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下车,凉飕飕的风吹去了旅途的疲倦。习惯了晨江独特的南方气候,再感受这猛烈的北风,除了多数的不适应外,很多旅客还是为结束了两天的疲倦旅程而来到目的地喜悦。当然,欧宇典型属于后者。

  自爷爷逝去,已三年未归,虽然经济的高速发展让市里被钢铁机器和高楼大厦取代。但心里的归属感却未减几分。

  祖屋在城南的山麓,是较为安宁的地带,平日里很少有商人经过,即使逢年过节,也未有晨江那般拥挤。

  幼年的欧宇总喜欢看着夕阳照过院里的琵琶树,夏夜晴空,总喜欢呆在树下的秋千听着爷爷讲着过去的故事。

  不知不觉,眼角已有些湿润。可能因为封闭的城市,欧宇对夏也没有了当初的触动,但当看着已布满青苔的小院,心中还是有着无数的失落。

  Lx酷$R匠网n正版首2=发¤$

  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祖屋里生活,打开房门,嘎吱声脆响,四处的摆设还是如三年前一样。

  不知打扫了多久,屋里的灰尘才明显褪去。

  ‘咦,这是?’欧宇有些吃惊的看着箱子里有些泛黄的书卷。牛皮的装帧属于上世纪的习惯,而左翻的书和书中的繁体字有些令人费解。

  不知读了多久,欧宇感到越来越害怕,他有些担忧的放下了手中的书。

  书的前文大体记载着民国的事情。但翻到第六章却话题突转。诡异的第六章反复提到了一个不被历史记载的家族,灵家。

  据书卷记载,灵家,起源于北方一代,盛于民国,是当时国民革命军背后的四大主事家族之一。发家的过程有些神秘,但从所给的资料里看,最大的可能是有着庞大的黄金储备,而就在这里,书页被明显的撕下了很多页。

  这并不能吓到欧宇,最多有些惊奇,随着上世纪的剿匪和文革,这个家族也应该已经毁灭。本来正安心的看下去,可后来的话确实让欧宇害怕。

  从残缺的信息看,灵家最大的敌人是一个由苗家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擅长蛊术,且性格诡异,曾经让灵家人数过五百的一个据点一夜显示,无一人生还,更为诡异的是,第二天那里便开满了血红色的花。而老人称他为彼岸花,而解放后,因为大集体,这里便被用作农田,悲剧也就在这时发生,彼岸花被火烧成了灰,在场的人开始互相残杀。

  本来他们都得死于那场意外。可有一人因为去市集购牛耕地而免于此货,据说他回去时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可是他不愿说。

  有些怂人听闻的文章本不真实,欧宇也开始怀疑内容的真假,作为理工男,他判断出应该是那种花燃烧释放的气体使人产生幻觉,可当他看见整本书的提笔时他从未感到如此的可怕。

  若有后者翻阅,切忌不可传扬,阅后可焚之,免性命之危。若肆意传说,定死于非命。

   ――灵武鸥

  ‘灵武鸥?灵家人,难道是真的,不对,爷爷自称鸥五,而这本手记又在这里。’一时拿不稳,手记从掌中滑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才把陷入恐惧的欧宇拉回现实。

  难道自己也是灵家人,可是为什么爷爷要隐藏得这么深,联想到往日里爷爷不愿与他人交往,可见灵家是真的曾陷入了灭门之灾中。

  不知不觉,月光已经照入窗中。他决定连夜离开这里,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在以前,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么诡异的事情,可在见识了东方晴背后的神秘力量后,他开始相信了这一切。

  手记是个麻烦,烧掉了对不起爷爷,这可能是爷爷留给欧宇的唯一一件遗物。可如果不烧毁,又怕引来杀身之祸。

  陷入困境的欧宇咬着牙,想着往日里爷爷的关心和爱护,欧宇终于做出决定,它奔属于这里,便放在这里。

  说来可笑,带着畅快的心情回到故乡,可又不得不离开,难道宇宙之大,就不能容下他欧宇么!

  简单的收拾了行装,便像当初离开晨江那样离开了家乡,还有那没来得急打扫的爷爷的坟墓。

  这里不如晨江,没有特别便利的交通工具,所以欧宇也只有找到了一家二手车市场买了一辆破旧的越野上路,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辆车。

  目的地是不清楚的,应该在北边一带,从地图上划了七个最像手记里描写的环境,便准备出发,他已经决定寻找属于灵家的秘密,也是他自身的秘密。

  辛苦积攒的存款在这时也起作用了,如果没有这笔钱,也许他什么也不能做。

  第一个要去得目的地是罗兰,那里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虽然可能性最小,却是欧宇最想去的地方。

  北方的夜漫长,黑暗赋予了人类最初的野性,所以,人类总是在黑夜释放出最真实的自己,也许是因为黑可以吸收一切光明。

  罗兰是在南北交接出,算是国家的中心,所以这里也十分繁华,由于不同文化的相互交错,矛盾也时有发生。

  去罗兰的途中要经过小镇,而那里有着自己全部的初中回忆。所以这个地方还是要去的。

  往日的情节历历在目,特别是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沈畅也在这座小镇,而他也是为自己才受的伤。想着想着,欧宇就觉得眼眶有些湿润。

  车行驶进小镇时,已经是傍晚,街旁的行人略显得少些,如果是夏季,此时街旁也应挤满了纳凉的人。

  呼吸着当年的空气,小镇已经变了模样。

  ‘喂,那不是当年那个傻小子么?’欧宇突然听到从耳边传来的嘲讽声。

  ‘是啊,初中时打架,他老爹都不要他,跟外地的娘们儿跑了。哈哈’。不待欧宇思考,另一个讨厌的声音符合着刚才的嘲笑。

  说实话,欧宇有些气愤,可是自己又不能将他们怎样,毕竟已五年未归,多少也没有人支持。

  索性,欧宇懒得回头去看他们。而自己也有要事要做。麻烦,能省就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