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彧洺处理完事情回到家,刚踏进客厅,一个拖鞋就稳稳当当砸过来,李彧洺敏捷的一个侧身,躲过一鞋。抬头便和站在二楼的张珝琋四目相对,张珝琋一溜烟往房间跑,半道上就被李彧洺擒住。

  “放开我!”张珝琋挣扎着大吼,像只受伤的小野猫,随时有可能抓伤人。

  “不放!张珝琋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想造反?门都没有!”李彧洺低吼着说道。

  “李彧洺你这个败类!夺走了我的一切!现在李智恩也走了,我今天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你,你不接,还无缘无故关我禁闭!这就是你折磨我的手段对吗?”李智恩刚离开,张珝琋就想打电话给李彧洺说一声,结果李彧洺不接。过了一会,又没缘由的给张珝琋禁足,想找李彧洺理论,却一天都不接电话。

  “你怎么想随便你,但现在你的一切是给与还是剥夺,我说了算!还差六个就成功了,要是现在放弃,之前演的戏不是白白浪费了?”

  “李彧洺,你不觉得这样没有意义吗?一个不爱你的人,每天违心的在你面前演戏,你明明都知道,却看着我像个傻子似得任你差遣,你开心吗?满意吗?”

  “各取所需而已,我要的是什么,你是不会明白的。事不过三,没有下次,要是再不乖,就等着给你姐姐收尸!”话落,李彧洺才放开死死禁锢着张珝琋的手。一个踉跄,张珝琋摔跪在地上,张珝琋抬起头,向李彧洺投去仇恨的目光,李彧洺的眉头加深了几道褶皱,她还是和之前一样,这么讨厌自己,眼神里的愤怒、仇恨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加深了。李彧洺将自己的目光从张珝琋眼里抽离,整理了衣袖,转身进了房间。

  张珝琋不再每天例行公事为自己挣奖章,因为她清楚,即使李彧洺同意让她工作、读书,他一个不开心也随时可以让她停止,况且现在的她看到李彧洺根本笑不出来。感觉自己就像是李彧洺的玩具,可她没有办法封闭自己的情感,她恨他,就像恨她妈妈一样,即使她已经离开人世,自己也丝毫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而李彧洺在张珝琋眼里,是这场阴谋的主谋,她妈妈的帮凶!

  Ada很快被老东家解约,各大新闻媒体封杀,速度极快。没几天就沉不住气去找李彧洺,可李彧洺哪里是那么好见的,和张珝琋闹僵那一晚后就出差去了,真不知道该拿张珝琋怎么办才好。Ada三顾茅庐,连李彧洺影都没见到就被轰了出来。她不甘心,只好另寻机会。

  李彧洺出差回到家的时候,张珝琋正在房间的阳台上晒太阳,今天天气很晴朗,她穿着家居服,外面套着一件白色毛衣开衫,苍白的脸在阳光下显得虚弱,有种易碎的美丽。出差三天,张珝琋不吃东西三天。本以为李彧洺不在心情会好一些,结果却怎么样也平复不了心情,她看不清自己的未来,更放不下过去。饭点一到一点胃口都没有,怎么样都吃不下,就靠着喝牛奶和水存活。

  酷匠{网永J…久免ZQ费+看小{=说T;

  张珝琋站在阳台上,无视着此刻正在看着自己的李彧洺,转身进了房间。

  李彧洺端着一碗海鲜粥进了房间,听到孙姨说张珝琋不吃东西原本想赶回来,结果卡斯纳奇愣是下了三天大雨,时不时还来点冰雹搭配,飞机根本无法起飞。

  “张珝琋,把粥喝了。”李彧洺把粥放在床头柜上,摘下张珝琋的耳机,抢了她仔细看着的书。张珝琋装作没听到,转身想钻到被子里,被李彧洺一把拉住。

  “张珝琋!别挑战我的极限,你是真觉得我是好人?不会对你姐姐下手?”

  “李彧洺,你除了会威胁人你还会什么?你不就是有钱有势吗?我履行我的义务,陪你睡觉,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求你别管我。”

  李彧洺听了,沉默许久,最后他看了一眼把张珝琋消瘦的脸颊和快要凉掉的粥,开了口:“下周开始恢复工作吧,学校那边下个月开学之后继续上课。如果你同意我说的,就把这碗粥喝了。”

  张珝琋只觉得是自己饿晕了,出现幻听,眼神里有了些变化,抬头问道:“李彧洺,你...”

