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内,暖气开的很足,为了符合女生节的气氛,Rim的软装都换成黑色蕾丝和粉色绸缎来装饰,女孩们在舞池里跟着音乐摇动身体,有的在吧台喝着酒。张珝琋已经换上睡衣,不是性感的蕾丝吊带,而是一件folieadeux的安谧蓝白色星星家居服。

  张珝琋坐在卡座里,喝着果汁,看得出李智恩想要跳舞的欲望,“你去玩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千万不能喝酒哟,不然我哥会杀了我。”李智恩一脸认真。

  “知道了,放心。”张珝琋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李智恩转身扎进舞池,张珝琋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明朗的微笑像拨开云雾一样浮现在脸上。

  张珝琋起身,看着李智恩正玩的高兴没有打断她,独自去了洗手间。坐在角落里的两个中性短发女生交换眼神,紧随其后。张珝琋正准备推门出去,只觉得隔间里一下子烟雾缭绕,便失去了意识。

  一个金色短发的中性女生大步走到正嗨的起劲的李智恩面前,李智恩一下子愣住,“amber...你。”

  “别说了,张珝琋不见了。”Amber皱着眉头,拉过李智恩的手转身带她离开舞池。

  “什么?怎么会不见?”李智恩明显被吓着了,“被人绑架吗?”

  “先别惊慌,我刚刚调了监控,张珝琋进洗手间时穿着蓝色衣服,不到5分钟时间,两个女生就扛着一个穿着黑色棒球服和牛仔裤的女生出了洗手间。虽然衣服和张珝琋的不一样,但有很大可能是她们帮她换过衣服了,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你别担心。”

  “那我哥知道这件事了?”李智恩问。

  “我和他汇报了。”

  “天呐!完了完了,我哥非杀了我不可!不,要是珝琋有事,我非杀了我自己不可!”

  Amber正要开口安慰,手机便响起来,听到电话那头手下汇报说已经查到在一个五星级酒店。“找到房间,立刻抢人!我马上就到,绝不可以让她出事明白吗?”话落,拉着李智恩出了Rim,去找张珝琋。

  李彧洺在家里开着越洋的视频会议,接到amber的电话,甩下视频对面一屋子高层转身就走。一辆白色兰博基尼爱马仕在马路上飞驰着,李彧洺表面淡定的开着车,心里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着,敢动我李彧洺的女人!自不量力!Amber那头传来消息,说是已经跟到目的地,看了一眼短信上的酒店地址,一个急转弯,往酒店方向开去。

  Amber、李智恩和李彧洺几乎是同时到酒店的,李彧洺冷冷的看了一眼Amber和李智恩,“等事情结束了再找你们俩算账,特别是你!李智恩!”

  李智恩被吓的躲在Amber身后,Amber倒是习惯了李彧洺这个样子,把刚刚在来的路上听到的事情汇报道:“他们已经找到张珝琋了,没受伤很安全,只是差点被人拍了不好的照片。”李彧洺忍住火气,身后跟着一行人上了电梯,李彧洺开口问道:“几号房?”

  “6018。”

  推开门,张珝琋躺在床上,安静的熟睡着。李彧洺走过去,仔仔细细的端详,“被迷晕的?”李彧洺问道。

  “是,在洗手间,这会儿迷药应该还没过。”Amber回答道。

  “照片呢?”

  “都在这相机里。”

  酷7匠zT网&唯…u一-正@v版◎S,Y}其…他/1都"'是l盗;版

  李彧洺接过相机,只有三张是张珝琋躺在床上的照片,看来她们还没来得及拍就被发现了。

  “人呢?”

  “在隔壁,已经绑好了,等待你处置。”

  6017,两个女生被绑在椅子上,李彧洺缓缓靠近,“说!谁指使的?”两个女生确实被这阵仗吓坏了,但口紧的很,没有回答。

  “他给了你们多少好处?我能给十倍,看看你们俩是选择被我扔进海里喂鱼,还是从实招来改变人生?”李彧洺的语气很平淡,却冷的让人害怕。

  “是一个女人,她找我们的时候带着墨镜和口罩,我们也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一个女生松了口。

  李彧洺左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扭动着右手的袖扣,说道:“那可以请你们回忆一下,和她见过面的地点吗?”话落,身边的手下齐刷刷的拿出手枪,抵在两个女生脑门上。

  “我们说,都说!”两个女生疯狂点着头回答道。

  “要是我发现你们骗我,你们就走不出这房间了。明白吗?”李彧洺说完,转身对Amber说道:“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照片给我处理干净,查清楚地点,找出幕后主使。算你将功补过,不然,别来见我。”

