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京城的男子们就开始默默守护着她,看着她开心就好。

  瑶纤纤则是最为嫉妒欧阳倾歌的,不过也无可奈何,她只有拼命地挣到了京城第二才女。

  那些男子因为追不到欧阳倾歌,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瑶纤纤身上。

  欧阳倾歌此时看到了瑶沐霜来了,欧阳倾歌虽然是第一才女,却在美貌上略逊瑶沐霜一筹,谁也不知道,欧阳倾歌也是特别嫉妒瑶沐霜的。

  自她来了,欧阳倾歌的注意力就一直放在瑶沐霜身上,见到她坐下来了,嘲讽她的机会来了,她怎么会放过?

  欧阳倾歌停下对其她女眷的聊话,用温柔的声音对瑶沐霜说:“霜儿妹妹,你可来了,我可等你很久了,妹妹这可迟到了噢,该怎么惩罚呢?”

  众女的目光齐齐放在了正在大吃大喝并且吃相十分不雅的瑶沐霜身上,眼里尽是鄙夷之色。

  瑶沐霜懒得搭理她,她可没忘记,每次的百花宴都是欧阳倾歌让她丢的脸面最大,瑶纤纤数第二,欧阳倾歌的最大手段就是借刀杀人,随意看似对原主关心关爱的话,都让众女们对原主各种讽刺。

  翻了个白眼,继续胡吃海喝。

  浮儿作为瑶沐霜贴身丫鬟,每次的宴会都会和瑶沐霜一起去,自然也知道欧阳倾歌对自家小姐的各种不好,可是小姐每次都是斗不过欧阳倾歌,虽然这次少了瑶纤纤,浮儿还是怕小姐斗不过欧阳倾歌。

  担忧地扯了扯瑶沐霜的衣服,以示提醒。

  :#更新+最@快☆上3酷匠网pp

  瑶沐霜知道浮儿的担忧,给了个眼神浮儿,表示一切有她,没事的。

  浮儿这才微微安心。

  欧阳倾歌见到瑶沐霜并未搭理自己,一瞬间的笑容僵硬后,立马恢复了从容的模样。

  其他的女眷们则是愤愤不平了。

  平时和欧阳倾歌最好的姐妹,左丞相嵩湖的掌上明珠嵩暖琴嘴角浮上了一抹嘲讽的笑:“哟,大将军的女儿果然是骄傲啊,都不屑于和我们说话了呢。”

  礼部尚书徐良的女儿徐淑清开口:“琴姐姐可不要说这么大声啊,不然让人家听到了,告诉大将军怎么办啊?”

  嵩暖琴装一副不屑的样子:“哼,一个只会靠自家爹爹的草包能干嘛?”

  其他女眷则是不敢出声,她们的家中势利可没有这么大,万一真的惹到了瑶沐霜,告诉了大将军,自家爹爹在官场上的官位就岌岌可危了。

  欧阳倾歌等她们说得差不多了才出口制止:“两位妹妹,其实霜儿妹妹也不想的吧,也许是太饿了,没口说啊。”

  嵩暖琴一副鄙夷的样子:“倾歌姐姐,你就是太好心,她的吃相你看看?哪里像大家闺秀?”

  徐淑清看向了瑶沐霜:“就是,完全就是饿死鬼投胎,怪不得没有男人要。”

  欧阳倾歌刚又要说话,而此时瑶沐霜已经吃饱,既然吃饱了,那就是斗白莲的时候了。

  瑶沐霜打断了欧阳倾歌即将说出口的话:“欧阳倾歌,第一,我们不是一家人,也不是一个爹,更不是一个娘生出来的,若你执意喊我妹妹,那是不是你是你娘和我爹偷情生出来的我同父异母的姐姐?这可不得了,右丞相岂不是戴了一顶油绿绿的绿帽子?啧啧。”

  “第二,我们可不是很熟,不要装作我们特熟的样子,谢谢。”

  欧阳倾歌的微笑僵硬了,眼里闪过了一抹恶毒,又很快的掩了下去,也不愧当了这么久的白莲,又是从容淡定的笑着:“霜儿,你可真会调皮爱开玩笑啊,呵呵。”