  “我说让你去工作,上课。只要你自己不想停止这两件事,我不会再干涉你的事业和学业。听明白了吗?”见张珝琋点点头,李彧洺拿过海鲜粥放到张珝琋手上,“听明白了就把这给喝了。”

  于是,李彧洺做在床边,看着张珝琋快速的喝下这碗粥,最后一口喝完。李彧洺看着张珝琋眼神里翻天覆地的变化,说道:“你母亲的债还是要还的,你的生活中还是会有我。不过,我希望你最起码保持着对生活的希望。还有,别以为绝食这种小伎俩就可以逼我让步,我一开始答应你提出继续学业和工作的条件的时候,其实你就应该清楚,你重新工作和读书是迟早的事情,如果我不愿意,根本不会答应你。我不是恶魔,别把我想的太坏。”张珝琋看着李彧洺,他的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清的情绪,带着一丝委屈,他是在演戏,还是在说着真心话?

  “但是,该遵守的东西,还是得请你继续遵守,我睡觉的时候,你必须在我身边。”李彧洺说完转身要进浴室。

  “那你这次出差怎么不带上我?难道你三天都不睡觉吗?”张珝琋带着讽刺的问道。

  “对,我三天没有合眼...忙着处理总部的事情。”李彧洺背对着张珝琋,掩饰着那一丝犹豫,说完走进浴室。

  窗外明媚的阳光被窗帘隔绝,加湿器让昏暗的房间布满淡淡薰衣草香气,张珝琋整个人被李彧洺圈在怀里,只不过这次他不再让她背对着自己。张珝琋无法和李彧洺对视,只好紧闭双眼装作睡着的样子,李彧洺的手掌轻抚上张珝琋侧脸,大拇指轻拂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让她放轻松。就这样看着她,在安心的缓缓进入睡眠中。

  办公室内,刚刚听完娱乐部门的负责人汇报的John的情况,李彧洺按下内线:“让john来见我。”

  不一会儿,john就到了。“哥,怎么了?您找我有事?”依旧是一脸明朗少年该有的微笑。

  “我们俩好久没有一起打高尔夫了,今天我有兴致,你陪我一起吧。”

  “哦,好呀,我顺便向你汇报工作。”

  高尔夫球场,两个男人站在那里,成为一道风景。Ada通过高尔夫私人会所的熟人,打听到李彧洺有预约,早就等在高尔夫球场了。一看到李彧洺就如狼似虎的扑上去,带着哭腔说道:“彧洺,你听我解释。”

  “Henry,把这疯女人带离我视线!”李彧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Ada。

  “彧洺!彧洺!我错了,求你别毁了我的事业,我求你......”Ada无助的狼狈不堪的被拖了出去。

  “john,在李家待了这么久,你应该很清楚威胁李家和财团的规矩。”李彧洺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得,和John说起来。

  “这是当然。”John一边回答着,一边感叹着李彧洺的冷血,Ada的神情着实让人可怜,他是知道她的,上个月还准备进军好莱坞的一线女星,被李彧洺封杀的曾经的情妇,而封杀的原因没有人知道,不可能是因为李彧洺对她腻烦了才出此下策的,听她刚刚说的话“我错了”,她肯定是做了什么可以让李彧洺动怒的事情。

  “你最近把娱乐公司里的高层都裁了?什么理由,说来听听。”李彧洺语气平静,却让人发毛。

  “哥,他们都是些拖油瓶,娱乐产业本就需要年轻人加入新鲜血液。”

  “你确定是新鲜血液而不是你的人?”李彧洺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球童递来的球杆,摆好姿势。

  “什么我的人,我是为了公司,为了财团好才这么做的。”john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裁掉的可都是精英,工作能力随便挑一个都比你强。你狗仗人势打着爷爷的名号胡作非为,会有人对你信服?真不知道爷爷怎么教的。他们明天会各回原位,而你的人让他们给我趁早滚蛋。”李彧洺说着,挥杆,一球进洞,干净漂亮,和他说的话一样直接。

  “哥,你就不怕我和爷爷说张珝琋的事情?”john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上不上报我都无所谓,一个女人而已。”

  “是吗?一个被你千方百计得到的女人?”john目前只查到了李彧洺和张珝琋母亲的交易条件是张珝琋这件事情,而他还在寻找张珝琋的踪迹,李彧洺处理的干净又周密,就目前自己知道的事情还是费了老大劲才查到的。

  “怎么?这是在抱怨我对一个女人玩的手段都比对你的多啊?”李彧洺淡定笑着讽刺道,话落,又进一球,转身将球杆递到john手里,说道:“多练练,不然怎么和我斗?”说完转身离开了。

  John离开会所的时候,看到Ada坐在车里哭。他走过去,敲了敲Ada的车窗,她见是刚刚站在李彧洺身边的人,匆忙带起墨镜,降下车窗。John递上自己的名片,嘴角浮现一丝坏笑说道:“有机会一起合作,我们可以各取所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