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的卡斯纳奇阴雨绵绵,主城区向外延伸的路上有一处教堂,著名亚裔设计师梅维斯的追悼会在这里进行,教堂大门外刚停歇不久的闪光灯因为一辆黑色宾利的缓缓驶入,变得急躁起来。

  车门被司机打开,娇好的身段从车内探出,一身黑色恰到好处站到司机打着雨伞的阴影里,墨镜挡不住她出尘脱俗的容貌。提问和闪光灯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接踵而至,“Krystal,这是你母亲去世后你第一次现身,请问您现在心情如何?”“Krystal,为何在追悼会开场后才到,是否觉得工作比追悼会更重要?”“Krystal,母亲去世后你姐姐Jessica对公司有什么打算?”在快门和提问声中,嘴角的不悦被口罩掩饰着,快步进了教堂。伴着刚柔并济的女声,张珝琋无视着宾客的目光,直径走到第一排位置坐下。摘下墨镜看着站在麦克风前一身黑色套装的女人,黑色帽檐的阴影遮不住她的眉目如画,浸透在悲伤里的眼神带着冰冷,两人一个眼神的交换,女人收了尾,走下来,挨着她坐下。

  “不是说有拍摄吗?怎么来了?”黑色礼帽轻轻扭动,帽檐下发出小而有力的声音。

  “我加快进度,提前结束了。”女生说着重新戴回了墨镜。

  酷☆~匠C网&首p{发e.

  “我还以为张珝琋是铁石心肠呢。”说着微微低头,想让帽檐遮住嘴角那与气氛格格不入的一抹弧度。

  “和妈比,我们俩差的远着呢。”说着,张珝琋微微抬起头,看着挂在教堂中心的黑白照片,妇人的微笑被墨镜过滤的毫无生机。

  参加追悼会的设计师、摄影师、时尚界的名流一个接一个,滔滔不绝说着梅维斯曾经对自己的帮助和栽培,表示着感谢。姐妹俩听着母亲生前出人意料的温暖事迹,再想想她平日里对姐妹俩的冷若冰霜,就像是在心里柔软的地方撒了把沙子,硌得难受。

  一周后,卡斯纳奇的天气依旧容易让人变得阴郁。张珝琋刚结束今天的拍摄,疲惫的靠在座位上,看着车窗上的雨滴,在心里抱怨起母亲,偏偏要选这个季节用跳楼这种最难看的方式,让姐妹两人以最被动的姿态接受她离开的事实。这样的天气,心里的阴郁被母亲离世的悲伤感冒名顶替,她和以前一样,喜欢在公众场合让姐妹俩示爱,告诉那些旁观者自己的孩子是多么的爱着她这个妈妈。她好像只能这么做,创立公司后她就很少在家,张珝琋记事起,那个叫妈妈的女人只在有闪光灯的地方对着她们姐妹俩微笑,她说着官方的语言,一只手生硬的抱着自己,另一只手牵着姐姐,臀部的不适让她委屈的想哭鼻子,低头可以看见姐姐淡淡的笑着,娇嫩的小手被母亲的指甲掐出红印,于是张珝琋也不哭了,她扭过头,迎着刺眼的闪光灯,陪着姐姐一起笑。在张珝琋眼里,张妤璟是姐姐却履行着妈妈的义务,而那个叫梅维斯的女人,不过是饲养自己和姐姐的主人罢了。

  像是一起自导自演的谋杀案,先是公司经营不善,出现难以填补的漏洞,梅维斯不堪重负,向ACE财团借了巨款,签下以自己小女儿为交换条件的合约,然后不负责任的从公司大楼跳下杀了自己,撂下一封遗嘱、一份合约、和一个烂摊子。张珝琋回忆起母亲出事那天,和今天一样也下着雨,只不过那天的空气里多了一丝血腥,让鼻腔产生了些酸楚。

  车子停驶入老城区,在一栋有些年份的公寓前停下。姐妹两人搬到这新家不久,和之前的住所比起来,面积虽少了大半,却温馨的多,暖黄色的灯光和暖气撑着窗外大雨将至已经快塌下来的天色。

  张珝琋把头枕在姐姐的大腿上,修长的身体蜷缩,轻飘飘的重量在柔软的沙发上压不出凹陷,她撒着娇,渴望从张妤璟嘴里套出些公司的现况。张妤璟倒是遮掩的严实,几句话就把话题转移了。张珝琋急了,坐起身,看着一脸故作轻松的张妤璟,直接了当的问出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正在找机会和ACE财团谈一谈。”张妤璟说着拉过张珝琋的手,握着在手心里。

  “有希望吗?”张珝琋问。

  “没希望也得试试,要搞清楚他们的目的才能想对策。”张妤璟深沉的说着,改了语气,捏着张珝琋的脸蛋说道:“我怎么能把我们家的小妖精送给别人呢?我自己疼都还来不及呢!”