  瑶沐霜一副懒散的样子靠在椅子上,桌子上的东西也吃完了,立刻也有人收拾了桌子,瑶沐霜非常自然的就把脚搭在了桌子上,即便是这样的不雅,可还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难看,在纨绔的公子哥色眼里,反而觉得瑶沐霜真够个性。

  瑶沐霜砸吧砸吧嘴,觉得还是不怎么舒服,再从另一张空的桌子上,抓了一大把花生,剥了壳,扔到嘴里,嚼了一颗后,才对着欧阳倾歌说:

  “调皮么?那不介意我再调皮一下吧?”

  瑶沐霜站了起来,笑的非常天真无邪的样子。

  欧阳倾歌以及众女眷就连浮儿都不知道瑶沐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欧阳倾歌则认为她也不能倒腾出什么大事,微笑着说:“霜儿年级尚小,又是将军之女,调皮也没什么。”

  瑶沐霜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唇角的笑意更大:“好啊,倾歌真是宽容呢。”

  轩寒泽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瑶沐霜身上,在瑶沐霜被其他女眷羞辱的时候,他就觉得瑶沐霜不可能就这么忍气吞声,也许,就会有好戏看了。

  他想过瑶沐霜会破口大骂反击或者大打出手之类,却完全没有料过她是这个反应,眼里的兴趣更浓了。

  瑶沐霜走到欧阳倾歌面前,拿起了欧阳倾歌的茶水,端了起来,做出要请欧阳倾歌一起喝茶的样子,欧阳倾歌也真的以为瑶沐霜是要和自己喝茶,低下头,眼里一抹鄙夷闪过。

  她还以为瑶沐霜能搞出什么大事呢,就只是和自己喝茶?这瑶沐霜和往年真的是没什么变化,不过,如此甚好,第一美女的位子一定属于她的……

  “啊!”正在欧阳倾歌低头的时候,欧阳倾歌忽然感到头和脖子一烫,似乎有什么液体流下来,不免低呼。

  欧阳倾歌抬起头,愣了,不仅是欧阳倾歌,还有浮儿,嵩暖琴,徐淑清,皇上,所有大臣都愣了。

  原来瑶沐霜趁着欧阳倾歌低头的空档,把茶杯里的水全部往欧阳倾歌头上一浇,发髻后部湿哒哒的,水流下衣服,这茶还是烫的,欧阳倾歌就呼出了声。

  其他官员听到欧阳倾歌呼出声后,齐齐看向了女眷这边,往年都是一群女眷嘲讽瑶沐霜,也觉得没什么好看了,所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轩寒泽一直注意着,也是呆愣了。

  大殿静默,只有瑶沐霜挂着无辜的样子笑着,一秒,两秒,三秒,嵩暖琴最先反应过来,立刻来到欧阳倾歌面前,让丫鬟们给欧阳倾歌擦水珠。

  嵩暖琴则指着瑶沐霜大骂:“瑶沐霜,你欺人太甚,倾歌姐姐处处维护你,你却不知好歹,公然泼水于倾歌姐姐!”

  徐淑清也赶紧过来,嘲讽着:“原来大将军的女儿就是这幅泼妇模样,真是长见识了!”

  欧阳倾歌心中怒火腾升,杀机一闪而过,可为了维持在众人面前温婉大方的形象,只有忍着!

  浮儿见小姐被骂,也顾不得什么,来到瑶沐霜面前,忘了嵩暖琴两个的身份,小脸满是怒容:“你们才是欺人太甚!年年都是欺负我们家小姐!”

  嵩暖琴看到一个小丫头也敢骑到自己头上,顿时就给了浮儿一巴掌。

  嵩暖琴在打浮儿时,尖利的指甲刮到了浮儿的脸,留下了三根划狠,右脸通红:“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给我指手画脚?!”

  瑶沐霜赶紧把浮儿拉到了身后,拿出手绢给浮儿捂着她受伤的脸,转过身,“啪啪”大殿里又响起了清脆的两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如上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