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已经是凌晨1点,张珝琋匆忙赶到医院,看着ICU里虚弱的张妤璟,医生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疲劳性心肌炎,还处于危险期,要避免让病患过度劳累,不然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了。”积压已久的泪水好像被开了闸,一下子决堤,两只手掌在玻璃上轻轻拍着,鼻子在玻璃上呼出的雾气被额头印出一小块清晰。她控制着自己的哭声,小一些,再弱一点,不要让坐在身后的陌生男人听见。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到自己身边的,玻璃上浮现他的轮廓,和病床上的姐姐重叠着。

  “张珝琋,跟我走,你姐姐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一切都会变得简单。”男人开口道。

  “你是谁?ACE财团的人?”张珝琋浑身上下的细胞一下子清醒,警惕起来。

  男子转过身,和张珝琋四目相对。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着女子熟悉的容貌,让李彧洺的心跳漏了几拍。脑海里浮现第一次遇见她的画面,那天他坐在马路对面的餐厅和爷爷嘴里门当户对的女子相亲,透过落地窗,无心交谈的他看见她在对面街边的喷泉旁投币许愿,女生凝脂般的皮肤,脱俗的侧颜让这个对任何事情都有把握的男人的心,一下子失去控制。

  “我是ACE财团的执行总裁,李彧洺。也是你母亲,对了,现在来说应该是你的债主。”李彧洺的嘴角是得意的微笑,带着张狂和霸道。

  酷!J匠A网;F唯一‘、正%;版-,其k#他都(是1盗\版

  “要我跟你走?做梦!”张珝琋怒瞪着男人的双眼,骨子里的倔强让男人感到厌恶,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无理的和自己说话。

  “看来,你还不明白自己现在的位置,我让你看看清楚!”李彧洺说着,厚实有力的手掌拽过张珝琋纤细的手腕,不够张珝琋的挣扎,带着她到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

  “放开我!”张珝琋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使出全身力气也还是没有逃脱。她的双肩被李彧洺的大掌钳制着,他欺身压上着她的背,张珝琋的身体被牢牢禁锢在玻璃和男人的胸膛之间,耳边被带着温热的气息包围,“张珝琋,记住这是卡斯纳奇1点30分的景色。”李彧洺把手机放在张珝琋面前,拨通一个电话,对方接起来,李彧洺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给我关。”话落,张珝琋看着城市的霓虹由远到近的熄灭,街灯像是听话的小孩一个接一个的睡着,“张珝琋,这栋医院会在40秒后停电,维系你姐姐生命的仪器也会停止运转,再让你选一次,是继续撂狠话,还是和我走?”

  “卑鄙!变态!禽兽!”张珝琋用力的骂着,身后的恶魔依然没有放松力气,他的出现就像是此刻黑暗的侵袭,让张珝琋被黑暗包围。眼里泛起的朦胧让她分不清天空和地面,看着黑暗和光明的边界已经近在眼前,她痛苦的闭上眼,带着哭腔开了口:“我答应你。”话落,泪水夺眶而出。睁开眼,黑暗像是被光明打败,向远处退去,城市渐渐恢复光明,霓虹闪烁,温暖如床。

  在张妤璟脱离危险醒来之后,张珝琋告诉姐姐,李彧洺已经找过自己了,同意以偿还债务的方式代替交换张珝琋,三年内还清。张妤璟猜到有猫腻,她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愿看着自己妹妹掉下悬崖。最后姐妹两人争吵起来,她要张珝琋打李彧洺的电话和他谈判,张珝琋只是哭,没有照做,她清楚李彧洺的能力,再做挣扎已经毫无意义。听到张珝琋已经答应李彧洺要和他一起离开的时候,张妤璟这辈子第一次动手打了张珝琋一个响亮的耳光。“张珝琋!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ACE财团不是你这种普通人能待的地方,那里是另一个世界你知不知道?李彧洺是什么人你我根本不了解,你看看他不折手段想要得到你,肯定是个变态!你这辈子可能就这样毁了,你知道吗?!”张妤璟大声吼着,。

  “可是,就算我牺牲自己这辈子的幸福,我也不要看着你离我而去,从小爸爸就离开我们,现在妈妈已经走了,我只有你了,你就放手,让我去吧。好吗?”

  “张珝琋,你这是自私!不是为我牺牲,你这么做就等于让我接下去的日子活在愧疚里,你知不知道?”张妤璟疾言厉色的说道。

  “李彧洺的目的是我,你也知道不是吗?他不达目的不会放手的,他知道我的软肋是你,这辈子你为我做的太多了,我真的不能在失去你了,这一次就让我为你做些事情好吗?”张珝琋的直言不讳,让张妤璟有些心灰意冷,她恨自己不够强大,无法保护妹妹周全,“不听话是吗?张珝琋,你翅膀硬了!要走是吗?你迈出这个大门的这一刻起,你我姐妹恩断义绝!”

  张珝琋听了,看着张妤璟,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开口,“你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张珝琋的左脸微微肿着上面还有淡淡的指印,看得张妤璟心如刀绞。张珝琋说的她都明白,她只是在气自己的无能,如果李彧洺要的是自己该有多好,这样张珝琋就可以继续她的人生,她会大学毕业,会谈恋爱,结婚生子,过着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张珝琋缓缓转过身,张妤璟的眼泪决堤,她走过去,抱住张珝琋,小声啜泣,“别走好不好,姐姐真的舍不得你走。”那一夜,姐妹俩抱在一起把这段时间应该要流却被忍住的眼泪,全都流了个干净。

  张妤璟在日子来临之前,花了很多时间调查李彧洺的资料,了解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对张珝琋来说很重要。李彧洺,24岁,ACE财团创始人董事长李长森的长孙,ACE财团执行总裁,19岁拿到MBA后进入ACE财团工作,没有直接进入集团高层而是先到旗下各个不同领域的公司待了一圈,只要他待过的公司都盈利飙升。21岁当上执行总裁后开拓了军事产业,让ACE财团上了一个新巅峰。和他合作过的人都对他闻风丧胆,基本没有他谈不下来的生意,他想要的,到最后,都被会他收入囊中,是商业的传奇人物。私人生活方面,几乎为空白,张妤璟查到几家资历深的娱乐杂志,曾冒着风险报道过他的私生活新闻,都已经倒闭,原因不言而喻。听完张妤璟给的科普,张珝琋若有所思,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到底会有多可怕?

  李彧洺这段时间,要处理亚太地区的事务,已经回诺城(地名)了,派了私人飞机过来接张珝琋。黑色宾利在通往机场的路上行驶着。车内,张妤璟打破沉默,“珝琋,答应我,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到了那里一切都要忍!这样是保护你自己和不让我担心最好的方法,你明白吗?”张珝琋看着姐姐,用力点点头,她不敢说话,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想要哭。“还有,这个U盘代我交给李彧洺。”张妤璟说着,拉过张珝琋的手,将U盘放到她手心。姐妹俩一路紧紧拉着手到了机场,李彧洺的私人飞机已经降落,张珝琋被两个保镖带着离开了。

  张珝琋坐在飞机柔软舒适的座位上,她看着穿外慢慢暗下来的天色,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因为她已经在心里练习过无数遍,好让自己去适应在这种时候不难过,不流泪。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只明白恶魔出现,她所有的一切都将随之而去,而自己只能认命的走向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