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老鸨也只接待贵客,听到了呼喊,不一会,一位身着鹅黄色轻裳,腰系鹅黄流云玉带,手摇纸扇,面容清丽,肌肤姣好嫩滑的美人从楼上下来,,双眼发亮地直盯着瑶沐霜双眼发亮,笑的略微猥琐:“公子~我是这家的老鸨,凤千惜。”

  这边,正在陪客的众美人的眼光已经齐齐被瑶沐霜的面容吸引,那些客人亦是看着瑶沐霜,直直感叹怎会有这样俊美风骚的人儿。

  瑶沐霜看到老鸨后大吃一惊,记忆中的老鸨,那个不是面上涂着厚厚的胭脂,手拿着手帕,恶心无比,居然还有这样的美人当老鸨,真是意料之外。

  瑶沐霜很快淡定,风骚一笑:“美人你好~可称在下为陌玉即可。”

  凤千惜走近瑶沐霜,手拉着瑶沐霜,猥琐的一下又一下摸着,直直暗叹这公子细皮嫩肉。

  凤千惜听到瑶沐霜叫自己美人后,笑容更加灿烂:“公子,来到千歌笑,要哪位美人作伴呢?”

  瑶沐霜被摸的一个激灵,不过脸上还是堆着笑,不着痕迹地缩回可手,女人被女人这样摸,真是无法形容的感受啊。

  瑶沐霜的眼珠子转了转,开口:“这的花魁!”

  凤千惜看到他缩回了手,也不甚在意,听到他报出花魁亦是笑笑,多少个来千歌笑的人,不都是想要要自己的花魁羽娆?可能不能看得到,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凤千惜装出一副妩媚样,似撒娇又非撒娇的样子:“爷~别那么着急嘛,若想要羽娆姑娘,还得过三关!”

  瑶沐霜眼里意味更浓,摇了摇扇子:“居然还有三关?说来听听。”

  凤千惜却揽过瑶沐霜的手:“陌公子~咱们还是上楼说吧,在外面站着,怪累的。”

  瑶沐霜此次也不反对,看了一眼这厅堂中一堆对自己犯着花痴的美人,突然抖了一把,被一群女人还有男人这样觊觎,真的是好不舒服啊,点了点头。

  正想和凤千惜上楼,却被一阵杂乱吸引了回头。

  “千歌笑不欢迎女人进入,姑娘请回吧。”

  “不是,我是来找我家小……少爷的,让我进去。”

  “那更不行了,哎哎哎,妈妈有位姑娘闯进来了!”

  凤千惜明显有些惊奇,眼前就来了一位清秀的丫鬟打扮的姑娘现在瑶面前,笑着询问:“姑娘为何来此?”

  瑶沐霜却是用扇子一打自己的头,艾玛,怎么就没带浮儿进来,真是太疏忽啊!

  还没等浮儿说话,瑶沐霜就先开口:“千惜啊,这是我的贴身丫鬟,来找我的,能不能让她也进来呢?”说完还不忘对凤千惜抛了个媚眼。

  凤千惜被迷的神魂颠倒,已然忘却今夕是何夕,双眼泛着绿光点头:“来者皆是客,有何不可,来来来,上来吧。”

  众美人皆黑线条条,妈妈,平时怎么不见你这样说,放在平时,妈妈你早就把人轰了吧?

  浮儿委屈的扯了扯瑶沐霜:“小姐,你又扔下我。”

  瑶沐霜用中指抵住自己嘴巴,压低声音:“嘘,如今我是陌玉,喊我公子,乖,以后绝对不扔下你好吧?”

  浮儿听罢,只觉心下微暖,点点头。

  主仆二人跟随着凤千惜上楼,一楼的人才收回目光,继续和美人们吃喝玩乐。

  上到三楼,来到凤千惜招待贵客的房间,门外有两位水灵的女子守在门口,见到凤千惜纷纷喊道:“妈妈好。”

  看到瑶沐霜风骚的样子心里倒吸一口气,又看到还有一位丫鬟时,又疑惑除了千歌笑里面的女子,不是从来不允许女子进入么?

  不过也没有多问,尽到她们的本分就行了。

  凤千惜点点头,进入房子,瑶沐霜二人随后,让瑶沐霜坐好,再给瑶沐倒了一杯茶后,才说那三关是什么。

  “以前很多的男子都要来找羽娆,要不到就万般纠缠,烦不胜烦,我一好朋友给我了我三个问题,谁能答上来,便能看到羽娆,此法果然有效,他们都答不上来,便知难而退了。只有一个月的月底,羽娆姑娘才会出来舞一曲,都是场场爆满。因为除了月底,其他时间看不到羽娆噢。”

  凤千惜带着一脸的狡黠说着。

  瑶沐霜好奇:“是什么问题,说一说吧。”

  “这三关,就是三道问题,但是无一人知晓,第一道,老乡见老乡,下一句是什么?”凤千惜的眉眼里尽是得意,因为这么久以来,就没有人破的了第一关的。

  瑶沐霜的眼睛却是猛地发亮,手都不自觉的颤抖:“背后捅一枪!”

