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自古宴会出莲花

  瑶沐霜却一心只想着打扮,拖着浮儿来到铜镜前:“快快快,必须好看就行。”

  浮儿点头。

  一番折腾后,瑶沐霜穿上了红衣飘飘的拖地长裙,脸颊上了淡妆,长睫轻颤,灵动的桃花眼闪闪,皮肤白皙,活脱脱的仙子下凡。

  不过,前提是她不说话的时候。

  朝浮儿抛了个媚眼,故作揉捏:“矮油~人家美不?”

  浮儿坏心眼一起,也知道小姐已经很是亲和了,对自家小姐的惧怕也少了很多,于是大胆地搂住了瑶沐霜纤腰,调戏说着:“要是我是男子,必定想方设法娶了你。”

  瑶沐霜推开浮儿,勾起浮儿的

下巴,渐渐逼近浮儿的脸,等到距离一厘米左右的时候,轻轻吐出气:“小样,胆子大了昂?敢调戏我了?莫不是想要出嫁了?改天小姐我就帮你张罗一门亲事可好?”          

  浮儿被瑶沐霜弄得脸颊微红,赶紧低着头,抗议道:“不要,奴婢不敢了,奴婢不要出嫁,奴婢要陪着小姐!”

  浮儿虽说是这样说,但脑子里却闪过一人英俊的样子。

  此刻浮儿低着头,所以瑶沐霜并未发现浮儿异状。

  瑶沐霜不再调戏浮儿,拍拍她的头,笑道:“好啦好啦,小姐刚刚逗你玩呢,还有,别再奴婢奴婢叫了,我还是喜欢你自称我。”

  浮儿赶紧抬头,连连摇头:“小姐,这可不行啊!”

  瑶沐霜故作生气:“嗯?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浮儿以为小姐真的生气了,赶紧连称不敢:“奴婢,哦不,我不敢,我当然听啊。”

  瑶沐霜满意一笑,她也不指望一时半会能改变这古人心底根深蒂固的奴性:“这就对了,快点出发啦,不然真得迟到了。”

  浮儿这才想起头等大事,却蹙额问:“小姐你不吃早饭了?”

  瑶沐霜狡黠一笑:“怕啥?去了百花宴还怕没吃的?走走走。”

  说着推着浮儿一起出了门。

     来到了将军府门口,见到了正在焦急等着自己的爹爹。

  瑶雄尚一看到自己女儿,赶紧上去:“霜儿你怎么才出来,爹爹可等你好久了,快快快,不说了,上车上车。”

  话音刚落就拉着瑶沐霜上了后面一辆马车,浮儿也随着上去了。

  瑶雄尚自己急急也上了前面的马车,大喊一声:“出发。”

  就这样,刚出门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的瑶沐霜就被自家老爹拖上了马车。

  不须多时,便来到了皇宫门口。

  皇宫的门口果是无比威严庄重,高城上挂着大大的牌匾,龙飞凤舞地写着“皇宫”二字。

  皇宫之上,重兵把守,各个士兵都是胸脯坚定,直视前方,给本就庄严的皇宫更增添了几分庄重。

  官员们的马车不得在皇宫里行走,瑶雄尚带着瑶沐霜下了马车,给守在门口的士兵出示了“大将军”三个字的牌子,所有人立刻恭敬弯腰,叫人来牵马车安放好,然后打开拿开护栏,让瑶雄尚他们进入。

  一路进去着,瑶雄尚提醒着瑶沐霜:“霜儿,待会我会和大臣们到一边喝酒,百花宴也你们年轻人的舞台,爹爹不能够多加顾及你,所以如果有其他的人故意挑衅欺负你,你便欺负回去,至少这点权利你还是有的,再说了,我瑶雄尚的女儿,是谁能欺负的?”

  %q最M◎新1章'.节上z酷C匠网3

  瑶沐霜顿时对爹爹和你增加了爱,任由自己欺负回去别人,也不怕在官场时,那些人公报私仇啊。

  不过,爹爹也是大将军,皇上都给三分薄面,那些个懦弱的大臣们,大抵也不敢对爹爹怎么样。

  这般想着,便朝爹爹笑笑:“那当然,也不看我是谁?”

  瑶雄尚似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头一次声音有些沉重地说:“霜儿,别人惹了你或者你惹了别人都没关系,不过有一个主,是万万不能惹的,那便是月凤国战亲王轩寒煜,千万可不能招惹啊。”

  瑶沐霜的脑海里也闪过了关于他的信息,战亲王,轩寒煜,啧,一个腹黑的主,而她从来都是对腹黑的人敬谢不敏,不欲多交。

  用瑶沐霜的话来说就是,矮油,人家如此纯洁善良伟大单纯,万一被某个腹黑狼盯上了,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可怎么办啊?

  所以,头一次乖乖的跟爹爹连称是。

  不多时,便来到了殿门口,侍卫们见到了瑶雄尚便非常恭敬地喊“大将军好”对瑶沐霜视而不见。

  这样瑶沐霜不淡定了,这是赤果果的歧视啊,怎么能这样呢?好歹自己也是大美女吧?真是眼拙!

