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珝琋的脸慢慢在恢复,第三天红肿已经退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眼下的重灾区还有着晒伤妆般的红晕,着实可爱。喷雾事件发生后,张珝琋带着对守护了十九年初吻的不舍,和李彧洺一次给了5个印章的慷慨,对印章的热情倒是消停了些,不过依然在每天早晨给李彧洺一个快速的吻之后,一头钻进更衣室里给他挑选衣服,低着头为他系领带。李彧洺脑海里第一次张珝琋生疏的手法,不敢和自己对视的眼睛,本来红肿的脸蛋因为害羞像熟透了的苹果。每每想起,李彧洺的嘴角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丝微笑。

  “Boss,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变了。”Henry坐在副驾驶,透过后视镜看着李彧洺。

  “怎么了?”李彧洺回过神来,问道。

  “变得会笑了。”其实Henry是想说偷笑的,但为了Boss的面子,他还是少说了一个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笑了,汇报今天的行程。”李彧洺一脸严肃,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今天上午高层会议,中午和OUD的刘总吃饭,下午要飞往新加坡视察工作,是您一个月前决定的行程。”

  “打电话让张珝琋收拾一下,她和我一起去。”李彧洺的失眠症还在恢复阶段,暂时还离不开张珝琋。

  “是,Boss。”

  ACE财团亚太地区大厦会议室里:“十分钟之内让我听完工作报告!”李彧洺开门见山,他不喜欢拖泥带水,高效率是他一贯的要求。

  “李总,关于提拔John.Lee的人事调动,董事会已经发函过来了。”

  “是否提拔,我说了算,让他待会来办公室见我。”看来爷爷已经决定要把John.Lee从旗下公司往总部提升了,把他安插到李彧洺身边,无非是想时刻提醒着李彧洺,不要试图挣扎和改变方向,不然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这个弟弟的。John.Lee,爷爷从孤儿院收养的孩子,从小就懂得看脸色装乖,讨爷爷欢心,李彧洺有名无实的“亲”弟弟,他很清楚,爷爷不过是拿这个“弟弟”当做自己的棋子,好让李彧洺感到威胁,才能乖乖听话,继承家业。

  “哥。你找我。”男子敲门,走近来,白皙的皮肤,黑色的眸子深不可测,一副黑框眼镜显现出他文质彬彬的同时也衬托出他的阴柔。

  “用了什么手段让爷爷把你送到我身边的?”李彧洺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脸悠闲。

  “哪能啊,爷爷不过是让我来熟悉一下亚太地区的业务罢了。要是哥觉得我麻烦,那我回去就是了。”明知道李彧洺不会轻易违背爷爷的意愿,他还故意这么说。这个眉目清秀的男子,城府和爷爷一样深不可测。

  “不用了,ACE财团在诺城最赚钱的产业就是娱乐业了,你先去熟悉一下业务,等时机成熟了我再提拔你到亚太集团总部,如何?”

  “那...好吧。”男子低头咬牙应下,手握成拳。

  “别搞出什么麻烦,不然,到时候不好向爷爷交代。”说着,起身往外走,还留下一句“我也不会轻饶你。”

  张珝琋接到李彧洺来电的时候,正在去往机场的路上,看着来电显示上的“主人”,不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上次手机拿回来之后她一直想要改掉,却无法修改,想必被李彧洺动了手脚。她接起电话,“喂,我在去机场的路上了。”

  “好,机场见。”李彧洺回答一句,便挂了电话。

  私人机场,FBO快速通道内保镖一前一后跟着,担心她逃跑的样子。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的,5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张珝琋看着电影打发时间,李彧洺坐在对面,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用电脑处理文件,他专心致志,没了平日里的戾气,温文尔雅的样子,让王珝琋时不时偷偷把目光转移到他脸上。

  “张珝琋,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李彧洺的一句话,让王珝琋有些不知所措,他明明那么认真处理公务,眼珠子都没转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了。

  “我才没有偷看。”张珝琋紧紧盯着平板,想让电影情节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怎么?这么快就爱上我了?”李彧洺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嘴角浮现一丝坏笑。

  “少来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

  {F酷Z'匠*网%p唯d7一)正版,《》其XB他都是l盗"/版6

  “那就等着瞧吧。”

  张珝琋看完一部电影就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她揉了揉眼睛,抬手看表,九点多了,正常来说不到八点钟飞机就应该抵达新加坡的。“怎么这个时间了?”张珝琋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因为有只小懒猫在我飞机上睡着了。”李彧洺一脸玩味的看着王珝琋。

  “你才是猫呢!为什么不叫醒我?”

