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纤纤猛地转过头,朝着瑶沐霜就大喊:“你还有心思说风凉话!还不给我娘请大夫!这可是你害我娘成这样的!”

  瑶沐霜无语撇撇嘴,双手环胸:“你是不是傻?她又不是我娘,再说了,你见过谁会给想杀死自己的人请大夫?我可不是圣母,没有趁她病,要她命就不错了。”

  瑶纤纤全身气的抖动,一只手颤抖着指着瑶沐霜,却无语反驳。

  瑶雄尚实在没有心思再看这出闹剧:“够了!光宇,进来那盆冷水浇醒她!”

  不消一会,光宇的脸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淡漠,手里端着刚打上来的冷水,走到许嫣然面前,不顾瑶纤纤阻拦,浇了下去。

  因为瑶纤纤在中途的阻挠,瑶纤纤也被淋了头,如今头发散乱,水滴滑下,妆被水冲了些许,不过依旧滞留在脸上,活脱脱像一个鬼。

  许嫣然果然悠悠转醒,觉得脸上湿哒哒的,用手一模,还以为是在屋里,直接破口大骂:“哪个大胆的混蛋!竟然给老娘泼水?!”

  又看到了在自己面前如鬼似的瑶纤纤,被吓破了胆,惊声尖叫:“来人啊!鬼啊!救命啊!”

  浮儿在瑶沐霜背后,忍俊不禁的偷偷笑了起来。

  不止浮儿,还有玲珑以及常常被许嫣然母女欺负的丫鬟们,都偷偷笑了。

  瑶纤纤看着自己的娘,还有这些个贱蹄子在笑她们,双拳紧紧握住,笑吧先吧,看我以后怎么整你们这些贱蹄子!

  拨开散落在脸上的头发:“娘,我是纤纤啊!”

  许嫣然看了看,真的是自己的女儿,这才放下心,环顾了下四周,掉线的脑回路终于连接了上来。

  跪到瑶雄尚面前,哭的好不悲切:“将军,是妾身一时糊涂,将军你就原谅妾身吧,妾身再也不敢了,念在夫妻的情分上,你就原谅妾身吧,呜呜呜……”

  瑶纤纤也跪到瑶雄尚面前,哭着说:“爹爹,你就原谅娘吧,她也是一时糊涂啊。”

  ;酷a$匠网w永#k久免费看¤小z说

  瑶雄尚却是真正的动了怒:“你们母女闭嘴!夫妻情分?当初若不是你不要脸的给我下了春药,不要脸的爬上了我的床,我怎么可能娶你!”

  许嫣然红一阵,白一阵的,煞是好看。许嫣然以为将军不会把这件事公之于众的,好歹也会给自己留点面子,却不想居然说出来了。

  瑶纤纤从来就不知道这些事,大大的震惊了,呆愣半天,小嘴微张,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为娘辩解了。

  不过,这也是爹爹不宠自己的原因吧?因为讨厌娘,把自己也讨厌上了,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了瑶沐霜。而自己又是何其无辜?为什么要把怨恨也给自己承担啊。

  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都袭上了心头,眼眶微红,却没有哭。

  瑶沐霜以及所有人都大大的震惊了一把,没想到许嫣然竟是如此不要脸,对于无辜受牵连的瑶纤纤,也不知该抱着什么样的感情看她了。

  瑶雄尚没有什么心思管众人怎么想,青筋暴起,怒指着许嫣然母女:“雇杀手杀嫡女,以下犯上,罪无可恕!光宇,将这两个狠毒的女人,拖到大牢!参加完宫宴后,我亲自监斩!”

  许嫣然立刻梨花带雨的跪趴在瑶雄尚面前:“将军,纤纤是无辜的啊,她是不知情的,所有的错都是我!是我一直让她陷害瑶沐霜,是我让纤纤处处针对瑶沐霜,将军,千错万错都是我,千万不要连累纤纤啊!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啊。”

  瑶雄尚却是不为所动,撇过了脸。

  瑶纤纤回神,扑在许嫣然面前:“娘,你别求他了,他已经彻底铁了心了,既然他要我们死,那就死好了,反正他也从没有尽到过当父亲的责任!”

  也不知道是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了,还是什么,此时瑶纤纤没有半分惧怕瑶雄尚了。

  瑶雄尚更加怒了,冷笑着:“好哇,既然你说我从来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那你就好好活着,让我尽责!”转身叫光宇“光宇!将许嫣然拖下去!”

  光宇丝毫没有对这出闹剧有什么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是!”

  不顾瑶纤纤的死命阻挠,硬是将瑶纤纤打晕了也把许嫣然拖了下去。

  瑶雄尚让一群丫鬟来把瑶纤纤扶回了房里。

  这出闹剧就此结束。

背着瑶沐霜,无力的对她摆摆手:“霜儿,闹了半天你也累了,还得参加宫宴,回去歇歇吧。”

  此时的他,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

  瑶雄尚也彻底是被瑶纤纤的话刺痛了,回头想想,自己因为对许嫣然的讨厌,似乎真的没怎么对瑶纤纤好过,唉,真的是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么?

