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沐霜对浮儿略微委屈的眨巴着桃花眼说:“浮儿,你还没听我说完呢,你就数落我,好难过唉。”

  浮儿微微呆滞小嘴微张,大小姐没生气,没发火,还像撒娇一样对自己委屈诉说,天,这是做梦么?

  那三兄弟又嘴角十分整齐抽搐,方才那么凌厉,强大,现在什么鬼?精神分裂?

  瑶沐霜看到他们像看鬼一样看待自己,无语了,自己难得撒个娇卖个萌,这幅反应,太不懂得欣赏了:“他们是山寨杀手,来杀我的。”

  浮儿惊呆,听到杀手两个字,条件反射地护在瑶沐霜前面:“你们不许伤害大小姐!”

  瑶沐霜看着这个小妮子,用手敲了一下浮儿的头,笑道:“傻丫头,他们已经被我收服了,不然早就杀起来了好吗?”

浮儿揉揉被敲痛了的头,转过头一时忘了对瑶沐霜的惧怕,可怜巴巴的说:“小姐,你不早说,害的奴婢白担心了。不过,小姐你怎么这么厉害了?居然杀手都能收服!”

  瑶沐霜神秘地笑了笑:“秘密。”

  浮儿看到这样的小姐心里当真的开心,小姐果然变了,变得容易亲近而神秘了,不再那么跋扈刁蛮草包了,还是这样的小姐好,要是早知道一夜未归就能够大变,早叫将军赶小姐出去一晚上了……啊呸呸!想啥呢!

  瑶沐霜没再逗浮儿,交出了半月,让半月把这三人带到爹爹那,让这三人全盘托出一切。

  而浮儿担忧地说:“这么晚了,不要吵将军了吧?”

  瑶沐霜却无赖地说:“本小姐现在都被弄得睡不了,幕后黑手还想踏踏实实睡觉?爹爹嘛……征战肯定常常熬夜,这点肯定算不了啥。”

  然后让半月带走了他们三人,自己也叫浮儿给自己拿套衣服和一个打更得锣,和一根木棒来,美其名曰:叫人起床。

      只剩下了瑶沐霜一人在房,瑶沐霜透过窗口看外面如镰刀般的月亮,眼里寒光闪现,手捏着茶杯:

  “这一世,我不想杀人只想好好享受人生,可偏偏不让人如愿,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呵,许嫣然你以为我不找你就怕你了?我瑶沐霜从来没怕过谁!许嫣然,瑶纤纤,和以后每一个欺负我的人,无论如何十倍奉还!”

  “啪”茶杯成了粉末……

  换好了衣服,拿起了锣,来到然心居的院子内,一直噙着一抹奸诈的笑。

  浮儿略微担忧,出言劝阻:“小姐,这样做真的好么?万一二姨娘生气了怎么办?”

  瑶沐霜却是无所谓:“怕啥?有啥事姐罩着你,放心吧,你退后点,捂住耳朵。”

  浮儿看她劝不动,只有乖乖退后,双手捂住了耳朵。

  瑶沐霜笑得非常非常的奸诈,举起锣,拿着木棒,唇角轻念着:“3,2,1,敲!”

 “哐哐哐……”巨大的声响响彻然心居,甚至将军府外面大树上筑巢熟睡的鸟儿也被惊醒,飞了起来。

  瑶沐霜满意地点点头,这可是她用了五分的力气敲打的,若是没这个效果,她就要吃惊了。

  并没有半分要停手的迹象,反而还大声喊了起来:“失火了!起床了!烧到然心居了!失火了!快起来!”

  一直大声喊着,由于太过于大声,捂着耳朵的浮儿也听到了,嘴脸抽搐着,小姐真能玩。

  几秒钟后,门“嘎吱”打开了,一位身穿白亵衣,面色仓皇,头发微散乱的妇女和一群衣衫不整的婢女仓促小跑而出。

  这还没来得及穿其他衣服,一身亵衣的妇女就是许嫣然,跑到屋外,看到了站在自己院子里一手拿锣一手拿棒的瑶沐霜,呼了好几口气,急忙问:“哪里失火了?”

  瑶沐霜装出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呀,不好意思,今日我托奴婢买了个锣,想要试试效果,可是白天每个人都没有睡觉,所以没什么效果,也没有试成,所以我一直惦记着,晚上辗转难眠,若是一直都不试,我会终日思念,为锣消得人憔悴。

  “听闻二姨娘善良大方乐于助人,于是半夜叫上浮儿,拿着锣来到二姨娘这,试试效果,果然很不错,一下子太兴奋就喊了起来,真是太感谢二姨娘了,解了我心头大事,想必二姨娘必定不会怪罪吧?是吧,浮儿?”

  给了个眼色浮儿,示意浮儿配合自己。

  浮儿也是聪慧,一看就懂,来到瑶沐霜右侧,大大夸奖了许嫣然一番:“是啊,二夫人可是京城有名的心善大度之人呢,又怎会因这点小事就怪罪于小姐呢?”

