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欧宇变得懂事,而是学会了克制,那场架让一个准备从军的兄弟的梦想彻底毁灭。当时双方打红了眼,都拿起了家伙,这个兄弟就是为欧宇扛了一板砖而致左肩粉碎性骨折的沈畅。

  ‘放开我,不然后果自负。’一句威胁性十足的话从一个女人嘴里发出,声音不大,却使整个夜市的人都朝她望去。

  ‘晴儿’,欧宇下意识的念到。这个冰冷的声音他在熟悉不过,虽然只听过一次,真是巧事,刚刚能里梦见,就在这种情形下碰面了。

  原来几个大汉围住了一个身穿白色外套铅笔牛仔的美女,一时间,有多了些许议论。

  ‘贱人,不要以为有个厉害的父亲就了不起,可能你还不知道,你爸的公司今天破产了,我是按照涛哥的意思前来追债。’

  一个貌似头头的光头男气愤的说到,肌肉在黑色紧身背心下充满爆炸感,本来好几个青年想来个英雄救美,可看见肌肉男时都犹豫了,听到涛哥时,更是庆幸自己没有激动,便又回各自位置瞎聊了。

  ‘不可能,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找我,我妈已经和他离婚了,我也没在见过他。’女孩眼角翻过的一丝惊讶,很快又被冷漠的神情取代。

  ‘那对不起了,带她走。’肌肉男对身旁的小弟说到。

  在一旁看着的欧宇也大体懂了事情的经过,如果不错,她的父亲就是自己在的公司的老板,东方朗,这个平日和善的老人又怎能欠黑社会的钱。

  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多想,虽然事情肯定没表面那么简单。

  他跑向和善的老板那里匆忙的取了把刀,是那种平时剔骨用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他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女人,可能是梦里欠她的吧。

  ‘小伙子,别冲动,这帮人你得罪不起。’

  `最W新E章Z节7N上酷LQ匠网"B

  此时的欧宇就像个疯子,哪里还听的进烧烤店老板的劝。

  欧宇初中喜欢瞎混,所以也去学过几招,师傅是一个中年的军人,至于他为何要收欧宇为徒,欧宇也一点不知道,说来也怪,交完这几招后就消失了。

  虽然学过,可欧宇知道自己还没强大到可以与眼前的男人交手,慢慢靠近边将刀藏好。

  ‘哥,这个姑娘我认识,我可以和他说几句话么?’欧宇装着单纯的模样问。

  ‘不行。’肌肉男只是简单的拒绝,都未正眼瞧过他。

  东方晴也被突然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她好像不认识他,看着这个少年平淡无奇,一身朴素的打扮,骨瘦嶙峋的他是想帮自己?

  正好奇时,东方晴突然感到手被人拉起。

  ‘跑。’慌忙中,欧宇突然掏出刀将一边的人划伤,可能是动作太快,居然被欧宇成功的从他们中逃出。

  ‘你是谁?’东方晴边跑边好奇的问,由于一些事故,她现在只信任她的母亲,身边出现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想危害她。

  ‘没时间了,快跑。’欧宇已经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

  望着身后紧追的混子,他也感到无力,不知道能不能从他们手中逃出。

  秋夜,大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凉风划过他们两,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难道自己真的要栽在郑涛的手里么,欧宇有些疑惑。这个本地号称扛把子的人,年轻时靠贩毒上位,又亲手刺杀了让位的上界洪泽帮帮主。可谓臭名远扬,所以欧宇还是有所了解。

  眼见距离被不断的缩小,欧宇觉得越来越无力,看着身旁的东方晴,留着一肩长发,在月夜里越发的诱人,美丽的眸子也仿佛在闪烁。

  ‘东方晴,你是逃不了的,哈哈!’肌肉男大声的笑着。此时,他已经抓住了她的发。

  东方晴被肌肉男抓的生疼,忍不住落泪。欧宇也十分生气,眼见自己在意的人被他这样欺凌,他又拿起了兜里的刀。

  ‘小子别急,待会有你受的,敢划伤我洪泽的兄弟,谁也救不了你。’

  ‘上,打死他。’肌肉男得意的命令着手下。

  原来,不知不觉的欧宇带着东方晴跑进了贫民区,这里还没有架设正规的监控,看来今晚,注定不能轻易脱身。

  看着扑上来的人,欧宇出手了,刚击退一个混子,就有人在他后退处打了一棍。欧宇完全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

  ‘朝死里打’,肌肉男得意忘形的看着欧宇被一群小弟踢打,很快,鲜血染红了衬衫。

  ‘别打了,我跟你们回去’。在一旁看着的东方晴说话了。

  ‘他是无辜的,放了他,我跟你们走。’

  ‘记住,再让我碰到你,我肯定弄死你。’被欧宇划了一刀的子弹头走前也不忘恐吓,正准备踢向欧宇的后颈。

  ‘住手,帮主有今,别节外生枝’,可能是发够了火气,肌肉男喝止住了子弹头的动作。

  ‘小子,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不过我欣赏你这份胆识。’这是肌肉男走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东方晴渐渐远去,欧宇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以为可以保护她,至少不让这批人去伤害她,可他做不到。

  那年盛夏,他在学校遇见了她,刚刚得知远在家乡的爷爷生病,他得连夜赶回家,如果不是她将自己从偏远的校区送到火车站,也许自己就不能见爷爷最后一面,而自己的身世也许一辈子不能得知。

  夜已深,蝉声作响,这片城市恐怕只有这片贫民窟能听到这么接近自然的声音。

  本来就失血过多,欧宇已经感到有些倦意,可他知道自己不可以睡着,在这可路人很少经过的地方睡去,一定不能再睁眼看见第二天的阳光。

  月已被乌云遮住,黑夜里,他只有摸索着前行的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一束越野车强烈的前灯光从欧宇的背后照来,他自然的转过头去,希望可以送他去医院止血。

  ‘上车。’不等欧宇出声,越野车就在她身旁停下了。声音有些熟悉,可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