  迈进殿里,众人们都在四处走动举杯共饮,还有勾肩搭背的谈的无比欢畅,一些纨绔公子哥就坐在位子上,喝着酒,讨论着美人。

  女眷一类几乎都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着茶点,从容的笑着谈话。

  皇上便坐在高高的龙椅上,一袭明黄龙袍,墨发被皇冠盖住,肌肤白皙,身子坐立,修长的手拿着玉杯喝酒,怎么看怎么欲求不满。

  当然,皇上的这般形象也只是瑶沐霜眼里的样子而已。

  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大将军,将军府大小姐到!”

  站在中间的众人都自动让来了一条路,瑶雄尚带着瑶沐霜以及浮儿从容的走到皇上面前。

  “见天子不必行跪拜之礼。”这是逝去的太上皇给瑶雄尚一家的特权。

  所以,瑶雄尚和瑶沐霜还有霜儿弯腰对着皇上恭敬喊:“参见皇上!”

  除却瑶沐霜略微懒散的声音外。

  皇上轩寒泽的眼睛微亮,对于那些只知道对他唯唯诺诺的贤臣他早腻了,还是瑶雄尚这个家伙敢对他直言不讳,所以瑶雄尚成了他的心腹之一。

  故意拖长了声线:“嗯?爱卿为何来得晚了?”

  瑶雄尚当然不会说因为自家女儿不愿意起床故而来晚,这不是让霜儿出丑么?所以胡乱编了个理由:“家中有事,故而来晚。”

     是人家家里的家事,轩寒泽当然不好意思过问,摆了摆手:“嗯,好吧,百花宴也开始了,就让令千金一齐去玩吧。”

  轩寒泽这才看向了瑶沐霜,发现瑶沐霜也正在看着自己,样子不卑不亢,眼神清澈,而如今的气质样貌,也似是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又似乎没什么变化。

  不过,那双灵动充满了狡黠的眼睛,真是像极了自家皇后紫灵儿,这不禁让他多看了几眼。

  在瑶沐霜身后的浮儿则是战战兢兢,往年陪小姐赴宫晏都没有这样担忧过。

  因为小姐变得爱色了,皇上又是如此的英俊,就怕小姐一个按耐不住,扑上去了可怎么办?

      不得不说,浮儿真是明了。

  瑶沐霜已经在口里独咽口水,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轩寒泽。

  但是瑶沐霜还是很良好的,对于有家室的美男,她从来都不会上去勾搭,只会直勾勾盯着而已。若轩寒泽现下并没有心爱之人,以轩寒泽的样貌,瑶沐霜此刻怕是已经想要扑上去了,哪里还会乖乖站着?

  瑶雄尚见自己宝贝女儿直勾勾盯着皇上,微微蹙额,莫非霜儿喜欢上皇上了?这可不行啊,皇上不可能再娶别的女子了,即使皇上同意,皇后娘娘都不同意啊。

  谁不知道皇上惧内的?

  赶紧拉了拉瑶沐霜:“霜儿,百花宴开始了,去玩吧。”

  瑶沐霜并未理会爹爹,看了看龙椅上只有皇上一人,不是说皇上特别宠爱皇后么?怎么这样的场合不见人?

  瑶沐霜秉承了非常良好的一个优点,有问题就问出来,于是指了指龙椅边的凤椅,疑惑的问:“皇上,怎么不见皇后娘娘呢?”

  轩寒泽笑笑,觉得瑶沐霜真是蛮像自家小皇后的,胆子大啊:“皇后她不小心染了风寒,在朝凤殿休养,不能出来。”

  瑶沐霜点头了然,难怪一开始看到轩寒泽喝着酒在似乎想着谁,原来是寂寞了,想皇后了,百花宴又脱不开身,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瑶雄尚以为霜儿吃醋了,才问皇后娘娘在哪,赶紧又扯了扯瑶沐霜,笑容微微僵硬:“霜儿百花宴开始了,去玩吧。”

  瑶沐霜点点头,带着浮儿去到女眷那里,找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然后看着桌子里的美食,眼睛泛绿,用手抓起一块桂花糕就猛地吃了起来,看得浮儿黑线条条。

  瑶雄尚见自家女儿光顾着吃了没再看皇上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去到官员中央,那些官员一见到瑶雄尚来了,个个狗腿地围上去谄媚,瑶雄尚也和他们虚与蛇委地聊着。

  女眷这边,京城第一才女,欧阳倾歌坐在第一位,温柔大方地和众女聊着。

  欧阳倾歌乃右丞相欧阳岩的掌上明珠,从小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待人温柔又大方,完全的大家闺秀,而且似乎还有一股特殊的吸引力似的,所有的人都非常喜欢和她在一起。

  是京城中所有男子的梦中情人,上门求亲者无数,不过一一被拒,使出了多少的奇珍异宝都无济于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