  酷:匠2网◇v唯一!%正版,◇"其:c他S都g7是L盗版Ko

  许嫣然气的脸色煞青,这一主一仆一唱一和一上来就给自己戴了高帽子,让自己完全不能怪罪于她,不然自己“心善大度”这个美名必定毁于一旦!

  自己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这个小贱蹄子面前丢脸?所以完全不能惩罚她,还得陪笑脸!可恨!

  僵硬扯了扯嘴角,摆摆手:“无碍无碍,既然无事了,你们就回去吧。”

  许嫣然现在非常想飞速回到屋子里,自己现在还是一身亵衣站在这,且不说四月的天夜晚微凉,若是被别人看到了传出去,自己还怎么有脸?

  正当瑶沐霜还想说些什么,接着嘲讽几下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了瑶纤纤的声音:“娘,怎么了,为什么听人喊您这失火了?娘,没事吧?”

  不一会,穿戴整齐的瑶纤纤带着一堆丫鬟陪着她来到了然心居。

  许嫣然因为瑶沐霜的“试验”被玩弄了,如今已经十分尴尬和愤怒,又因为瑶纤纤这几声叫喊又提起了这该死的“失火”,更是难堪和恼怒,手指甲嵌进了手心,却毫无知觉,银牙狠狠地咬着,艰难说出两个字:“没事!”

  瑶纤纤看到了正拿着锣和木棒的瑶沐霜,顿时明了,美眸怒瞪:“原来是你搞的鬼!”

  瑶沐霜笑得讽刺:“原来妹妹那么健忘,这么快就忘了今早我说的话了?哦,对了爹爹不是让你禁闭么?怎么还如此自由地在这呢?莫非你把爹爹的话都当耳边风了?”

  瑶纤纤一肚子的火瞬间熄灭,略微失控:“我没有!你污蔑!”

  许嫣然和她相比之下淡定许多,有些咬牙切齿出声打断:“够了,纤纤,你还是先回去吧,将军既然让你先禁闭你就别乱跑了。”

  一边还给瑶纤纤使眼色。

  瑶纤纤的略微失控止住了,也自知如今不是她的对手,真的好像杀了她!

  等等!自己不是和娘派了杀手去行刺?如今再过不久就天亮了,而这小贱蹄子还好端端的站在这……莫非,失败了?还是败露了?

  不!不会的,嗯,不会的娘出手必然不会有事,即使这次失败了,那么他们也逃了吧?不会有人知道的,嗯!

  瑶纤纤小脸微白,手不自觉扶上了胸口,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瑶沐霜看到了她的动作和脸色,也猜到几分她想到了什么,却是一笑,并未理会,心里估摸着差不多爹爹也该派人来“请”她们娘俩到正厅了吧?

  果然,前面就来了一队侍卫,还有瑶雄尚的贴身侍卫光宇。

  进入了院子,光宇面无表情,淡漠的声音传出:“大小姐,二夫人,二小姐,将军让你们现在立刻到正厅一趟。”

  许嫣然微微惊讶,这么晚了,将军让我们去正厅干嘛?

  瑶纤纤脸色更为惨白,手指掐进了手心,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太过于失态。

  心里一股浓浓地不安升上来,来到许嫣然身旁,悄声说道:“这么晚了,爹爹找我们干嘛?是不是发现了我们派的刺客?”

  许嫣然想起来了自己雇了杀手去杀瑶沐霜,可瑶沐霜如今还是好端端在这,是不是……

  不会的!即使失败被发现了,杀手们也是绝对不会透露出半句的!嗯!

  勉强让自己表现得镇定,拍拍自己女儿的手,示意镇定。

  瑶纤纤得到自家娘亲的安慰,终于镇静了不少,反正一切还有娘。

  许嫣然略微为难地和光宇说:“能不能等一等?让我换了下衣服?”

  光宇的声音依旧不带一丝感情,沉默了一下:“好,尽快。”

  许嫣然和瑶纤纤就一起进了屋,至于进入干嘛,瑶沐霜不知道,也并不想多知道,反正她们这回也是在劫难逃了。

  光宇也是一位帅哥,虽说比害自己落水的美男差了许多,可是放到现代依旧是迷倒校园无数少女的冷酷美男。

  瑶沐霜见她们母女进去了,正好可以好好的调戏一番这位帅哥。

  搓着双狗爪,猥琐地笑着,来回走在光宇身边,色迷迷地看着他。

  身后众侍卫可不是如光宇般冰冷的人物,看到瑶沐霜这个样子,纷纷为光宇大侍卫哀悼:统领,您安息吧。

  现在瑶沐霜身后的浮儿满脸的黑线,她怎么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时候有了好色这一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沫染影夕说:

不能发布超过三千,别提多憋屈了,求挖掘机收藏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