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暖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完全没有想到瑶沐霜居然会为了一个丫鬟对自己这个高高在上的右丞相的掌上明珠动手。

  好一会,脸上辣辣的痛感传来,才回神,全身气得发抖,左手捂着脸,右手颤抖着指着瑶沐霜:“你,你,你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出手?!”

  瑶沐霜非常不以为然的用小指抠抠耳朵:“暖琴啊,你不要这么冤枉人好不好?明明是我看到了你的脸上有两只蚊子想要叮你,我出于好心帮你把它打死了,可是你却这样冤枉我,我可好委屈啊。”

  在场众人无不齐齐抽搐嘴角,这瑶沐霜也真能编,在这大殿里可是点着熏香,更何况还是白天,哪来的蚊子?

  但是众人都是抱着看戏的心理的,怎么可能出来说话?再说了,人家瑶沐霜的后台杠杠的,他们哪敢站出来说话?

  只有徐良,嵩湖还有欧阳岩黑着脸,可又因为是他们的女儿无礼在先,更何况皇上和瑶雄尚还在边上没发话呢,也不敢出去为女儿说话。

  瑶沐霜听了嵩暖琴的话后,眨着双眼,狡黠地笑着:“那么这样说,只要不是众目睽睽的地方,我就可以打你了?”

  嵩暖琴更气了,徐淑清见嵩暖琴逐渐落于下风,亦是出来帮忙。

  徐淑清朝着瑶沐霜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哼,瑶沐霜你真能编,既然你打暖琴姐姐是因为蚊子,那你把茶水泼在倾歌姐姐身上呢?呵,仗着自己是将军之女,就这样仗势欺人,瑶沐霜你真是嚣张啊。”

  瑶沐霜很是无语地看着她,自己有没有打她,她跑出来瞎逼逼个啥?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既然她要跑出来,送上门来的,瑶沐霜怎会放过?

  优雅一笑,醉了多少纨绔公子哥的醉于她的笑容中:“你算个什么玩意?也敢出来指责本小姐?我有泼倾歌了?我不是说了,不介意我再调皮一下吧?倾歌都说了好,这又哪能算泼?顶多也是玩水而已,倾歌,是吧?”

  欧阳倾歌紧紧咬着一口银牙,她能说不是吗?这个草包瑶沐霜怎么变得如此牙尖嘴利了?让嵩暖琴徐淑清还有我毫无招架之力,瑶沐霜,我不管你变成了什么,以后,我一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点了点头。

  徐淑清被瑶沐霜骂得不是东西,又倾歌姐姐又承认了确实是在玩水,那么自己这样乱出头,不就是多此一举多管闲事了?

  自己岂不是沦为众人的笑柄?不!绝对不允许!

  徐淑清一下子变得有些疯狂,狠狠地盯着瑶沐霜,杀气浓浓:“瑶沐霜,你不就是一个草包么?竟然在这里拆本小姐的台,你算个什么东西?说来说去,你要没有了大将军,还有那一身绝色美貌,你还用什么和我斗?!”

  瑶沐霜又剥开一颗花生,扔到嘴里,蔑视地看着她,冰冷的杀手气息微微释放,嘴里噙着一抹笑:“你一个小小礼部尚书的女儿,算个什么玩意?礼部尚书?听着名字都是只会文不会武的玩意,成天在朝堂上唧唧歪歪一些有的没的,丝毫没有为建设江山做出了什么贡献,说好听点,礼部尚书,说难听了,不就是书呆子?不服?不服是吗?来战呗!”

  瑶沐霜的这一袭话,有人满意有人脸色堪称粪便。

  满意者首当其冲就是轩寒泽,他当了皇上几年,天天不间歇地上朝,天天听着这些文臣汇报些鸡皮蒜毛的小事,一口一个之来也去的,烦不胜烦!

  真正到了关乎国家大事,百姓疾苦之时,让他们出主意,屁都不放一个!要他们何用?若不是有自己的哥哥还有瑶雄尚,江山早被他们弄亡了。

  所以在轩寒泽眼里,这帮文臣就是一群毫无用处的玩意儿,白拿俸禄白吃月凤的粮食,若不是因为朝堂需要文武两派,互相压制,互消互长,维持平衡,他早让他们回去种田了!

  特别是这个礼部尚书,当初他要娶灵儿六宫无妃之时,这个老不死的硬是反对,说什么皇后一人不足为皇家开枝散叶,他去他个老不死的!

  不就是想要让他女儿嫁给他为妃么,想就直说,还拐弯抹角的,烦!

  他可是一直记着这笔帐,想要将他革职,却没有任何把柄落到他手上,所以只能一直都各种刁难他,各种给他穿小鞋。

  现下瑶沐霜大大给了他一巴掌,也无异于也给文臣大大甩了一巴掌,真是全身心都舒畅了!

  轩寒泽眼光对瑶沐霜的满意越发浓郁,瑶雄尚都察觉,心里一惊,莫不是皇上也看上了霜儿?这不能啊!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和别人同侍一夫!嗯……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啊?纠结死人了!

