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主人的清单

  张珝琋当天被解禁,手机也重新回到自己手里。当下决定快刀斩乱麻,速战速决,先从最简单的开始,给李彧洺做晚餐,可以拿到一个章!做什么好呢?打开冰箱看一圈,食材还是很丰富的,于是决定做海鲜意大利面,红烩牛肉,夏威夷沙律,蛤蜊浓汤。都是姐姐教过,张珝琋拿手的。看了一下表,五点30分,时间还够,于是马上系上围裙,动手做起来。孙姨原本还想要帮忙,看着张珝琋利索的样子,不由露出欣慰的微笑,便不插手,只在一旁看着。

  一个半小时后,香气逼人的菜被端上餐桌,孙姨去请李彧洺下来吃晚餐。

  水晶灯的暖黄色灯光下,张珝琋穿着淡粉色围裙站在餐桌前等待着他,让李彧洺在这一刻有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突然好想知道到十年后二十年后,张珝琋能否还像现在这样,做一桌的饭菜,等着自己吃晚餐,那样应该很幸福吧。

  回到现实,看到一桌虽比不上孙姨做的精细,却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李彧洺半信半疑的问道:“你做的?”

  “当然是我一个人做的。”张珝琋双手背在身后,特地在“一个人”三个字上加重音。

  “你先吃一口给我看。”

  “吃就吃,还担心我下毒不成?”张珝琋说着,做到餐椅上,拿起刀叉一个菜一个菜的试给李彧洺看。

  李彧洺没多说什么,做好可能被这些菜的卖相欺骗的准备,切了一块红烩牛肉,放进嘴里,居然很好吃,没有餐厅的形式感,带着一种家的温暖,味蕾被满足的同时,心里被冻结的地方开始有消融的迹象。

  “谁教你做的?”李彧洺问道。

  “我姐姐,我去上大学之前,她担心没有和我在同一个城市,我想吃的时候没法吃到,就教我做。”张珝琋讲到姐姐,属于她们姐妹两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又淡淡的散去。“怎么样,好吃吗?”

  李彧洺听了,立刻放慢咀嚼的速度,面无表情的说道:“还行,凑活。”

  “那请你看这里!”李彧洺听了一抬头,就被张珝琋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拍立得给记录下来,张珝琋再一次刷新李彧洺的忍耐力,他是讨厌拍照的,但此刻李总裁却不知道该发火还是说些什么好。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拿着照片,走到他身边,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小册子和一只口红,拉过他的大掌,扳开大拇指,用口红在拇指上涂了涂,然后拉着他在照片上印下指纹。张珝琋拿起照片端详,像是努力了很久考到一百分的孩子,由内而发的喜悦,让李彧洺舍不得打破。“开心了?”李彧洺问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张珝琋回答道。

  “照片不许给别人看,听到没有,不然交易就取消!”

  “知道了。”

  “坐下陪我吃饭。”

  “嗯。”

  “一点不可以给别人看!”

  “我不会的,放心好了。”

  晚餐过后,张珝琋和姐姐视频,一聊就是两个小时。张珝琋到楼上健身房做了会儿运动,洗漱一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李彧洺出门还没回来。张珝琋打开清单手册,认认真真翻了一边,已经没有比给李彧洺做饭更容易的事情了,换个方式看就是没有可以不用和他近距离接触的事情了,总不能大晚上的给他打领带吧,那就只有晚安吻了。张珝琋这个一次恋爱经验都没有的人,别说吻了,就连拥抱都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看着册子上的注解:先深情注视着他的双眼,慢慢靠近,嘴唇相贴后持续10秒,再道晚安。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李彧洺分明是有意刁难自己。可要不做努力,自己可能会被困在这所房子里,生活失去动力和乐趣,没有办法和外界接触,要是李彧洺不放自己离开,最后可能抑郁而终。这样想着,张珝琋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午夜,李彧洺回到了家,推开房门,沉睡中的张珝琋均匀的呼吸声让李彧洺不由自主的放轻动作进了浴室,生怕把她吵醒。自己是怎么了,在自个家里和做贼似的。

  身后的床微微下沉,李彧洺还没躺好,张珝琋就猛然一下坐起身来,嘴里迷迷糊糊的说着:“李彧洺,不许睡,我还有个晚安吻。”

