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宇却是视瑶沐霜如无物,依旧直挺挺站着,右手握着挂在腰间的剑柄,左手垂着,眼睛直视前方,就在等着许嫣然母女出来。

  瑶沐霜看到光宇这幅认真的样子,玩心大发,竟然右手抬起,食指伸出,将光宇的脸勾了起来一点点,桃花眼弯成了月亮,嘴角一直挂着猥琐的笑。

  一句充满调戏的话从她朱唇吐出:“妞,今夜给爷侍寝可好?”

  众侍卫脚下一滑,险些栽倒,齐齐老天无声控诉:老天!你不公!你怎么能让大小姐染指了统领啊?!

  浮儿被瑶沐霜吓到,真的是脚下一滑,就滑倒了,尴尬站了起来,无地自容:老天!大小姐怎么成了好色之徒了?若是让将军知道还得了?!

  光宇则是非常淡定,伸出左手拨开瑶沐霜的手指,面无表情:“大小姐,请自重,若还这样属下即禀报将军。”

  瑶沐霜黑线,调戏下又不会少块肉,偏得拿出爹爹威胁,真小气吧啦,要是让爹爹知道自己公然调戏自己贴身侍卫加侍卫统领,还不得抽死自己!

  只见瑶沐霜讪讪笑笑,挠了挠头,随口来了句:“今晚的星星真多。”

  侍卫和浮儿皆是无语,今晚星星是很多不错,可是您老被拒绝后还被威胁,却并没有半点羞愤之色,您老脸皮真厚!

  此时,许嫣然母女也出来了,二人脸色都是淡定不已,许嫣然微微恭敬地说:“光统领带路吧。”

  瑶沐霜却挤在前头,豪迈地把双手摆在后头,大摇大摆的走着,浮儿身为贴身侍婢也只得跟着瑶沐霜。

  瑶沐霜挤在前头是因为一,不想和那母女同行。二,走在前面不是很有领导范么?

  光宇并未理会,朝侍卫们做了一个出发的收拾前行。

  许嫣然母女则跟在最后头。

         正厅中,瑶雄尚一脸怒气地踱步,样子很是生气。

  若依依双眸中亦是担忧,贴身丫鬟绵玉在身后站着。

  正厅中央三个黑衣人跪着,一看原是许嫣然雇的那三个二货半吊子杀手。六个侍卫分为两排,一边三个人守着。

  光宇带着瑶沐霜三人来到,瑶沐霜领着浮儿最先来到厅中,看到这一切,唇角勾了勾。

  光宇紧随其后,绕过那三人,来到瑶雄尚跟前,单膝跪地,双拳环抱:“将军,人带来了。”

  瑶雄尚挥了挥手:“嗯,下去吧。”

  光宇点头:“是。”随即起身,带领自己刚才带着的侍卫离开。

  瑶雄尚看到了瑶沐霜,急忙走上去,握着女儿的手,上下四处打量:“霜儿,没事吧?有没有伤到了啊?哪里伤了一定要说啊。”

  若依依也上前,眼睛里的担忧无法掩饰:“霜儿你没有被伤到吧?”

  瑶沐霜完全是猜不透自己这个娘到底是敌是友,微敛眸子:“多谢爹娘关心,女儿没事啊。”

  瑶雄尚拍着瑶沐霜的手:“没事就好,没伤到就好啊。”

  若依依也松了一口气,提醒道:“霜儿以后可得多多小心啊。”

  瑶沐霜很是敷衍地回了句:“嗯。”

  许嫣然和瑶纤纤进来就看到这幅和谐画面,心里满满的不爽,又看到了厅中三人,心里一颤,手微微哆嗦,却很好掩饰。

  瑶纤纤却是脸色又微微白了。

  许嫣然轻轻摸摸瑶纤纤,随即放开拉着她的手,堆起笑脸,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向瑶雄尚和若依依行了个礼:“将军深夜唤众人前来,可有何大事?”

  瑶雄尚见瑶沐霜无恙,安下心,走到正厅桌子前,却又转过头一脸怒容对着许嫣然母女,右手猛地抬起一章击去桌子“砰”一张好好的红木桌子成为粉末。

  怒声随即响起:“你们母女做了什么事会不知道!”

  许嫣然和瑶纤纤吓得脸色惨白,双脚发软,立即跪下。

  许嫣然的手已经颤抖,却依旧保持着镇定:“妾身和纤纤不知做了何事,竟让将军这般动怒。”

  瑶纤纤也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爹爹,女儿真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啊?除了今早头脑糊涂顶了撞爹爹,若是此事,女儿甘愿受罚。”

  瑶雄尚真的是气了,手都被气的微微颤抖,用手指着这母女:“你们做了什么还不知道?问他们去!”

  随即一拂袖,别过了脸,脸色红红,完全被气的。

  若依依缓步上前安抚:“将军别太生气了,霜儿还好好的啊。”

  瑶雄尚又转过头对着许嫣然怒道:“若霜儿出了什么事,她们就不会好好的跪在这了!”

