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把手机放下,回头一看,发现客厅只有我一个人。

  夏凌雪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客厅,估计是在我听电话的时候吧。

  仔细一看,她粉红色的行李箱也不见了。

  我连连摇头苦笑,手不知不觉摸上被她亲到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自己被她亲到的地方有点湿润,黏黏的。

  我摸了一把,拿到面前一看,发现自己的手上有唇膏。

  “…………”

  回到楼上,看到夏凌雪戴着口罩从我隔壁房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扫把。

  这间房间以前就是她住的,也不知道有几年没打扫了,里面有很多灰尘和蜘蛛网。

  这时夏凌雪也看到了我,口罩下的俏脸微微一红。见我还站在那里,微微有些不悦,娇嗔道:“哥,你还站在那里干嘛,快过来帮我一起打扫啊!”

  “哦哦——”我木纳的点点头。

  从夏凌雪手里接过扫把,低头扫了起来。

  夏凌雪看了我一眼,微微关切的说道:“哥,我去拿个口罩给你吧。”说着,她就要再次进入房间。

  “不用了,你刚下飞机,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有些担心她吃不消,关心的说道。

  “那……好吧,谢谢哥哥~”夏凌雪摘下口罩,朝我露出甜甜的笑容。

  “去吧,去吧。”我不耐烦的摆摆手,低头继续打扫起房间。

  听到轻轻的关门声,我扭头朝母亲的房间看去,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此时我的嘴角不经意间翘了起来。

  当我把她的房间打扫干净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半了。

  _#更,新最快PK上酷F匠网.

  想到自己和她还没吃午餐,洗了手,来到母亲的房间,想也没想直接就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可是进去之后,我就后悔了……

  推开虚掩的房门,我被里面白花花的一片肌肤吓了一跳,夏凌雪背对着我,脱掉了她穿在身上的水手服,正当要脱掉裙子的时候,房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尽管声音很小,但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显得有点刺耳。

  夏凌雪瞳孔一缩,被吓了一跳,慌忙用衣服遮盖,扭头看向门口,她想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偷看自己换衣服,我可是就在家里。

  “抱歉!”我条件反射的退了出来,顺手把门关上,没有想要进入里面了。

  “…………”

  退出房间,我一刻不停留地往楼下走去,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对自己妹妹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还别说,妹妹的肌肤不是一般的白……

  “魂淡,我在想什么呢!”我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好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还别说,这方法真的有用,自己是没有继续胡思乱想了,但是脸颊特么的疼死了。

  我顿时欲哭无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劲儿的喝水。

  没过多久,我听到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这个家如今除了我在之外就是刚从日本回来的妹妹。

  “哥哥~”夏凌雪轻声喊了我一句。

  “啊?”我猛地抬头看她,发现她脸颊红的跟煮熟的螃蟹一样,眼里闪烁着异光。

  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点不妙。

  “哥哥~”夏凌雪又喊了我一声。

  “…………”

  “那个……刚刚对不起啊,我……我以为你在睡觉,没想到你……你在换衣服。”我挠了挠脑袋,尴尬地说道。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夏凌雪的神情连连变化,又气又羞。但她知道我不是故意,所以也没有发怒,直接转移话题:“哥~我肚子饿了。”

  我以为自己会被夏凌雪骂,没想到竟然没有。

  这时我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去母亲房间找她是干什么的。

  我站起来忙问道:“凌雪,你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

  夏凌雪捏着下巴,思索了一阵,接着甜甜的说道:“蛋炒饭。”

  “……”

  “不可以嘛?”夏凌雪眼泪巴巴的看着我,轻声问道。

  “呃……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担心你会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夏凌雪歪着脑袋,问道。

  “呃……只是怕你吃不惯米饭罢了。”我不清楚日本人都吃什么的,所以这样说道。

  “哥,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啊?”夏凌雪顿时恍然大悟,轻声笑了起来:“在日本,爸爸隔三差五的就做米饭团给我吃,味道还不错喔~”

  “米饭团?”我好奇的问道。

  “就是用米饭做的,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做给你吃吧,哥哥~”夏凌雪笑着说。

  “好啊。”我笑着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

  当我做好蛋炒饭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两点了。

  我端着蛋炒饭放到饭桌上,递夏凌雪盛好了一碗。

  “吃吧,不用等。”我笑着说道。

  夏凌雪点点头,在我目光的注视下,她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才拿起筷子吃起蛋炒饭来。

  刚吃了一口,夏凌雪突然惊呼一声,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她被烫到了,忙关心问道:“凌雪你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都怪哥哥,没有提醒你!”我有些自责。

  “不是……”夏凌雪摇头摆手,吞下嘴里的蛋炒饭,然后惊讶的说道:“哥哥,你做的蛋炒饭真好吃,比爸爸做的还要好吃!”

  被妹妹这么一夸,我的老脸忍不住红了起来。

  “啊嘞,哥哥~你脸红了耶?!”夏凌雪歪着脑袋,指着我的脸颊说道。

  “你看错了!”我撇开脑袋,心虚地说道。

  “是这样吗?”夏凌雪有些怀疑的看了我一眼。

  见她还在纠结我有没有脸红这个问题,我忙转移话题:“刚刚不是说肚子饿了嘛?快吃吧。”

  说着,我也坐了下来,低头吃起自己做的蛋炒饭。

  夏凌雪轻哦一声,没有多想,也是低头吃了起来。

  “对了,哥哥,你怎么不问我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夏凌雪抬头,嘴里还包着蛋炒饭,含糊不清的问道。

  “你说什么?”我只听清楚对了,哥哥,好不好这句话,没有听到关键的话语。

  夏凌雪把嘴里的蛋炒饭咽下肚,嘟嘴说道:“哥哥,你怎么不问我在那边过的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哥哥是个坏淫说:

污猫有话说:求追书,签到,点击……

看书的朋友出来冒个泡,让我看看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