  “是,彧洺哥。”amber微微低头目送李彧洺离开。

  先是带着张珝琋到崔珉豪医院做了检查,确认没事之后才回了家。然而这两个小时内,李彧洺再没有和李智恩说一句话,张珝琋在凌晨醒来,发现已经身处李彧洺的家里,而自己被李彧洺死死拥在怀里。轻轻一个转身,便惊动了李彧洺。

  “醒了?”李彧洺开了口,语气里没有一点睡意,仿佛是在时刻等着张珝琋醒来一样。

  “嗯,怎么找到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珝琋已经习惯他的举动,没有挣脱,看着李彧洺轻轻闭着的眼睛问道,此刻的她有着满脑子的疑惑。

  “有我在,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别问这么多,快睡觉。”李彧洺没有睁眼,把张珝琋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命令道。

  “我在洗手间里闻到一股呛鼻的气味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到底怎么回事,李彧洺你告诉我。”张珝琋两只手拉着李彧洺的手臂,轻轻的摇晃,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对李彧洺所做的行为有多么和谐,好像女友在对男友撒娇。

  “好了,哪来那么多问题,快睡觉!”李彧洺语气坚硬,大掌却温柔的把张珝琋的小脑袋往自己手臂上揽。张珝琋几个大翻身,不安分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起身离开。

  “张珝琋,你不睡觉去哪儿?”

  “卫生间!”

  李智恩愧疚的一夜未眠,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李彧洺消气,从小到大这还是李智恩第一次见到李彧洺对她这个当妹妹的这副冷漠样子。第二天一早,李彧洺前脚出门,李智恩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打算投奔难友amber。下楼的时候和正在吃早餐的张珝琋撞了个正面。

  “智恩,你要去哪儿?”张珝琋问道。

  “昨晚要不是我执意要带你去派对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哥讨厌我了,我没脸在这儿待了。”李智恩低着头回答道。

  “智恩,你不需要自责,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了你哥怎么可能讨厌你,别走好不好?你一个女孩子,你哥会担心的。还有昨晚我晕过去之后就没意识了,李彧洺也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这个...没发生什么事,你现在安全了,相信我哥吧,他不会让你出事的。再说了他现在不会担心我的,他现在肯定准备把我送回新加坡。我在诺城有闺蜜,我去她家住一段时间。”

  “可是你走了我怎么办呀?我一个人,李彧洺又老是爱欺负我,你走了,谁帮我啊?”

  “珝琋,对不起。你要是有事就打电话给我吧,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在所不辞,咱们后会有期!”李智恩说完拎着箱子撒腿就跑。

  张珝琋追出去,看到一辆雪佛兰Corvette在门口等着,李智恩上了车就离开了。

  车内,Amber调侃着李智恩的幼稚,两人斗着嘴,出了小区,和一辆白色路虎擦肩而过。Amber一下子安静下来,不回应李智恩的毒舌,随手拨给李彧洺。“哥,John那家伙在小区周围转悠呢。”

  “别担心,我早就安排好了,他进不去。李智恩在你旁边吗?”李彧洺显然早就料到John会来。

  “她去我那儿住一段时间。”Amber看了一眼李智恩,回答道。

  “嗯,好好照顾她,过些时日再帮我转告,我没生她气。”

  “好,我明白。”Amber挂了电话一脸坏笑,看着李智恩。

  “我哥吗?他是不是还在气头上?”

  “对啊,让我好好教育你来着。”

  “他还是第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火呢,小时候我闯了祸都是他帮我担着,现在有了女朋友,我这个当妹妹的地位就下降这么多了。”李智恩越说越难过。

  “好了,这件事也不全是你的错,你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吗?我的责任比你还大呢!”Amber安慰道。

  “对了,你什么时候当上Rim的老板的?”在李智恩眼里Amber一直都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样。Amber14岁那年流落街头被18岁的李彧洺带回诺城,此后李智恩每个暑假来诺城度假都是Amber陪着她玩。

  “你高中毕业后的事情了,还好意思问,上大学后就忙着谈恋爱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Amber抱怨道。

  “嘻嘻,人家现在不是打算补偿我们失去的时间了吗?”

  “张珝琋的事情还在调查,晚上要去Rim,我可没时间搭理你。”

  “我跟着你不就行了吗?”李智恩又开始了厚脸皮技能。

  “乖乖待在家里,张珝琋的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别乱跑。”Amber的表情严肃,毕竟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还没搞清楚。

  “知道了。”李智恩这次没有反驳,乖巧的点点头。

  Amber把李智恩送回自己家里,手下就汇报了新进展,入侵整个诺城的监控,跟踪女人的路线,结果却出人意料。

  李彧洺站在显示器前,看着女人回到家里,一旁的Amber和Henry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Henry,吩咐下去,封杀Ada。”李彧洺开了口。

  “是,Boss。”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