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K网首发

  瑶沐霜站了出来,所有人都认为她会如何为自己辩驳:“啊哈哈哈,皇上,据臣女所知,文臣们向来意见不统一产生分歧进而产生分裂,已经许久没有这样意见统一过了吧?所以臣女想出了这个办法才让所有文臣统一团结,进而共同努力共同改善国家”

  隧又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深情地看着文臣们“哪成想,他们无一人能理解臣女的良苦用心,啊,臣女的心好痛,感觉要碎了。”

  在场众人,无不齐齐抽搐,被雷得晕头转向。

  轩寒泽也不想责罚瑶沐霜,也就顺着这个雷人的借口接着说下去:“嗯,沐霜说得有道理,你们文臣多久没有团结了?沐霜好不容易才想出了这个法子,你们却没有一个能体会得到,唉……”

  欧阳岩无言,他们也确实是不团结,可这又关瑶沐霜什么事?谁要她调节?欧阳岩还是不死心,再一次说:“皇上……”

  轩寒泽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好了,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这样斤斤计较了。”

  轩寒泽都这样说了,欧阳岩他们还能再说什么呢?表面上个个都平静了,却在心里打了些什么鬼主意,唯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瑶雄尚见到自家女儿没事了,安心地舒了口气,只是看来今晚得多派人手保护霜儿了。

  轩寒泽见场面终于平静了,笑着开口:“既然没事了,还是继续百花宴吧,今天还没有一对成了的呢,对了,沐霜啊,你也是会唱歌跳舞吧?为我们演奏一曲可好?”

  瑶沐霜就知道,百花宴一定会要自己跳舞,莞尔一笑:“会啊,皇上你还是让臣女准备准备吧。”

  轩寒泽见瑶沐霜这么快答应了,有些惊奇,他倒有些期待起瑶沐霜的表演了:“嗯,去吧。”

  女眷这边没有了欧阳倾歌几人的束缚,都是一片融合的景象。

  不多时,瑶沐霜登场了,一袭红衣妖娆万千,额心一朵美丽的玫瑰红得似血,正如瑶沐霜,表面美丽无比,但是这刺可是根根锋利。一只朱红色玫瑰钗插在瑶沐霜头上,正好配了她这一身的红色。嫩唇亦是涂上了红色,肌肤白似雪,眼眸如秋水,眉毛如弯柳,巧手芊芊,妖娆,无尽的妖娆。

  这般美的人儿,使在场所有人都沉醉于她的美丽,甘愿为她做任何事情,即使是死,都无所谓了。

  瑶沐霜双手一拍,玫瑰花瓣散落,香味弥漫,悠悠曲风起。

  瑶沐霜舞姿翩翩妖娆,朱唇轻启:

“鸣金声 声声催关城门

抚一曲斜阳古筝

你煮的酒 往事里微温

醉了多少青春

多少爱饮恨 多少伤痕

命运颠簸摇晃此生

我策马飞奔 青石板上雨正纷纷

我伊人 画红妆还在等

一笑笑出了泪痕

一笔勾销了爱恨

为你 倚栏听风的 一个眼神

一生戎马做陪衬

一点朱砂染红红唇

陪你 倚栏听风 了却这余生

蝉鸣声 声声催亮帐灯

青丝如雪多少根

对酒当歌 只是少一人

月下愁绪几寸

多少锦官城 多少孤魂

多少锦绣绣成皱纹

古道印残灯 风雪夜下瘦马归人

我伊人 还痴痴为我等

一笑笑出了泪痕

一笔勾销了爱恨

为你 倚栏听风的 一个眼神

一生戎马做陪衬

一点朱砂染红红唇

陪你 倚栏听风 了却这余生

一笑笑出了泪痕

一笔勾销了爱恨

为你 倚栏听风的 一个眼神

一生戎马做陪衬

一点朱砂染红红唇

陪你 倚栏听风 了却这余生

陪你 倚栏听风 了却这。”

 一曲毕,余音依旧绕耳,众人依旧沉浸在这样美好的曲风中,久久不能自拔。

  瑶沐霜依旧在中央笑的妖娆,众公子已经乱了一池春心,脸颊都微红。

  若说瑶沐霜何不跳一首小苹果什么的让众人大笑一顿,瑶沐霜觉得她还没那么傻,要是跳了那种神经似的舞曲,这些个老不死的笑完后指不定又得挑什么刺了。

  门口却突然传来太监尖细的叫声“战亲王到!”

  众大臣以及女眷一个激灵,全部回神,精神抖擞,跪作两排,大声喊叫:“恭迎战亲王!”

