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门被打开,一位身着粉色流云衣,头扎了最简单的发髻将墨黑的头发盘起,一只蝴蝶金钗插着,身形缓缓,脚下步步生莲,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谁也不会想到她竟是青楼花魁。

  走到了凤千惜面前,行了一个礼,声音如同黄莺般的婉转动听:“妈妈,破了三关的那位公子可是这位?”

  声音不卑不亢,任是待在青楼之地多年亦是如此,可谓难得。

  凤千惜毫不留情戳穿了瑶沐霜的身份:“她啊?她是女的,不过是装成男的出来勾搭姑娘玩罢了,她就是将军府的嫡女,瑶沐霜,称呼她为瑶小姐即可。”

  听到了这个消息,顾羽娆也只是眼中划过了一瞬的惊讶,随而平静,一副泰山倒亦不为所动的样子,微敛眼眸:“瑶小姐果是聪明,竟能破了三关,伪装术亦是如此高超,羽娆佩服。”

  瑶沐霜听到有人夸奖自己,完全不懂得谦虚是什么玩意:“矮油~我知道我很聪明美丽了啦,不要这样夸我嘛,压力山大啊。”

  顾羽娆本以为她会稍稍谦虚一下的,谁知竟是这样的回答,饶是羽娆,也不由得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凤千惜更是一巴掌呼上了她的头:“你能不能谦虚一点?”

  瑶沐霜摸着被打痛的头,可怜巴巴眨眨眼:“谦虚是什么?能吃么?”

  凤千惜扶额,以示无话可说。

  旁人看到她们这幅样子,还以为她们是多年的好友了呢,可谁知道她们竟才刚认识不久。

  浮儿则是一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样子,因为平时比这更离谱的还有呢,这点真的不算什么。

  这时,顾羽娆却突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是微微惨白,似一个陶瓷娃娃一般,一碰就碎,令人心疼。

  凤千惜赶紧扶住顾羽娆,抓起顾羽娆的手,替她把脉。

  把完脉后,柳眉微蹙,似是责怪的对着顾羽娆说:“羽娆,你都感染了风寒还这样强撑着身体不说,真是,要是我不帮你把脉你是不是就这样一直挨下去了?”

  顾羽娆轻轻咳嗽了几声,试图推开凤千惜:“咳咳,不是啊,我只是认为是小毛病,过会就好了。”

  凤千惜把她扶得更紧,很是无奈:“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要是有个好歹,你就不想找他了?走会房去,我去给你开药。”

  顾羽娆明显的身形颤抖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

  凤千惜一边扶着顾羽娆走,又回头对着瑶沐霜说着:“沐霜啊,今天我这就不方便招待你了啊,不过城东那边的第一小馆你也可以去玩玩。”

  瑶沐霜看着她们,眼里探究的意味浓重,这个顾羽娆究竟是何人,口中那个他又是谁?凤千惜的身份真的只是青楼老鸨?啧,有故事,我喜欢。

  也给凤千惜说了句:“好,我下次来的时候可要羽娆姑娘为我弹琴一曲噢。”

  随即自己也带着浮儿下了楼,出了青楼。

  酷“M匠V网mJ唯V一“l正版6#,}其A他:/都是QF盗.版2'

  就在她们往第一小馆方向走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飞速离开,按着瑶沐霜此时的听觉以及能力,无法发觉。

  ━━━━爷是求收藏分割君━━━━

  战王府内,战王躺卧于榻上,墨发并未扎束,随它如瀑布般流泻而下,身着一身绛紫色长袍,修长的手把玩着垂落于胸前的一缕墨发,依旧是那巧夺天工的俊脸,狭长的眼眸微挑,高挺的鼻梁,如今这幅姿态慵懒气息尽显,平添了几分妩媚。

  此时的轩寒煜正饶有兴趣的听着手下人汇报瑶沐霜的情况,那个黑衣人汇报完毕时,唇角的笑意扩大,慵懒的声线传出:

  “这个有趣的小东西,竟然跑去青楼,还要去小馆,呵,都是本王的准战王妃了,还如此的不安分,凌修,给本王更衣,去看看这个不安分的东西。”

  凌修双手抱拳:“是。”

  而这边这个不安分的小东西已经来到了万情馆。

  龙飞凤舞的万情馆三个字挂在门梁,门口有几个极其妩媚的小受样的美男站在门口揽客。

  而进去里面的人亦是络绎不绝,丝毫不亚于千歌笑。

  瑶沐霜正好想要踏进去,里面却出现了一位身着大红衣服,身形修长,面容极是俊美的真正风骚的美男。

  瑶沐霜看到了他,双眼直泛绿光,双手不自觉的搓了起来,嘴上的笑亦是无比猥琐。

  浮儿对此只能无语,因为她想不到什么办法阻止她了,只要她一说要告诉将军,小姐就露出无比可怜兮兮的样子,自己只能屈服于她。

  那风骚的男子看到她这模样,又看了看她的喉痛处,已是明了。

  更加倾国倾城的对着瑶沐霜一笑,慢步走来。

  瑶沐霜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因为她要忍,不能扑上去,不能流鼻血!