  许嫣然走到三个黑衣人面前,装作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模样:“你们是谁?为何来将军府?我真的不认识你们!”

  最新k*章2v节d上酷匠9网

  为首的老大看到了许嫣然,哭诉道:“二夫人救我们啊,这可是您吩咐我们行刺大小姐的啊,您不能这样做啊。”

  老二和老三也附和:“是啊,二夫人您不能因为败露了就装作不认识我们啊。”

  瑶纤纤也上前,白着小脸怒道:“闭嘴!说了不认识你们就不认识,别栽赃陷害!”

  许嫣然亦是满面怒容,厉声呵斥:“你们究竟是谁?!为何陷害于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们!若是再胡搅蛮缠,乱棍打死!”

  老大冲着许嫣然阴狠一笑:“呵,死婆娘,果然够狠毒,幸亏我们没有杀到大小姐,还把所有告诉了将军!你还想抵赖,我这里可有你当初在山寨杀手部里签订的单子!”

  把手伸到怀里,掏出了一封信件似的东西,拆开,朝许嫣然扬了扬。

  许嫣然全身瘫软,没错,这就是她当初签订的杀人单子,现在做任何反驳都没有用了,难逃此劫了。

  脚下一软,自己的丫鬟及时扶住了。

  瑶纤纤也是面如死灰,但心里极为怨恨,恨所有人,需要把这怒火发泄出来,于是捏着扶着自己的玲珑的手臂,捏得袖子都变形,手臂发红,长长的指甲都进到了玲珑的肉里,血缓缓流出都不放开。

  玲珑则被她捏得苦不堪言,细细的汗珠渗出,脸色微微发白,明显很痛苦。

  眼尖的瑶沐霜看了过来,恰巧看到了玲珑的手臂上居然有一个叶子状的胎记,很是奇特。

  又出于对这个可怜丫头的同情,笑着开口:“妹妹这是怎么了?为何一直捏着自家丫鬟的手不放呢?莫非你是把她想象成我了,想把我捏死?”

  瑶纤纤清醒,发觉自己真的狠狠捏着她,赶紧放开,也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只有双眼瞪着她。

  玲珑终于能够不受她的拿捏,赶紧朝瑶沐霜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瑶沐霜看到也是笑笑不语,不过这个瑶纤纤真有够蠢的,没培养有一个足够信任的人,唉,要是以后落难了,这些人必定落井下石。

  所以我们必须得处好人际关系啊。

  许嫣然忽然失控了,走到那个老大面前,狠狠摇着他:“你们不是杀手吗?!不是最守信的吗?!不是不会透露出任何消息的吗?!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说出去!”

  瑶沐霜三步并作两步,一个脚丫子把她踢到,以免她在失控时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

  瑶沐霜非常好心的替许嫣然解她心头的惑:“事情是这样的,你处于对我的恨,想要雇杀手来杀了我,然后来到了山寨杀手部,而他们三人因家庭贫困,来到杀手部当了半吊子杀手。而你看到他们三人的杀人价钱最便宜,就找到了他们。你万万没想到,他们不是真正的杀手吧?然后他们来到了我这,我很容易威逼利诱一下,他们就全盘托出了。”

  “唉,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贪小便宜可是会吃大亏的啊,就像我们悲催的二姨娘啊。”

  许嫣然听罢,只觉得气血上涌,一时憋不住“噗”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白眼一翻,直挺挺晕了过去。

  丫鬟们赶紧扶住许嫣然,瑶纤纤见到自家娘亲倒了,顿时没了主心骨似的,慌乱的跑上去,推开丫鬟们,抓住许嫣然的手,一个劲摇许嫣然:

  “娘,您怎么了?娘,快醒醒啊,您晕了我可怎么办啊?娘……”

  瑶沐霜却像看热闹不闲事大似的,啧啧开口:“呀呀呀,二姨娘你怎么了?怎么喷血还晕了呢?你可要知道,现在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人太多了,血量供应不足啊,您老吐了这么多血,还喷在地上了,多浪费啊,怎么不去献血啊,啧啧,真可惜。”

 题外话:

  因题外话写不下,还差一点。

  感谢娃子们打赏调戏:陨落、节操 肥皂1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染粉们急急凑到爷面前:爷,矮油,那个腹黑的男主哪去了?

  爷神秘一笑:嘿嘿,不告诉你们。

  染粉们捉急:矮油,你就说嘛说嘛说嘛。

  爷伸出两只狗爪意思你们懂的。

  染粉们很乖的掏出了收藏南瓜:现在可以说了吧?

  爷淡定收起所有收藏南瓜,向天一指:看,天上呢!

  染粉们个个抬头,啥都没有,再看爷,已经以光速逃跑了:靠!又被坑了!弟兄们,捉住他!

感谢打赏:地狱阎罗二代 肥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