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震惊,完全异口同声,不带商量的!

  轩寒煜知道自家皇弟决计不会这样过去,定会用什么方法报复回来,而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让他威胁的地方,除了婚娶。

  在他看来,女人不过是束缚自己的东西,成天哭哭啼啼撒娇,烦不胜烦,而且强者背后无需女人!所以第一反应便是拒绝。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瑶沐霜也会拒绝,因为在印象中,任何女人见到自己无一例外的想尽一切办法都想贴到自己身上,至今没有一个女人看到自己不疯狂的,这个女人例外。

  狭长的眸眼微眯,流光转动,任谁也想不透他在想什么。

  轩寒泽一看这情形,一下子笑了:“皇兄啊,你看你们多默契,完全是天造地设啊!”

  瑶沐霜双拳紧握,牙齿被她咬得“咯咯”作响,见鬼的天造地设!若不是看在他是皇上,早冲上去狂揍了!

  瑶沐霜正想开口,门口却传来了声音。

  “皇上,你不能这样!”

  原来是方才去换衣服整理仪容的欧阳倾歌回来了。

  欧阳倾歌心高气傲,自以为只有轩寒煜这个绝世男子配得上自己,所以一直都苦苦等着他,追求他,可惜人家看不都不看她一眼,当然,也没有看其他的女子。

  欧阳倾歌看到他虽然不理自己可也从来没理过别人,所以心里就以为轩寒煜是喜欢自己的,现在不过是考验自己对他的心罢了。

  所以一直不曾放弃,冷不丁的听到皇上要把他和全月凤国有名的草包配婚,心中的嫉妒像烈火般疯长,全然不顾这里是皇宫,就指责了皇上。

  欧阳倾歌急急来到大殿中央,对着轩寒泽说:“皇上,你不能这样,这个嚣张跋扈毫无大家闺秀的样子的女子也能配得上战亲王?”

  轩寒泽明显的眉头皱了,欧阳倾歌一直都是温柔大方的,今日怎如此失礼?

  而且大殿中的一些公子们亦是眉头微皱,倾歌从来不是对瑶沐霜特别好亲如姐妹么?瑶沐霜如今就要嫁给月凤国最优秀的男子,她却不祝福反而阻挠?莫非真如瑶沐霜说的,假惺惺?

  瑶沐霜如今却是视她如爹妈,现在瑶沐霜怎么看欧阳倾歌怎么可爱,关键时刻欧阳倾歌愤然挺身而出,阻止自己嫁给轩寒狗煜,欧阳倾歌,若以后你死了,我定给你烧大把大把的纸钱!

  轩寒泽略微不满,威严的对着欧阳倾歌说:“怎么?你这意思是说朕的眼光不行?”

  欧阳倾歌被吓得立马回神,看了一眼爹爹,爹爹亦看着自己,眼中微透薄怒。

  暗自悔恨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平时决计不会这样的,都是因为瑶沐霜让自己在宴会上让自己出丑,又使出狐媚手段勾引战亲王才让自己失去理智的,嗯,都怪她!

  这般想着,眼睛之中的怨恨更多了,但已经冲撞了皇上,只能赶紧赔礼道歉:“皇上,臣女不是这个意思,请皇上恕罪。”

  轩寒泽的不满消失,但是对着欧阳倾歌依旧冷冰冰:“嗯,不是便好。”

  欧阳倾歌看到皇上并未生气,胆子便大了起来:“皇上,可是臣女认为,瑶大小姐并不能与战亲王相匹配。”

  瑶沐霜听到自己配不上轩寒狗煜的时候,心里是一万个不满的,不过,只要能不和轩寒狗煜成亲,这点不算什么。

  这一次欧阳倾歌说的话,并没有等到轩寒泽发话,瑶雄尚就忍不住站了出来:“欧阳倾歌,你有什么资格说本将军的女儿配不上战亲王!”

  声音铿锵有力中带着薄怒。

  谁不知道瑶雄尚爱女成痴,任瑶沐霜如何跋扈,也没有一个人敢说瑶沐霜如何,否则,后果自负!

  而欧阳倾歌大喇喇的说自己宝贝女儿不配,不生气才怪。

  欧阳倾歌被瑶雄尚的突然出声吓到了,自己怎么就忘了瑶沐霜的爹是大将军呢,就连皇上都给三分面子,而瑶雄尚又是爱女成痴,自己这样说他女儿岂不是惨了?

  欧阳倾歌的脸色微白,不敢出声。

  瑶沐霜可是急了,爹爹这时候出声的不是时候啊,很快就要成功了,万一被爹爹搞砸了怎么办,不行啊,得想办法。

  欧阳岩看到自己女儿被瑶雄尚那个老不死的训斥,本就和瑶雄尚不对头的他一直想找机会教训他,这下好了,可以名正言顺的教训了!

  欧阳岩亦是微怒对着瑶雄尚就出声:“瑶雄尚,你这是什么意思?!谁说本丞相的女儿没资格!”

  OZ酷uz匠Zi网e)永G久c免{费看小说{

  瑶雄尚知道这个老头是找麻烦的,冷笑一声:“呵,你看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说你女儿没资格就是本将军说的!”

