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沐霜和浮儿回到了瑶霜居,脑子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但是脑子每冷静一分,她就后悔十分!

  等到完全回笼,躺在床上,她已经欲哭无泪捶胸顿足了。

  此时瑶沐霜正捶着床,对着浮儿哭诉:“浮儿啊,我怎么就这么的蠢啊!怎么就忽然脑子一热说出了那句话啊!虽然是非常的豪气万千吊炸天,可是我明明是不要和轩寒狗煜成亲的,为什么就事与愿违啊!”

  浮儿满满的黑线,天下多少女子盼望着能够接近战亲王,哪怕就是和战亲王一夜良宵也好,而小姐能够嫁给战亲王,这是多大的殊荣,然而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真不明白小姐为什么如此讨厌战亲王。

  浮儿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这样对小姐说的,因为一旦说了,小姐的怨念会更加增多。

  只能好好安抚她:“小姐,事已成定局,不日圣旨即到,你再悲伤也没用了啊。”

  瑶沐霜也知道成了定局,她不过是抒发一下心中的不快和懊悔罢了。

  都怪那个讨厌的轩寒狗煜,若不是他,自己又怎会穿越?又怎会成为准战王妃?真真可恨!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既然改变不了已定的事实,那就改变日后的命运!

  悔恨瞬间没了,瑶纤纤被爹爹禁闭了,许嫣然在大牢,这里不可能见到欧阳倾歌,和自己娘也没两句话,好无聊啊。

  瑶沐霜已然没了方才的怨念,懒洋洋无聊地开口:“浮儿,最近这四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么?”

  浮儿的脑回路一下子转不过来,不明白刚才还愤愤不已的小姐,一下子平静了,而且,小姐不是从不关心四国之事的么?怎么忽然就想听了?

  不过小姐自从一夜未归之后,整个人都奇怪了,问这些,也没什么奇怪了。

  浮儿眼睛转了转,忽然一亮:“小姐啊,星龙国可是有过一桩趣事呢。”

  瑶沐霜眼中带了好奇:“嗯?什么趣事?”

  浮儿接着说下去:“星空国皇上叫做帝昶千婳,大皇子也是太子,叫做帝昶清风,二公主是帝昶沫夕,三皇子是帝昶烈炎。”

  “这帝昶烈炎素爱美人,风流成性,惹了一堆风流债,星龙国皇上对于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很是头疼,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为他许了一门亲事,让他娶左丞相之女,颜汐芝,好让他收收这性子。”

  “颜汐芝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子,对于帝昶烈炎完全的不屑,却又得奉父母之命,皇上之言,嫁给帝昶烈炎,离成亲还有一段日子的时候,星龙国皇上让他们好好的培养感情,就老让他们在一起出去玩。”

  “说也奇怪,帝昶烈炎见到了颜汐芝之后,便收了性子,一门心思对颜汐芝好。颜汐芝和他不知经历了些什么,两人竟然郎有情,妾有意了。星空国皇上自是求之不得,大大缩减了他们成亲的日子。”

  “很快,成亲的日子到了,这两人在喜宴上,拜了堂之后,新娘当中掀了盖头,让帝昶烈炎抱起她,施死轻功,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私奔而走。”

  “星龙国皇上又头疼了,大大派了诸多人手调查他们的行踪,但是他们就像消失了似的,怎么也找不到。”

  “小姐,你说他们两个好笑不好笑,放着好好的皇子皇妃不做,非得私奔,真是闻所未闻之事。”

  瑶沐霜反是笑着开口:“我倒觉得这二人是洒脱之人,厌倦宫廷的明争暗斗,所以大喇喇直接在婚宴私奔,毕竟,皇宫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啊。”

  说罢,自己也是叹了一口气,她本就不欲卷入宫廷争斗什么的,偏偏蹦出来个轩寒煜,更可恨的还是轩寒泽,硬生生把他们绑在一起了。

  浮儿了然:“原来是这样,难怪了。”

  浮儿眼睛又一亮,跟着瑶沐霜说:“小姐,最近还有一趣事!三年前,月凤国突然来了一家青楼和一家小馆,后来不知怎的,越做越大,这两家已经成了并列的天下第一,而这两家的老板却一直不和,三天两头的比试,誓要超过对方,这不,一月前他们二人决定了,用小馆里面的金牌小馆和青楼里面的金牌花魁来比,看谁会赢,赢者当天下独一无二的,输着的甘居下风,天下第二。”

  “比试的日子尚有两个月,如今众人都很期待能弄出什么呢。”

  瑶沐霜兴奋了,她怎么把这茬忘了,青楼小馆!