  瑶沐霜看着爹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爹爹是从小对原主各种宠溺,忽略瑶纤纤,这种偏爱,雨露不均,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而有哪个家庭不是如此?因为父母对子女的爱分不匀,导致了多少的反目?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微敛眸子,带着浮儿退下了。

  出了外面,回头回顾,在蜡烛灯光中,一位妇女正轻拍一位中年人的身子,以示安慰。

  再转过头,心中也开朗了些许,至少,爹爹还有若依依这个女子能执他之手,伴他走下去,真好。

  一路上,沉默无言。

  浮儿看瑶沐霜有些怪,试探着开口:“大小姐?二姨娘即将被处斩,二小姐看样子多半会被软禁,她们这样了,你不开心么?”

  瑶沐霜转回头,叹了口气:“瑶纤纤也是个可怜的娃子吧?从小就没有受到过爹爹宠爱,认为是因为有我,于是各种害我。不过,凡事也得从两面看,若换位思考一下,我也会这样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唉,瑶纤纤其实也挺悲催啊。”

  浮儿撇撇嘴,不以为然:“小姐,您何必为她而伤感,你莫不是忘了她以前怎么对您的。”说着笑脸已经披上了一层薄怒“故意和您一起和王公贵族们出去玩,欺负您胸无点墨,让各侯爵小姐们嘲笑您,丢尽脸面,她就假惺惺出来替您解围,落得了好名声。”

  “而且您一开始的时候,许多的贵族公子都来向您求亲,就因为她的各种阻挠,才让来向您求亲的越来越少,到最后没有了。若不是这样,就凭您的身份还有您是京城第一美女,怎么没有人上门提亲?”

  瑶沐霜脸色瞬间变了,抓着浮儿的肩膀:“卧槽!让我在各大帅哥们面前丢尽了脸面?!而且对我避之不及?!”

  浮儿看她这般恐怖的模样,瞬间愣住,呆呆点了点头。

  瑶沐霜咬牙切齿松开浮儿肩膀双拳紧握脸色扭曲:“可恶的瑶纤纤!你让我在帅哥面前丢尽脸面,以后可怎么泡啊!我改想法了!瑶纤纤真是十恶不赦!真想把她揉巴揉巴扔到外太空!”

  就这样,瑶沐霜一路黑着脸怨念满身地回到瑶霜居。

  就这样,浮儿一路黑线条条用看待神经病的眼神陪着瑶沐霜回到了瑶霜居。

━━━━爷是求收养分割线━━━

  “小姐,起来啦!得去百花宴了啊。”浮儿看着这个睡成一个大字还打着呼噜的小姐头疼不已。

  要是放在平时,怎么睡都没人管她,可这次是百花宴哎,若是迟到了皇上怪罪下来可怎么办?而且还是将军特地吩咐自己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大小姐拉起来,这可是将军唯一一次让自己做事,必须不能让自己崇拜的将军失望,嗯!

  瑶沐霜翻了个身,因为刚醒,瑶沐霜又才处于十六岁的年纪,声音便有些糯糯的:“唔,时辰还早,浮儿你就让我睡吧,昨晚折腾了好久啊。”

  浮儿果断拒绝,伸出手来掀开瑶沐霜的被子,拉着她的手:“小姐,快起来啊。”

  瑶沐霜不依,甩开浮儿的手,又裹回被子,裹得像个虫似的,一副我就是不起来的样子。

  浮儿无力扶额,她怎么摊上了这个小姐啊,真是……对了!有了!

  浮儿眼睛里闪烁着亮光,故作可惜状对着瑶沐霜说:“小姐?你确定不起来么?百花宴上可是很多美男的啊!唉,你不起来,如果迟到了进不去看不到就可惜了。”

  经过这两天的摸索,浮儿发现小姐如今似乎特别偏爱美男,而百花宴上王公贵族多,还是年轻才俊多,她便想到了这一招。

  果然,被子瞬间被瑶沐霜掀开,瑶沐霜闪着泛着绿光的眼睛,头发凌乱:“真的?”

  浮儿嘴脸微微抽搐,点了点头。

  瑶沐霜立刻蹿出被窝,下床,穿鞋,动作一气呵成:“浮儿浮儿快快快,帮我打扮打扮,必须亮瞎众人的狗眼,光芒万丈!”

  浮儿黑线,无奈摊摊手:“小姐,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啊,再说了,您也不是太阳,要光芒万丈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染粉们欲求不满:爷,说好的邪魅腹黑帅气的男主呢?这么久了,连个影都没有。

  爷懒懒散散:唉,男主他啊,傲娇了呗。

  染粉们问:怎么才能让他出来?

  爷再一次无耻伸出狗爪:你们懂的。

  染粉们狂摇头:不要!上一章你就欺骗了我们的感情!

  爷眨着大眼睛:相信我!绝对不会!

  染粉们犹豫了,缓缓拿出来收藏和挖掘机,却还是没给爷:万一……

  爷等不及大手一挥收入囊中:放心

  感谢娃子们打赏调戏:

  地狱阎罗二代 肥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