  欧阳岩怒了:“瑶雄尚你不要欺人太甚!仗着自己是大将军就可以随意欺人!”

  瑶雄尚更是怒了:“欧阳岩,这么多年你女儿欺负本将军女儿的账还没算呢,什么欺人太甚?你不要倒打一耙!”

  轩寒泽看着他们感到头疼,用右手揉揉太阳穴,他一直知道这二人向来不和,所以两边给的权本是差不多的,一文一武,互消互长。

  可是瑶雄尚在国乱之时,挺身出来领兵打仗,并且场场得胜,所以这给的权就多过欧阳岩了。

  欧阳岩因此不满,他们的不和更加增长,可是一直以来没有爆发,如今因为他们的女儿就这样爆发了。

  就如一座火山,隐忍了多年,不爆发时非常平静,可是一旦爆发,那威力巨大无比。

  轩寒泽终是开口:“住口,这里乃皇宫,不是市井之处,二位还是德高望重的大人,有何好争执的!”

  瑶雄尚二人看到皇上开口了,这才停了下来,可是眼中怒气依旧未消。

  轩寒泽转对轩寒煜说:“皇兄,此婚事,你如何看。”

  轩寒煜忽而对着瑶沐霜邪笑:“本王改主意了,娶!”

   众人惊了,他他他他们没听错吧?战亲王竟会娶月凤国第一草包瑶沐霜?!他们今天一定没睡醒,嗯!

  欧阳倾歌则呆愣愣了。

  轩寒煜忽而改变主意,因为他不知为何第一眼看到瑶沐霜就不喜欢看到瑶沐霜得偿所愿的样子,若自己真的不同意,那么岂不是让她如愿?做梦!

  而且,至高即是极至的孤独,多久没人敢和他叫板了?除去皇弟,谁不是恭恭敬敬?他已经无味了,如今这个小东西如此胆大,从她眼里看到的是顽强,不屈,不服!

  多久没有看到过这种眼神了,这个神情多像多年前的他……所以他想看看,瑶沐霜的这种眼神,能够持续多久。

  瑶沐霜瞪大眼睛,这轩寒狗煜脑子逗秀了?居然会娶自己?纳纳开口:“轩寒煜,你没发烧?你居然娶我?我可不要!”

  众人听到瑶沐霜竟然敢直呼战亲王名讳,都倒吸一口凉气,纷纷认为瑶沐霜命不久矣。

  轩寒煜听到瑶沐霜胆大到直呼自己的名字,不但没生气,反而眼中意味更浓:“瑶大小姐,本王知道你因为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本王,故而不要本王,但是本王不嫌弃,只要你能够暖床即可。怎么,本王都敢要你,你怕了?不敢嫁?”

  瑶沐霜的字典里从没有怕这个字,并且极吃激将这一套,脑子忽然短路,豪气万千地说:“笑话!我人生中从没有怕这一说!你若敢娶,我何不敢嫁?”

  轩寒煜见目的达到,摇着玉扇笑而不语。

  轩寒泽一看这情形,赶紧趁热打铁:“既然如此,那婚约便定为三个月后!”

  轩寒泽还想把婚事定为两个月后的,但是两个月后乃自个的大寿,若大寿与婚事一起办,只怕这点时间不够,只能够定为三月后了。

  在一旁呆愣半响的欧阳倾歌如同

  疯狂了一般:“不!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啊!”

  尖叫着跑出了大殿,欧阳岩看到自己女儿跑了,赶紧派了宫人去追。

  大殿上,终于平静了,轩寒煜一直是噙着一抹邪笑,随意找了个理由走了。

  瑶沐霜的余怒未消,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了,亦随意找了个理由带着浮儿退了下去。

  这场百花宴因为有了瑶沐霜这一对成了,也陆续有了些公子小姐找了自己的良人。

  百花宴一直歌舞不停,可是整个宴会下来,最高兴的有两人,最不高兴的,亦有三人。

  轩寒泽的笑脸一直挂着,算盘打着,这无味的皇宫日后可有好戏看了。

  瑶雄尚从女儿的婚事成了,也是一直挂着笑脸,终于为自己的女儿找到了好夫君,日后自己不在也不怕有谁欺负霜儿了。

  欧阳岩和嵩湖和徐良三人心中却是愁了,瑶沐霜答应了嫁给轩寒煜,也就是轩寒煜的人了,看来暂时不能为女儿报仇了,不然让轩寒煜知道他们在背后动手脚,他们就可以消失在这世间了。

  宴会不停,人心各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爷满脸忧郁:爷突然生出了一种弃文的冲动。

  染粉们大惊:不要啊!爷!

  爷满脸怨念:你们都不给爷收藏挖掘机,爷失去了动力。

  染粉们纷纷跑回家,搜出全部家当:爷,所有的收藏,挖掘机给你了!

  爷咧着嘴,笑的见牙不见脸:矮油~爷最爱你们了~怎么可能弃文嘛~

  感谢打赏调戏:地狱阎罗二代 肥皂1

另:爷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