  “因为你的呼噜声太好听了。”李彧洺坏笑着回答道,其实他只是不忍心吵醒她罢了,没想到张珝琋一睡就是一个多小时。

  “我打呼噜了?真的打了吗?你别骗我。”张珝琋半信半疑的问道,自己最近没有很劳累,怎么会打呼噜呢?

  “我刚刚用手机录了一段,你要不要听听看?”李彧洺作势要拿出手机。

  张珝琋捂着耳朵,抱怨道:“我不听我不听!”说着快步下了飞机。李彧洺嘴角的微笑在王珝琋身后悄悄绽放,又被她生气的样子给萌到了。

  李彧洺去和生意伙伴见面了,张珝琋独自到了酒店,晚饭过后,张珝琋站在酒店落地窗前看着对面的摩天轮,想起去年自己因为工作原因来过新加坡,那时候的自己是自由的,每到一个城市就去搜罗美食,和朋友或者姐姐一起去旅行,可以大半夜跑出去看电影,可以开睡衣派对聊整夜,可以哭,可以笑。而现在自己的生活轨迹已经被打乱,工作被停止,朋友也没有联系,觉得自己唯一的身份是李彧洺的必需品,被他随身带着,不能逃离,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多为自己争取一些空间。

  到李彧洺身边后,张珝琋一直在回避着一个问题,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克里丝汀,到诺城的那天她把克里斯汀的手机设置成了黑名单,如何将这件事情说出口,因为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向她告别。张珝琋鼓起勇气,深呼吸着按下通话键。对方很快接起来,一个说着英文的女声:“Krystal?”张珝琋的喉咙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封住似得,说不出话来。对方有所察觉张珝琋的情绪,没有急着说,只是在那头耐心的等着,控制着自己也开始变得激动的情绪,问道:“你,过得好吗?”

  “我......好想你,丝丝。”张珝琋蜷缩在沙发的角落,她捏着自己的手臂,才说出一句话,就溃不成声。丝丝是她给克里丝汀取的中文名,她小时候懒,觉得四个字的名字叫起来太累,索性就叫丝丝。

  “你到底去哪里了?我问你姐姐,她只和我说你去旅行了。你电话也打不通,我找不到你都快急死了,你知道吗?”

  “对不起,对不起。”张珝琋小声说着,愧疚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发生这么多事情,我只是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我很好,真的。”

  “可是你去旅行为什么不叫上我呢?我可以陪你的。”

  “我需要一个人去思考些事情,没有第一时间和你说,真的很抱歉。”

  “哼!知道就好,你欠我一次旅行。那......下个月开学你会回来吗?”

  “我会补偿你一次的,我们下个月开学就可以见面啦。”张珝琋忍住眼泪,回答道。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吗?”克里丝汀带着恳求问道。

  “我在一个很安全,很舒服的地方,下次我们一起来吧。”王珝琋看着四周,故作高兴的说道。

  “好,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总之好好照顾自己,要是开学的时候比我瘦,果断绝交!”

  “好,我答应你。”张珝琋说着,被房门的开门声打断,李彧洺回来了!“丝丝,我们下次聊,你等我打电话给你。”说完就挂了电话,急忙擦干眼泪。

  回头一看,不是李彧洺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她个子不高,白嫩红润的小脸上镶着一个秀气的鼻子,乌黑漆亮的眼睛和纤巧的嘴角,含着天真的微笑。张珝琋因为工作原因见过不少可爱的女孩,但眼前的女孩身上自然流露的可爱气质真是少见,是个连女生一见到就会希望和她交朋友的人。

  见王珝琋对自己的出现,表现出预料之中的反应——发愣的呆滞状态。女生先打了招呼:“你好,我是李彧洺的妹妹,我叫李智恩,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你好,我叫张珝琋。”张珝琋回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