  “很晚了,明天再说。”李彧洺随口答道。

  “不行!你给我躺好,我要来咯。”张珝琋说着,两只手撑在李彧洺肩膀两侧,垂坠的秀发像瀑布一样落下来,黑暗里,李彧洺只感到女人温热的鼻息在慢慢靠近,鼻尖被张珝琋的鼻翼轻碰一下后,唇便被两片柔软轻压着。黑暗让张珝琋放大胆子,却控制不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闭着眼默数十秒,正准备抽身,却被李彧洺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下,整个过程张珝琋的头被李彧洺的大掌禁锢着,唇被他的柔软反贴着。“唔......李彧洺......你流氓!”张珝琋说着,两只小手捶打着李彧洺的胸膛。无济于事,反而让李彧洺借着她说话的机会趁虚而入,撬开齿贝,灵活的舌头在张珝琋的小口里舔尝甜美,好像滴上蜂蜜的草莓,让人留恋她的味道,难以自拔。

  张珝琋感到自己的身体不知为何渐渐失去力气,黑暗里,她看不见光,却因为自己差劲的吻技,导致缺氧,眼前仿佛可以看见星辰。在完全失去力气前,张珝琋一手探入枕下,拿出自制的防狼喷雾,按下喷头的瞬间,张珝琋就后悔了。黑暗里一声惨叫,让李彧洺停止对张珝琋的掠夺。怀里的人呜呜的哭着,李彧洺淡淡的微笑,在黑暗里躲藏的很好,“张珝琋,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如何?”

  “快放开我!我眼睛快瞎了!”张珝琋只感觉眼睛和眼周火辣辣的疼,她气急败坏推着李彧洺的肩膀,大声说道,这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去想自己初吻被夺走的事情。

  李彧洺很快开了灯,按下内线:“让王梓豪来一趟,再拿些冰块上来。”随后不顾张珝琋的挣扎,抱起她到浴室,帮她用清水洗眼睛。清洗的差不多了,张珝琋的眼下的红肿已经蔓延到脸颊,眼泪留个不停,只能眯成一条线,根本睁不开,李彧洺拿过一条毛巾,将佣人拿来的冰块包裹在毛巾里,轻轻的敷上张珝琋的双眼。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他站在她身后,双手绕过张珝琋肩膀,帮她敷着,疼痛的灼热感一下子减轻,李彧洺的动作很温柔,没有了平日里的霸道。“怎么样?还疼不疼?”李彧洺问道,语气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带着让张珝琋有些不知所措的关怀。

  “好些了。”张珝琋简短的回答道,他是在关心自己吗,正常来说他应该在一旁若无其事的看着才对。

  王梓豪很快赶来,简单的检查过后确认张珝琋只是眼周的皮肤受到喷雾的刺激导致一直流泪,眼球是没有事情的,眼周只要按时涂药膏就好了。“不过,你喷雾里面是什么,威力这么强?”王梓豪问道。

  “是哈瓦纳辣椒,我才放了十分之一进去而已。”张珝琋举着冰袋回答道。

  “幸好你没喷到眼睛里,要不然我可救不了你。”王梓豪一脸无奈的看着站在一旁的李彧洺,真不懂这姑娘是和李彧洺有多大仇,才想出这样的方法防身的。“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要按时涂药膏。”

  李彧洺送王梓豪到客厅,“这就是你的良药?”王梓豪问道。

  “恩,睡眠开始变得正常了。”李彧洺平淡的回答道,好像事情本就在他预料之中。

  “她还不知道你的事情吧?良药苦口哟!”王梓豪调侃道。

  “就你话多。”李彧洺给他个白眼。

  酷‘匠网B:唯一正l)版》,‘}其'他都D◇是qP盗0版,

  “我劝你过段时间看看恢复的如何,再过来给王教授做个检查。”

  “我已经好了。”

  “以防万一你特助Henry再来烦我,还是做个检查,比较放心。我走了,回去吧,记得按时给她抹药膏。”王梓豪说完驾车离开了。

  张珝琋躺在床上,手指抚上微微发肿的双唇,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只是这样的一个念头,瞬间击中泪点,大颗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自己守护了19年的珍贵初吻就这样被不喜欢的人夺走了,初恋未至,初吻已失,多可笑的悲剧。

  “怎么?又疼了?”李彧洺走进房间,看到张珝琋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没有,刚刚涂了药膏,好多了。”张珝琋撒着谎。

  “那你为什么流眼泪。”

  “是......冰袋融化了。”张珝琋找了个完美的借口。“对了,刚刚还没有盖章。”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儿,张珝琋的执着让李彧洺有些心疼和动容。回想起刚刚张珝琋主动的那个吻,那么生涩,却又充满勇气,她想要的只不过继续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她并没有想要逃离自己。看着她延伸到脸颊的红肿,李彧洺开口说道:“明天给你盖5个。”

  “真的吗?真的5个?”

  “真的,现在快点睡觉。”说着给张珝琋换了一个冰眼罩,两人各怀心事进入梦乡,只不过他不再抱着她,他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就会碰到她的脸,让她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