  “呀!张妤璟!又捏我脸蛋,我每天还有拍摄呢!肿了脸,要你好看!”张珝琋拿过身后的靠枕,向张妤璟砸去,两人嬉闹着,好像时间可以因为此刻的快乐变得慢一些,这样,张珝琋被带走的日子就可以慢一些到来。

  时间还是扮演者最可怕的角色,张珝琋结束完一整天的拍摄,回到家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想起要卸妆,拿出手机按下解锁键,看到时间显示:11:34。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距离合约上日期截止的时间不到3天了。起身到各个房间看一圈,张妤璟还没回来,不知道她和ACE财团谈的如何,不知道她累不累能不能撑下去,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保护和照顾妹妹。

  Melanie公司大楼,董事长办公室,深夜里加着班的张妤璟突然被秘书告知李彧洺来访,没有想到ACE财团和母亲的合约一事,居然会让ACE财团的执行总裁亲自出面,从小到大见过无数大场面,加上最近心理能力又被提升几个百分比的张妤璟还是被震慑到了。他走进来,皮鞋在光滑的地面上发出沉稳的摩擦声越来越近,张妤璟感受他带着魔性的强大气场瞬间霸占自己的办公室。暗示自己要打起精神的同时,上下打量了传说中的商界之神,高大修长却不粗矿的身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深邃的深棕色眼眸,泛着神秘的色泽,剑眉之间透着英气,高挺的鼻,线条明朗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神秘。

  “你好,我是ACE财团的执行总裁,李彧洺。”男人先开了口,温润却有力的声音刺激着张妤璟刚刚已经在跳痛的心角。这个时间来访,他的声音里听不出疲惫,仿佛他不受时间的控制,轻松的支配着时间。

  “你好,张妤璟,李总请坐。”没有让自己费太多力气的做了自我介绍,要保存体力,战争开始了。

  “关于ACE财团和你母亲梅维斯签订的合约,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今天来,无非就是想表明ACE财团的立场,一切都按照合约来,时间一到我会派人来接。”李彧洺不温不火的说着,感觉不到语气,却让人有一种驱使人服从的力量,让张妤璟的心口一紧,加剧了跳痛的频率。

  “李总,我母亲和ACE财团签订合同,涉及到我妹妹的人身自由,她已经成年,有权力拥有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份合同根本不受法律保护。钱我会想办法还,但是我妹妹绝不能交给你!”张妤璟微微着眉看着李彧洺,眉宇间是破釜沉舟的决心,交叉搭在腿上的双手手心已经一片湿气。

  “法律?如果你觉得这对ACE财团有用,大可将ACE财团告上法庭。不过,我劝你,这样只会耗尽精力,到最后结果都一样,与其挣扎难堪,不如乖乖投降,省点力气把你母亲的烂摊子收拾好。你很聪明,应该很清楚ACE财团的实力,让走在破产边缘的公司起死回生,和让一家基础扎实的企业一夜之间倒闭,对ACE财团和我来说,都是动动小拇指的事情。”李彧洺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却带着若隐若现的威胁。

  “这点,我很清楚,但为什么是我妹妹,不是我?”张妤璟有些吃力,一只手撑在沙发上,问出了自己这段时日最想知道的问题,若是她自己,就不会让张珝琋处于危险之中了,她什么都不懂,自己怎么舍得让她铤而走险。

  “这你就问对人了,我的目的就是张珝琋,刚好你母亲给了我机会得到她。按时交人,我可以让你母亲的公司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李彧洺微微低头,左手修长的手指轻捏着右手的袖扣,说着看向张妤璟,那个眼神张妤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比任何语言都来得有攻击性,带着蔑视和讽刺,就如同在嘲笑着她的无能为力。

  张妤璟已经说不出话,心口的刺痛让身体失去力气,开始渐渐变得模糊的视线里,男人无视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自己,站起身拨出了一个号码,不急不慢的说道:“准备救护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