  全场唯有两个人未下跪,一个是仍站在中间被众人弄得云里雾里的瑶沐霜,还有一个是坐在龙椅上的轩寒泽。

  浮儿见到小姐还没有下跪,一个劲的使眼色,可是瑶沐霜就是看不到。

  其实,瑶沐霜不是没有看到浮儿的眼色,可是她就是不跪,跪拜皇上,是这里的习俗,入乡随俗这个可以理解,可是战亲王不就一个亲王?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所以她就静静站在这,不为所动。

  一会儿,大门敞开,顿时宛若金光四射,金光后面,来了一个人。

  但见那人一袭紫金长袍,墨颀长的身子若芝兰玉树,发宛如黑色瀑布流泻而下,又宛如一匹上好的黑色丝绸发亮,使人忍不住想要摸一下。眼眸浩瀚如星空,深邃无比,使人不禁的沦陷于其中,高挺的鼻梁精致无比,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邪笑,是那么倾国倾城!修长如玉的手拿着一把玉扇,慵懒气息尽显,这等的模样,完全是上天的偏爱,上天的宠儿。

  使已经是天下第一美女的瑶沐霜都自惭形秽。

  轩寒煜看着跪在他脚下的人,慢步的走过,步步不急不慢,但每一步都宛若踏碎了虚空,邪魅的眼眸睥睨众人,就像他才是神,主宰一切的王者。

  瑶沐霜双眼直勾勾盯着他,不是因为他的美色,而是觉得他特么的熟悉!

  脑子里一抹光闪过,瑶沐霜双眼瞪大,他,他,他不就是那个害自己落水的美男么?!完全是一模一样!

  靠!这丫必定是那个美男的前世!妈蛋,不但在前世要祸害老娘,现在还跑出来蹦跶,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报仇者非女子也!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时候,只能等等了,呵,轩寒狗煜,你等着!

  轩寒煜自然是看到了站在中央散发着怨气的瑶沐霜,慵懒又绝世的声音传出:“刚才那首曲子谁唱的?”

  瑶沐霜尽量抑制住扑上去杀他的冲动,玉手在宽大的袖子里紧握,咬牙切齿地说:“是臣女。”

  轩寒煜嘴角的弧度大了些许:“原来使京城有名的草包瑶谁来着?难怪这么难听。”

  众人皆嘴角抽搐,爷您这是什么品味啊,明明是绝世的美曲,您还说……难听?不过这话他们可是完全没有这个胆子说出来的。

  瑶沐霜猛然抬头,双眼犀利,丝毫没有惧怕轩寒煜的样子:“战亲王,既然你觉得它难听就不听,别侮辱了这曲子!”

  瑶沐霜之所以这么大反应就因为这首曲子可是她和她死党最爱的曲子,在现代她们就是向往这种生活,但是因为多种原因不能实现。

  而她的死党已经莫名消失了三年,三年啊,在现代她只有她一个好朋友,却不见了,多少个孤独寂寞的夜晚和怀念她的时候,只能轻唱这首歌,所以,她绝不能容许任何人侮辱这首歌!

  其他的大臣们见到瑶沐霜竟然敢公然对抗轩寒煜,背后都是冷汗遍布,这小姑奶奶真是谁都敢得罪,只怕是活不久了。

  轩寒煜倒是没有料到瑶沐霜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且看她如今的样子,和以往那个嚣张跋扈无脑的瑶沐霜完全是天差地别,眼里兴味浓了些许,真是好奇她是什么人呢。

  不过公然和自己杠的她真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人,眼里亦参杂了些薄怒,正欲开口,轩寒泽却突然打断了。

  轩寒泽抢先一步笑着开口:“皇兄你可终于来了,朕都等你好久了。”

  轩寒泽知道自家皇兄微怒了,但自己并不想这个酷似皇后的女娃遭罪,所以赶紧出声。

  可轩寒煜是什么人?这点小心思瞒得住他?不过嘛,看在皇弟的份上,不惩罚也罢。

  冲着轩寒泽邪笑,眉眼之中满是算计:“皇弟,小心皇后啊。”

  轩寒煜跟轩寒泽说了这句前后不搭的话,众人都一头雾水,但是轩寒泽倒是听明白了。

  满满地咬牙切齿,皇兄这意思就是,你护着她,可以,但是他会不会告诉皇后添油加醋说自己移情别恋就难说了。

  而皇后又是个悍妇,最忌讳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如果皇后真的听信了皇兄的话,未来的日子可以用惨来形容,老天,朕为何会有这样一个腹黑的哥?

  不过,自己又怎么是好惹的?皇兄,你不仁在先,就别怪朕不义在后了。

  轩寒泽眼里亦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忽然对着在一旁生气的瑶沐霜开口:“沐霜啊,朕看你舞姿翩翩,美貌沉鱼落雁,也是老大不小了,该选一门亲事了,朕看,你和朕的皇兄很是相配啊。”

  瑶沐霜顿时风中石化,这狗皇帝脑子逗秀了吧?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和轩寒狗煜相配?没看到我们一见面就吵吵么?

  毫不犹豫果断地拒绝:“我/本王不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啊哈哈哈~浪里个浪浪里个浪~爷在学校考试中,等着爷真身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