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李彧洺住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李彧洺的助理Henry带着张珝琋走进去,房子的装潢简约却不失奢华,看得出李彧洺的品味很好。李彧洺一脸悠闲坐在沙发上,气势凌人,女佣在两侧排开,90°鞠躬问候道:“欢迎张小姐!”

  现在是凌晨一点!这些人都不用睡觉的吗?这阵仗,把张珝琋吓的有些呆滞,也感觉带着些讽刺。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穿着制服仪态端庄,站在中间,走上前说道:“张小姐,我是李少爷的管家,您叫我孙姨就好,以后生活上有什么事情,请随时吩咐我。”“孙姨,您好,我是张珝琋,以后叫我珝琋就可以了。”张珝琋见妇人相貌和蔼,微笑着礼貌的做自我介绍。

  dd最D新章nU节s上☆酷匠;;网Md

  李彧洺起身,无视着其他人,拉过张珝琋的手,带着她上了楼,张珝琋没有反抗李彧洺的碰触,她脑海里回荡着张妤璟对自己说的话,要忍耐!看着张珝琋像只乖巧的猫咪,李彧洺很是满意,开口道:“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地下室是酒窖和车库,二楼是游戏室,三楼是我的卧室和放映室,四楼是健身房和客房,其他的房间暂时都是空着的。”李彧洺带着张珝琋走过每一层,见张珝琋没有回应,继续说道:“你和我睡一个房间,不过放心,我不喜欢吃瘦的女人。我的要求很简单,每夜都和我睡在一起,一切必须配合我服从我,把我放在第一位,明白了吗?”张珝琋显然对李彧洺的要求表示不理解,和极度的不信任,瞬间炸毛,反驳道:“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对我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还有什么叫配合你服从你,那我的工作呢?学业呢?”

  “张珝琋,拜托洗澡的时候照照镜子,除了脸,你符合直男的审美标准吗?还有,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到了这里,你原本的世界已经离你而去了!工作?学业?如果你让我开心,说不定我会让你继续,一切都看你表现。”李彧洺慢条斯理的回应,他带着危险的悠然自得,让张珝琋心生畏惧的同时也敲了警钟。

  “你......”张珝琋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他说的没错,他履行合约上的条件,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被母亲送给他的玩具罢了。

  “我劝你别把我对你的仁慈当做理所应当,我没有提过分的要求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李彧洺看着张珝琋眼里对自己的厌恶,怒火中烧,眼里顿时燃起火光,说道:“不乖乖听话,就等着给你姐姐收尸!”

  “好,我会遵守的。”张珝琋沉默许久,忍住眼泪,抬起头,从口袋里拿出U盘,说道:“这是我姐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李彧洺接过U盘,撂下一句:“你先去休息。”就进了书房。

  张珝琋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扫视房间,确定李彧洺还在书房,放下些警惕。走进更衣室,佣人已经把她的行李都整理好了,她的衣服像女主人一般被挂置在更衣间里,和更衣间里李彧洺给自己准备的衣物比起来,张珝琋自己的衣服,显得中性很多,她喜欢简约的oversize,李彧洺的眼光完全是直男癌。护肤品也摆放在梳妆台,想起卫生间里两个牙杯和牙刷依靠在一起,觉得讽刺,和自己不喜欢,毫无感情基础的人在一起生活,对张珝琋来说是种煎熬。张珝琋在这个充斥着李彧洺气味的房间里待着浑身不舒服,一看表已经凌晨2点,从包里拿出一个自制的防狼喷雾,放到枕头底下之后,沉沉睡去。

  凌晨五点,身后一沉,结实的手臂揽过张珝琋的小蛮腰,拉到自己怀里,习惯一个人睡的张珝琋,敏感的睁开眼睛,缓缓将手伸到枕头底下,摸出防狼喷雾,握在胸口,时刻准备着。

  “别闹,我就抱抱你什么都不会做。我说到做到。”李彧洺闭着眼呢喃着。

  张珝琋睡意全无,一个男人的爪子搭在自己腰上,怎么可能睡得着,心想要是他再有进一步的动作,自己就喷瞎他眼睛。李彧洺倒是乖了,闻着张珝琋的发香,拥着她一个姿势睡到天亮。他多久没有睡过觉了,从他见到张珝琋之后,他就开始失眠,每天睡眠能上2个小时就很知足了,到现在已经好几个个月了,看心理医生说是相思病,堂堂ACE财团顶梁柱得了相思病传出去可不让人笑话,就连私人医生兼好友的王梓豪知道之后也没法忍住笑意调侃李彧洺。直觉告诉自己要治好失眠,就必须找到自己在卡斯纳奇街头遇见的那个女生——张珝琋,他不仅仅是想要自己睡的着,他是想把自己的心找回来。

  李彧洺一觉睡到10点,醒来的时候一看表自己都吓了一跳,居然睡了将近5个小时,看来张珝琋真的是关键。身边的床已经没有了张珝琋的温度,李彧洺匆匆下了楼,问孙姨张珝琋跑去哪里了。孙姨说郑小姐一大早匆匆吃了几口早餐,就出去运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小区公园里,张珝琋拿着手机和张妤璟开着视频通话,她只告诉姐姐,李彧洺没做过分的事情,看着张珝琋依旧一脸开朗,身上也没有伤,让张妤璟心里的石头放下不少。

  她打着电话,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被站在远处的李彧洺收进眼底。他慢慢靠近,看着张珝琋发现自己后眼神的变化,没有了刚刚的开心,替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见李彧洺走近,张珝琋挂了电话。男人一眼不发,赤裸裸的眼神,带着审视,盯着张珝琋,让她浑身不适。想打破男人强大的气场,张珝琋开了口:“你......来找我的吗?”

  “不然呢?”李彧洺带着邪气,反问道。“张珝琋,我昨天说的话,你睡了一觉就给忘了?”

  “我觉得我没有做违背你意愿的事情。”张珝琋理直气壮的回应道。

  “谁允许你离开家的?你难道不知道,宠物离开家乱跑,会受到惩罚吗?”语气一下子充满暧昧,这是危险的预兆,李彧洺动怒了。“来人,把她给我带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迈出家门一步!要是她跑了,我就砍断你们的双腿!”

  “是Boss。”两个强壮的黑衣人不知到从哪里冒出来的,张珝琋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就被钳制着,带回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