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通过玄关进入客厅。

  我没有想到凌雪俩姐妹住的地方离自己家那么近。

  怎么我以前没有发现?

  “哥,你一个人在想什么呢?”夏凌雪见我站在客厅发呆的样子,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她们俩姐妹住的地方离我们家那么近。”我也没有瞒她,边走到沙发边说道。

  “嘻嘻,亏你还和她们俩姐妹同一个班级,怎么如今连人家住哪都不清楚啊?我记得小时候你特喜欢找她们俩姐妹一起玩耍呢!”夏凌雪扭开手中的可乐瓶盖,仰头轻轻喝了一口,随后调侃地说道。

  “呵呵。”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转移话题:“对了,你跟她们俩姐妹相处的还好吧?”

  “什么还好吧!”夏凌雪忍不住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她们如今是我的闺蜜,你说能不好吗?”

  “啊——闺蜜?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很是惊讶,要知道凌雪那丫头的性格有些古怪,我还以为夏凌雪她只和凌灵的关系比较要好呢!没想到短短时间,她就和她们打成一片,有说有笑。

  “你很惊讶?”夏凌雪又喝了一口可乐,脸上露出笑意地说道。

  我看着她,点点头。我的确很惊讶,不知道她如何跟她们俩姐妹打成一片,要知道她们已经有十年没见了,刚见面的时候,凌雪俩姐妹还没认出她是夏凌雪呢。

  “呵呵。”夏凌雪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独自喝起可乐,只是眉间不时紧锁起来。

  “怎么,不说话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沉默、诡异地气息,让我忍不住皱紧眉头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夏凌雪眼神乱飘,手下意识地抓紧裙摆。

  “对了,哥我跟你商量个事,星期六我想邀请凌雪俩姐妹来我们家吃饭?你看怎么样?”夏凌雪突然坐直了身体,面向我笑嘻嘻地说道。

  “你喜欢就好,我无所谓。”我靠在沙发上,把手枕在脑后,说道。

  !A更新r*最快上《V酷匠网

  “到时候哥你可要掌厨啊!”夏凌雪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顿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好不好吗?”夏凌雪坐到我的旁边,扯了扯我的衣服,撒娇道。

  听到夏凌雪发嗲撒娇地模样,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浑身无力,就好像做那种羞羞的事一样,发泄完后整个人都跟虚脱了似的!

  我扭头看向她,伸手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颊,故作生气道:“你还真把你哥当你佣人了!?”

  “哪有啊,我这不是想让她们也尝尝哥哥的手艺嘛!”

  “行行行,答应你还不行?”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

  这丫头总把我当佣人,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怎么说也要跟她要点报酬!现在算是先欠着,下次一起算!

  想到这里,我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地是愉快的心情。

  夏凌雪如今还不知道我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气得吐血!

  哪有哥哥还跟妹妹算得那么清楚的啊,不就帮点忙吗?这就要报酬了!

  有句话说得好:没坑过自己妹妹的哥哥,都不是什么好哥哥!

  中午我和夏凌雪点了外卖,懒得在家煮。

  吃完午饭,休息了一会儿,夏凌雪有午睡的习惯,她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回楼上睡觉去了。

  我目送她离开,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也回自己房间了。

  躺在床上,侧头看向窗外。

  烈日当空,中午十二点到二点是最热的,即使隔着窗户我也能感觉到外面的温度有多高。

  院子里树上的蝉吱吱吱地响,想必这个时候出去,肯定会被太阳烤成串吧!?

  看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地闭上眼睛。

  睡梦中,她的面容掠过脑海,挥之不去…………

  直到夏凌雪到我房间叫我起床。

  “哥,该去上学了!”

  “唔~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就来。”

  夏凌雪看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我一眼,转身离开我的房间。

  听到轻微的关门声,我又小睡了会儿,随后下楼去了。

  “哥,你真慢耶!”见我下来,夏凌雪撅起小嘴不满地抱怨。

  我抓抓头,有些尴尬。

  “我们走吧。”

  烈日当头。

  走出家门的夏凌雪又跑回去拿了把紫色的雨伞。

  “这天气还真热啊!”夏凌雪用手对着自己扇了扇,试图让自己凉快会儿。

  我扭头看夏凌雪一眼,发现她已经热得不行了,白色的连衣裙都紧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额头的汗水哗啦啦地往下掉。

  “你先在这等会儿。”没等夏凌雪开口,我转身再次进入玄关。

  “……”

  再次出来,我手里拿着两根牛奶味雪糕,递给夏凌雪一根,也从她的手里拿过紫色的雨伞。

  撑着雨伞,夏凌雪紧靠在我的身旁。她身上飘来淡淡好闻的体香,让我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鼻子。

  我把自己的雪糕递到她的面前,示意让她帮我拆开。

  不过夏凌雪和我不是很默契,她竟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直到我开口出声,她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边撑着雨伞边吃着雪糕,眼睛不时往她身上瞟。

  夏凌雪也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什么,牛奶味的雪糕化成的水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而她好像还不知道,继续吃起她的雪糕。

  看到这副画面,我有一阵子失神,连雪糕水滴在衣服上都不知道。

  回过神,我轻轻咳了两声,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听到我的咳嗽声,夏凌雪扭头看我,脸上露出关心地神色,她以为我喉咙不舒服,一个劲儿问我有没有事。

  我笑着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说没什么。

  看到那雪糕水快滴到她白色的连衣裙上,我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拿了几张纸巾帮她擦拭起她嘴角边残留的雪糕水!

  夏凌雪看我突然靠得那么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雪糕棍被她牙齿咬得变形。我鼻孔喷出的两道热气喷到她的脸上,让她的脸迅速泛起了两抹红晕。

  当我擦干净抬头看的时候,发现她的脸好红,红得好像能滴出血似的,只是……她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妙啊!

  我忙扭头不看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快去学校吧。”

  夏凌雪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什么的,她的嘴角不时小弧度地扬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哥哥是个坏淫说:

各位欧尼酱,暑假好呀,污猫明天还要考试呢,可能没时间更新!但是污猫会尽量不断更,谢谢那些支持我的朋友们!还有就是看书的欧尼酱竟然连追书的一半都没有😭是不是污猫写得不好?欧尼酱要说出来不然污猫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