  “啪啦”凤千惜拿着的陶瓷茶杯摔倒在地碎了,任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陌玉能够回答上来!

  W;酷1匠qU网永&p久免费I看小0m说l

  脑子里又浮现她的话,赶紧接着问:“床前明月光。”

  “地上鞋两双。”

  “举头望明月。”

  “低头入洞房。”

  “妈啊!你是不是21世纪的人?”问完了三道问题,瑶沐霜飞快坐上桌子,挨着凤千惜,眼中满满的喜悦。

  也是,瑶沐霜一个人来到了这个异世,共同话题的人完全没有,举目无亲,虽将军和浮儿待她极好,可终究不是对这个21世纪的她的,是对这个原主的。

  若有一天,真相大白,她真不知道会怎么样,爹爹还会不会要她?会不会把她下令追杀?浮儿还会不会认她这个主子?

  这一串一串的问题,每晚都困扰着她。

  冷不丁的,找到了一个和自己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谁不会激动?就像终于有了归属感一样。

  凤千惜看着她满是喜悦玉期盼眼睛,有些为难,不忍心说不是,可还是摇了摇头。

  瑶沐霜的眼睛瞬间黯淡无光,失落又颓废地跌坐回椅子上。

  浮儿见自家小姐一会兴奋一会失落的,还说了一些什么,21世纪的东西,她都听不懂,担忧地上前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瑶沐霜摆了摆手,说了没事两个字,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浮儿称呼自己为小姐,也没有注意到凤千惜了然的眼神。

  凤千惜有些好笑地看着瑶沐霜:“陌小姐?虽然我不是什么21世纪的人,这些题目亦不是我出的,可是你不会想问出题的人是谁么?也许她就是呢?”

  瑶沐霜回神,一拍自己的脑瓜子,暗骂自己蠢,随而又急切的问:“这题目是谁出的?”

  凤千惜双手环胸,把头别过一旁:“这个……我不知道噢。”

  瑶沐霜跑到凤千惜旁边,拉起她的手,撒娇地说道:“矮油~千惜姐姐,你就说嘛。”

  瑶沐霜很懂一个道理,大丈夫应能屈能伸,不畏艰难,该低头时就低头,所以撒娇什么的,完全不是事。

  凤千惜被她逗乐了:“噗嗤,没想到你也会撒娇啊,陌小姐?好吧好吧,这个人其实你也知道的吧,她就是月凤国的皇后,紫灵儿。说起来我如今这副性格也是跟她跟久了才成这样的呢。”

  瑶沐霜嘴巴微张,惊喜之色毫不掩饰,也完全忽略了凤千惜对她的称呼,不过也好歹是杀手之王,很快平静下来,但是眼中的亮光闪闪。

  正想感谢凤千惜,脑子一转:“慢着!你你你叫我什么?!”

  凤千惜充满了玩味:“嗯?陌小姐?怎么了么?”

  瑶沐霜跳起来,指着凤千惜:“你你你怎么知道的?我的伪装术可是数一数二的!”

  凤千惜将一切娓娓道来:“一开始,我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风骚魅惑是很像男子,可是我也是老手了,总觉得你带了些许女气,于是上来摸你的手,我恰好略懂医术,趁着这时候把了下你的脉,便知道你是女子。不过看你打扮的如此俊美,也就没有戳穿。且方才你的侍婢亦称呼你为陌小姐噢。你的名字也不是真的吧?”

  瑶沐霜惊讶,原以为凤千惜上来摸自己,是因为贪恋男色,没想到原来是这样,不过既然凤千惜知道了,自己也想和她交朋友,朋友不是不应该坦诚相待么?

  莞尔一笑:“没错,陌玉这个名字只是代名罢了,我的真名叫做瑶沐霜。”

  这下倒轮到凤千惜惊讶了,原来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传闻中月凤国有名的草包嚣张跋扈的瑶沐霜,啧,果然是传闻不可信啊。

  瑶沐霜眼中充满了狡黠:“千惜,说好的花魁呢?你不会要反悔吧?”

  说罢还可怜地眨眨眼。

  凤千惜顿感好笑:“不会不会,怜雨,叫羽娆姑娘过来,就说有人破了三关了。”

  “是,妈妈。”温柔婉转的声音传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顾梓惜♥同学客串凤千惜!撒花撒花~恭喜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