  那男子走到了瑶沐霜的面前,微敛眼眸,唇角笑意不减:“敢问公子来此要与谁作伴?”

  瑶沐霜被这位真正的风骚美男迷得不得了,听到美男问话,飞快回答:“我要你。”

  那美男忽而一笑,更为魅惑人心,朝着瑶沐霜眨眨眼:“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瑶沐霜摇了摇头。

  那美男从浅笑变为了放声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许久都没人这么好玩了,我是这万情馆的鸨爹龙万情噢,你还敢要我么?”

  瑶沐霜已经完全晕晕乎乎不知所以,听到龙万情说他是鸨爹,又是大吃一惊,为什么,这年头的老鸨和鸨爹都是帅哥靓女啊……

  瑶沐霜忽而狡黠笑笑,手也是蠢蠢欲动:“敢啊,怎么不敢?鸨爹还没接过客呢,比其他的小馆干净多了。”

  龙万情忽然止住了笑,本以为这姑娘绝对不会要的,谁知道她竟这样说,她敢要,他可不敢要啊,要是让她知道了……

  想到这,不禁打了个激灵,随后又摆出了笑脸:“那个,公子说笑了,公子还是另寻其他的馆儿吧,我可不敢要公子啊。”

  瑶沐霜看他这不情不愿的样子,也没有多做纠缠,再说了,她是爱美男,但也只是垂涎一下他的美色,她可从来没有把美男吃了的打算。

  点了点头,正欲随着龙万情进入,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她最为厌恶讨厌想到揍扁的声音:“本王的准战王妃,真是有缘啊。”

  此声音的主人真是月凤国风华绝代的战亲王轩寒煜。

  浮儿吓得赶紧回头行了一礼。

  瑶沐霜双拳紧握,牙齿磨的咯咯作响,心中再无半分要看美男的兴致,脑子里想的是怎么把这个贱人揉巴揉巴扔到外太空去。

  转过头,挤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呵呵,轩寒煜,真是有缘啊!”

  声音简直是咬牙切齿,特地把有缘二字加重了,表明分明就是他自己跟着过来的。

  龙万情则是震惊,他想过她是女子,可没有想到过她竟是战亲王的准王妃,而且战亲王什么时候有的准王妃?

  不过看他们二人的样子,日后鸡飞狗跳定是少不了的,于是嘴角露出了一种名叫幸灾乐祸的笑。

  轩寒煜似乎没有听出其中的意思一般,朝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倚在门口的龙万情看了一眼,眼中多了几丝别有的意味。

  龙万情看到轩寒煜朝自己看过来,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把那笑吞进肚子里,讪讪摸了摸鼻子,眼里有了几丝恭敬。

  这两人的眼神交流中蕴含了什么,就只有他们知晓了。

  轩寒煜满意地收回了目光,又朝着瑶沐霜开口:“本王的准战王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准岳父知道么?”

  意思就是你当了本王的准战王妃了,还是如此不安分,居然还来到了万情馆,啧,要不要报告给准岳父知道呢?

  瑶沐霜这两世为人的人,又岂会听不出这意思?

  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敢威胁我,真是白白长了那副皮囊了!

  但碍于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位高权重,如今自己的实力又打不过他,还不能够公开反抗。

  瑶沐霜脑子一转,不怒反而一笑:“怎么?我来这又如何了?谁都知晓,我从小嚣张跋扈,就没有过不敢去的地儿,我会出现于这,也不足为奇,倒是战亲王大惊小怪了,啧,您这高高在上的绝代风华的战亲王竟出现在小馆之地,若是传出去教别人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这意思就是,我从小哪都去,出现在这有个屁的出奇,你这么大惊小怪干嘛,你还来这呢,要是你敢打报告,我就把你来小馆的事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恭喜汤圆创作的公子断袖客串龙万情~良人怎离i客串顾羽扇~恭喜恭喜~可喜可贺~

官方封面下来了~好开森~

ps:客串是她们早就要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