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任诗雅穿着包臀裙,外面套着一件小西装,修长笔直的美腿被黑丝袜紧紧的包裹着,脚下一双黑高跟。

  任诗雅黑着脸,急忙赶去夏凌雪她们被江阔拦住的地方。要知道,夏凌雪可是自己朋友的女儿,并且还是自己的学生!

  这怎能不让她生气,夏凌雪才刚来就遇到了这种事,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可就没有脸面去见自己的朋友了。

  在办公室的时候,当听到江阔这脑残做的事后,任诗雅顿时间咬牙切齿。

  这俩父子还真是一个德性!老爸欺负新来的女老师,儿子欺负新来的同学,学校的俩个毒瘤一定要摘除!

  要不是之前那件怀孕风波,有人力保他们父子二人,自己早就把这俩个毒瘤给摘除了,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想到这里,任诗雅恨得牙痒痒的,这俩个毒瘤一天不除,学校将永无宁日!

  任诗雅抬头看向站在办公桌面前,低着头大气不敢喘的女同学,不带感情冰冷的说道:“带我去!”

  老远的,任诗雅就看见被江阔一群人拦住的夏凌雪她们,当看见没有老师在场,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厕所离办公室不远,而且发生那么大的动静,办公室里的老师不可能不知道,估计他们听到是江阔闹的事后,担心自己的铁饭碗不保,所以吓得不敢出来。

  那个告诉任诗雅的女同学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估计是怕被江阔报复,所以离开了!

  任诗雅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赶。

  江阔一群人还没发现教导主任已经来了,依旧出言调戏夏凌雪她们。

  “给你们每人500块,陪我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

  见夏凌雪她们没有任何反应,江阔以为夏凌雪她们嫌钱少,黑着脸,语气不快的说道:“你们是嫌钱太少了是吧,好,我加多五百,一千块陪我去酒吧喝一杯!”

  听到江阔说的话,在场的部分女同学眼睛闪过一丝金光,一千块喝一杯酒,这钱好赚啊!顿时间有些姿色的女同学抬起胸脯,希望能引起江阔的注意!

  江阔说的话刚好被刚到来的任诗雅听见,黑着脸冲江阔咆哮道:“江阔你行啊,竟然敢欺负新来的同学,上次那件事被你躲过去了,这次看你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江阔一行人一跳,江阔的狗腿刚要暴怒,却忽然发觉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但当他扭头看去,眼睛顿时间瞪的老大,跟牛眼似的,颤抖着嘴唇:“教导……主任……”

  站在他旁边的江阔突然听到自己的小弟说教导主任,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腿忍不住抖了起来,僵硬地转过身去。

  “教导……主任……”江阔惊恐地看着站在他面前脸阴沉的有点可怕的任诗雅。

  “你还知道有我这号人物啊?”任诗雅冷笑地说道。

  “不是……老妖女……啊……不不不,教导主任你可能误会了,我这是在敢新来的女同学打招呼,交个朋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任诗雅,江阔吓得都快跪下来了。

  江阔的狗腿慌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任诗雅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当我没看见和听到你们说的话吗?”

  见他们还要为自己辩解,任诗雅直接丢下一句话:“你们跟我到办公室去!”

  说完,任诗雅看向夏凌雪她们三人,示意她们可以走了。

  做完这一切,任诗雅气呼呼地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江阔他们一行人面面相觑,低着头无奈地跟任诗雅往办公室走去。

  这时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其他同学忙回到自己的教室里等待老师的到来。

  一路上,夏凌雪都没有开口说话,别看刚刚她一副平静地模样,心里可是怕的要死,要是江阔一行人强行拉自己三人走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凌雪和凌灵俩姐妹心情有些沉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也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三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尴尬。

  快到教室的时候,夏凌雪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当着凌雪和凌灵的面九十度弯腰道歉。

  “对不起,刚刚拖累你们了!”

  凌雪俩姐妹尽皆被夏凌雪的举动给吓到了,凌灵慌忙摇头摆手:“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是用来拖累的啊!”说到后面,凌灵突然笑了起来。

  酷NY匠网N永☆久《免(费P.看小m说

  “是啊是啊,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啊!”凌雪连忙附和的说道。

  夏凌雪抬头看着凌雪俩姐妹,眼睛顿时间有些湿润,哽咽地说道:“谢谢凌雪酱和凌灵酱。”

  时间过得很快,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夏凌雪没有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我,估计是怕我担心,所以没有说。

  跟夏凌雪和凌雪俩姐妹一起往教室外走去。

  一路上,同学们都忍不住往我这边看来,都是因为我身边围着的三个漂亮的妹子。男同学看我的眼神像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恨不得上前把我给杀了似的!

  到了校门口,我突然发现凌雪俩姐妹还跟着我们,完全没有回家的意思,这让我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扭头疑惑地询问:“你们不回家吗?怎么还跟着我们?”

  “夏诚你想多了吧,我和灵灵正是往家的方向走啊。”凌雪忍不住朝我翻了翻白眼。

  “是啊是啊!姐姐说的对,夏诚果然想多了呢!”凌灵忍不住开口附和道。

  “…………”我顿时间满头黑线,不再开口说话。

  走在我旁边的夏凌雪见我吃瘪的模样,忍不住捂嘴轻笑了起来。

  “死丫头,有什么好笑的!”听见夏凌雪宛如百灵鸟的笑声,我扭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郁闷的说道。

  夏凌雪像是没有看见一样,朝我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俏皮地说道:“不跟你说话了,死坏蛋!”

  说完,跑去凌雪俩姐妹那边去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哥哥是个坏淫说:

啊——抱歉,污猫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