是应该得到惩罚,李彧洺封杀她也确实狠了点。但李彧洺的性格,要是真讲道理、说得通,自己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想到这里,张珝琋说道:“这是你们两之间的事情,李彧洺他说一不二的性格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有什么话你还是亲口和他说吧。”

  “我知道我那样做不对,可是我是真的爱他,我妒忌你,因为他从来没有温柔的对待过我,任何时候都没有。我看的出来,他对你不一样。也是我自己太傻了,明知道你在他眼里很特别,而自己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情妇罢了,还出此下策差点让你出了事,是我活该,自不量力。可是珝琋,你不觉得毁了我的事业这个惩罚太重了吗?你是模特应该明白的,一个女人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有多不容易。所以我求你......”Ada说着想抓住张珝琋的手,张珝琋一个闪躲,背对着她说道:“够了,我真的帮不了你什么,你走吧。”

  “张珝琋,同是女人我劝你,李彧洺是个危险的男人,如果你惹不起,就离他越远越好。”Ada说完便下了车,看着张珝琋的车向前驶去,然后消失在视线里,她的拳头紧握,大红色的长指甲掐入肉里,她想让自己记住这种痛,她一辈子都会记得的痛。一辆车停在她身边,车窗降下,是那天在高尔夫会所门口遇见的男人。

  “上车。”男人开了口。

  “这位先生,请不要再来骚扰我。”Ada不耐烦的说道。

  男人听了坏笑着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你目前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你是不是就能上我的车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目标是李彧洺。所以作为他弟弟的我,想和你结盟,有没有意愿?”

  Ada半信半疑,“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

  “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

  两人来到了男人的家,书房里全是和李彧洺有关的照片,电脑里是有李彧洺的监控视频,墙上是李彧洺的关系网。“现在相信了吧?关于张珝琋,我想你应该可以给我提供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我说了有什么好处?”Ada问道。

  “解除对你的封杀我办不到,但是钱,你尽管开口。”

  \n看R^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好,我愿意和你结盟,但是我不要钱,我想要的是李彧洺。”Ada颇有意味的说道,嘴角浮现一丝妩媚阴险的微笑。

  张珝琋回到家,并没有提及Ada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要求李彧洺做什么,Ada说她是李彧洺的情妇,而自己却是李彧洺的玩具而已,连情妇都不如。但张珝琋对李彧洺的成见因为Ada的事情又加深了许多,脑子里不断响起Ada说的话:“李彧洺是个危险的男人,如果你惹不起,就离他越远越好。”

  上次在餐厅自己许下的承诺,被李彧洺要求每天睡觉前陪他看电影,不是《杀死比尔》三部曲,就是搏击俱乐部之类的电影。虽然这完全不影响张珝琋睡着的速度,但李彧洺总是喜欢时不时的捏捏张珝琋的鼻子或者脸蛋,让她醒过来继续看。但今天不管李彧洺怎么弄,张珝琋的眼皮就像被灌了铅,怎么都睁不开。她窝在沙发的角落,匆匆忙忙吹的头发还没有全干,嘴里小声呢喃着:“李彧洺,别吵我,我好困,我要睡觉。”荧幕里TheBride暴力如花的血腥场面,被一下子定格,他轻轻抱起面容疲惫的张珝琋,进了卧室。让她坐在梳妆台前,拿着吹风机帮她吹起头发来。温热的风让张珝琋的意识更加模糊,这是曾经姐姐帮自己吹头发时的感觉,但现在的自己好像已经对这状态感到生疏。张珝琋一下子清醒,微微睁开眼睛,透过遮挡视线的头发,看到镜子里,李彧洺站在自己身后,他的手指揉拨着秀发,动作很轻,生怕一个不小心让自己醒过来。而他的脸上是张珝琋第一次见到的带着微笑的温柔,好像再给心爱的人吹头发一样。

  脑子里又想起Ada说的话“因为他从来没有温柔的对待过我,任何时候都没有。我看的出来,他对你不一样。也是我自己太傻了,明知道你在他眼里很特别。”

  他真的对我很特别吗?是他平日里太过冰冷吗?所以他温柔的样子,真的很容易让人沉溺啊。可离开家里多久了,三个月了吧,三个月没有吃姐姐做的饭,没有被姐姐捏脸蛋,没有和姐姐一起睡觉了。以前姐姐就是这样帮自己吹头发的,想到这里,眼泪打湿眼眶。挣脱出这个感觉的想法,被泪水试了魔法一般,全身动弹不得,贪婪的让自己沉溺在其中。怕被李彧洺发现,索性闭上眼,让他继续。

  那晚,张珝琋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里有了新感觉,她感觉李彧洺禁锢着自己的怀抱多了些柔软和温暖。

  第二天是张珝琋代言品牌夏季新品的发布会,地点在一个高级商场。张珝琋身穿香奈儿私定淡粉色套装出席,现场的被粉丝围的水泄不通。正接受着主持人访问的张珝琋只看着台下的粉丝一阵骚动,抬头一看,商场顶部的一个巨形水晶吊灯正快速砸下来。保镖正准备冲上来,可时间已经来不及。说时迟那时快,助理小优冲上台,拉着张珝琋快速往台下跑去,可张珝琋高跟鞋不给力,两人摔倒在台边一侧,而水晶吊灯也不偏不倚的砸在张珝琋左脚脚踝,小优的背部也被砸伤。张珝琋吃痛的喊了一声,便失去意识。

  张珝琋醒过来的时候,李彧洺正在走廊上大发雷霆,即使隔着一道墙她也能感受到怒火。守在病床前的李智恩见张珝琋醒了,连忙出去告诉李彧洺。一行人一下子涌入房间,李彧洺、皮特、henry、李智恩、Amber、孙姨、还有穿着白大褂的王梓豪和两个护士。

  “小优呢?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在隔壁呢。”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张珝琋说着正要起身。

  “张珝琋,别乱动,让王梓豪好好检查一下。”李彧洺按住张珝琋,说道。左脚踝传来的疼痛让张珝琋乖乖作罢,一系列精密的检查结束后,张珝琋再次睡去。

  医院办公室内,王梓豪指着X光片说道:“她左脚踝是轻微骨裂,但看上去左脚踝应该在很多年以前受过重伤,要恢复最起码也得四、五个月。”

  “会有什么后遗症吗?”李彧洺焦急的问道。

  “这个,可能会比较容易受伤,但是只要生活中注意,一般没什么大问题。”听到王梓豪这样说,李彧洺才松了口气。

  病房内,张珝琋看着自己的左脚踝上厚重的石膏,心情低落到谷底。她很清楚伤筋动骨一百天,接下去那些已经定档的工作该怎么办才好?要是自己有分身术就好了。张珝琋在医院是一天也待不下去,心烦意乱,不想说话。李彧洺索性定制了一个外表看上去是普通的床,实际上却是个多功能高级病床放到家里,把她接回家。医院门口还拥堵着媒体,王梓豪安排了VIP私人通道,确保张珝琋不受打扰出院。

  Henry和Amber一个在审问着此次活动相关人员,一个在调查当天商场所有摄像头看是否能找到可疑人物。而李彧洺,把办公地点改为家里,好陪着张珝琋。张妤璟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马上连夜赶飞机到诺城,有姐姐在,张珝琋的状态没有之前在医院里那么糟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