  来都来了,怎能不去看看这古代的特色?

  眼中闪着光芒:“浮儿,咱出去玩吧?现在爹爹还没回来,闲着也是闲着。”

  浮儿是个单纯的娃,哪里想到瑶沐霜的小算盘,开心的应了句:“好!”

  ☆《更J新最快T上U酷匠;网=

  ━━━━爷要收藏票拿去逛青楼━━

  大街上,一位身着红衣的风骚公子摇着一把扇子走着,身旁跟着一位娇俏的丫鬟,引来众人频频注目。

  丫鬟略微不自然的扯了扯正在对其他的女子抛着媚眼的公子:“小……公子,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啊?”

  公子转身,收起扇子朝丫鬟轻轻拍了一下头:“浮儿,别叫小姐哦,我们现在得去的地方只有穿成这样才能去。”

  这一主一仆正是瑶沐霜和浮儿。

  在出门前,瑶沐霜不知从哪里坑蒙拐骗来了这件红衣男装,非得要浮儿帮她弄成男子模样,不然就不让浮儿和她出去玩。

  浮儿没办法,只得帮她女扮男装,谁知成了男子模样的瑶沐霜更是无比风骚,来到大街上,姑娘们红了脸,大娘们注了目,瑶沐霜玩心一起,频频对姑娘们抛媚眼,惹得姑娘们羞了脸。

  一路上注目者无数。

  姑娘们看到这个男子身边这个丫鬟可以和公子离得这么近,纷纷眼红,这眼刀子刷刷来到浮儿身上。

  浮儿哪里受过这样的目光,心下微微害怕,靠自家小姐更近了些,结果眼刀子更加凶利。

  浮儿终是问出小姐要去哪,结果瑶沐霜一心顾玩,就是这样敷衍回答了她的问题后,又调戏那些女子。

  浮儿一跺脚,鼓着小嘴:“公子!你要还这样,今晚我就禀报老爷。”

  瑶沐霜一听,这要让这小妮子禀报了爹爹,那还得了,赶紧收起扇子,不再调戏女子,转回头哈巴狗似的讨好浮儿:“矮油~浮儿,别嘛~来来来,爷这就带你去!”

  说罢,直接拖着浮儿往目的地赶,不再理会众人。

  来到一条繁华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皆往一座名为千歌笑的楼房中赶。

  门外两排穿得露骨的妩媚女子在拿着手绢招客。

  看到这,浮儿在不明白小姐要去哪就是傻瓜了,张大了小嘴,指着千歌笑:“小姐,你你你你居然要去第一青楼千歌笑?!”

  瑶沐霜笑的奸诈:“嘿嘿,浮儿就是聪明!”

  浮儿一脸惊恐:“小姐,你没事吧?若是让将军知道,我们可就惨了!”

  瑶沐霜无所谓耸耸肩:“浮儿,你不说,我不说,还会有谁知道?走了走了,来都来了,还在这站着干嘛。”

  浮儿小脸皱做一团:“可是,可是……”

  还没等浮儿说完,瑶沐霜和拉着浮儿就迎上了那些美人,那些美人亦是一早就注意到了这位风骚的公子,可是她们都认为这位公子只是路过罢了,他这样的人,怎会来这青楼之地?也就没有去拉他。

  没想到他竟然迎了上来,众美人笑的一个比一个妩媚了,都去簇拥在瑶沐霜身边,和他一起进去了,完全没管浮儿,可怜的浮儿,就这样被晾在这了。

  瑶沐霜来到了里面,完全闪瞎了自个的狗眼。

  红色纱布形成一朵花的形状,吊在楼顶,大红色纱帐垂下,风微吹动,轻轻摇摆,更增加了青楼的妩媚气息,金碧地板,青花瓷花瓶插着玫瑰,美不胜收!

  桌子摆在大厅,分为三楼,花魁,老鸨,受到老鸨接待的都在三楼。

  身份微高的在二楼。

  低等者在一楼,层层分明。

  为首的美人轻柔叫唤:“妈妈,有贵客了。”

  这个贵客可不是谁都担的起的,当然,千歌笑的贵客不是指王公贵族,谁长得俊美,谁就是贵客,而瑶沐霜如今的打扮完全是男女老少通吃,自然就是贵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呐,请各位把你宝贵的一枚推荐票送来吧~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