  瑶雄尚一边思轴着应该怎么把他们“拆散”,可事实上,轩寒泽真的只是欣赏瑶沐霜罢了,谁知道自己这欣赏的目光落到瑶雄尚那里就成了爱慕。

  若是瑶沐霜知道自家极品老爹的想法的话,肯定会吐血三升而死的吧。

  当然,有人满意自然有人黑脸,欧阳岩,嵩湖,徐良之类的文臣都已经是脸上火辣辣的,犹如被人打了似的。

  礼部尚书的脸完全是锅黑如底了,女儿被这样欺负,自己和所有文臣被这样羞辱,这个瑶沐霜真真是欺人太甚!可偏偏现在自己又奈何她不得,真是气死人!

  礼部尚书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恶毒,杀意闪过,哼,瑶沐霜,你也不必这样得意,以前还想留着你,反正你也是草包罢了,可现在,你自己找死,莫怪我心狠手辣!

  U酷E匠:h网首'f发

  忽然的,礼部尚书笑了,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怪异,面容亦是微微扭曲。

  此时离瑶沐霜较近的欧阳倾歌,嵩暖琴,浮儿,徐淑清都被这股无限黑暗又冰冷的气息产生了浓浓的恐惧,令人忍不住对她折服,膜拜,似乎她就是黑暗的王者!

  欧阳倾歌几人的脸色迅速惨白,除了浮儿,很奇怪,浮儿明明离瑶沐霜最近,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泰然自若的站立着,脸上的红肿已经消散了一些。

  瑶沐霜完全是背对着浮儿,浮儿的这些,她自然完全看不到。

  徐淑清的体质从小羸弱,受到了瑶沐霜这股黑暗气息的压迫,竟然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瑶沐霜装收了气息,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一下蹦了起来,夸张指着她大叫道:“呀呀呀,淑清啊,你知道你错了,说句对不起就好了,我那么善良大度绝对会原谅你的,你怎跪下来了?向我行如此大礼?我表示压力山大啊!快起来啊。”

  徐淑清突然的跪下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这好好的怎么就跪下来了?莫非真的是像瑶沐霜认错?

  嵩暖琴瞪大眼睛,急忙出声:“淑清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啊!”

  徐淑清方如大梦初醒,见到自己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自己都吓到了。

  从小到大,除了皇上,皇后,战亲王,她就没跪过任何人,爹爹又是对自己无比疼爱,要什么给什么,荣华富贵缠一身,自己又和欧阳倾歌她们做成了好朋友,走出来更加的有面子,可如今,都是被这个瑶沐霜毁了!

  她竟然给这个全国著名的草包跪下来,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想到以后那些茶馆说书的人会把自己向瑶沐霜下跪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出来,大众皆知,一股委屈愤怒袭上心头,捂着嘴,不顾这里是百花宴,一路哭着跑了出去。

  嵩暖琴看到自己好朋友哭着跑了,也在后面一路追一路喊着跟着她一起跑了。

  欧阳倾歌因为发髻湿散,不能够出去,但是皇上明明看到自己被泼水了,也没有半句关心,没有半句让自己下去换衣服,更没有半句责备瑶沐霜,这不由让她更气了。

  不过自己这样被晾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得自己请命:“皇上,臣女仪容不整,可否让臣女暂退整理一下?”

  若说欧阳倾歌为何不直接借着这个借口离开,因为她爱慕的人还没来呢,她怎么可能像那两个傻子一样跑了,要知道,一年得以见他的次数完全是屈指可数。

  轩寒泽摆摆手:“准,去吧。”

  欧阳倾歌赶紧带着自己的随行丫鬟们匆匆去整理。

  大殿没了这三个女人,瞬间安静不少,瑶沐霜感觉一切都变得可爱了,心情好了许多。

  欧阳岩看到自家女儿走了,一股怒火由心生,站出来朝皇上拱拱手:“皇上,瑶沐霜几次三番羞辱臣与几个肱骨大臣的女儿,羞辱完还不够,还出来辱骂众文官,简直是欺人太甚!请皇上处罚瑶沐霜!”

  嵩湖,徐良二人也站了出来:“请皇上处罚瑶沐霜!”

     此时所有的文臣的声音亦是同时响起:“请皇上处罚瑶沐霜!”

  瑶雄尚看着这个样子,立马就想冲上去狂揍一顿欧阳岩个老不死的,可是看到了自家女儿给自己递来的眼神,只能压抑住心中怒火,狠狠一甩袖,冷哼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爷故作痛心疾首状:啊,爷的心,好痛啊感觉要碎了,你们的挖掘机呢?

  染粉们鄙视:哼,上一章为了避免我们跑出来指责你不放男主出来,你就蒙混过去,简直欺人太甚!

  爷讪讪一笑:嘿嘿,这不是好几个小白莲没收拾呢么?唉,写着写着本来想放的,就这样一拖再拖了,下一章绝逼放!

  轩寒煜不知从何而来忽然冷冷一笑:呵,你最好记得。否则,呵呵。

  爷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