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一副你该感激我,我为那么着想的样子摆给瑶纤纤看,笑话!一个小小心机婊也敢挑衅老娘,分分钟折了你!

  瑶纤纤着实被气到了,小脸通红,伸出手来指着瑶沐霜,狠狠道:“你怎么不去?这种为家门争光的事情,怎么轮也是轮到嫡姐去最为合适。”

  她就想不明白了,怎么一夕之间,这个蠢货变得那么能说会道,又举止大方得体?!一番话说得自己毫无反击之力,还有那副讨厌的嘴脸!真想撕了她的嘴!

  而她说完这句话,瑶沐霜的笑带上了更多讥讽,一脸蔑视:

  “原来妹妹也知道,嫡庶有序,尊卑分明,那为何庶妹见到嫡姐非但不行礼,还恶语相向?我怎么不知道,这年头,庶女的身份竟然比嫡女高了?改天真的问问皇上才行。”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人都觉得这话很是厉害。

  是了,这世界就是你的出生就已经决定了一大半你的地位,权高者尊,瑶沐霜乃嫡女,又是将门立功之女,将军又无比疼爱,皇上看在将军有功江山社稷,对她的跋扈刁蛮嚣张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地位不言而喻!

  月凤国内,只要瑶沐霜别做的太过了,或者别惹到了战亲王,你怎么玩都行。

  这也正是之前那个瑶沐霜那么作死还活的风生水起的原因。        瑶纤纤听罢,只觉得为什么说出来那句话,这不是明摆着承认了她的地位比自己高?

  真是蠢啊,这个小贱蹄子居然搬出了皇上,如果皇上知道自己这样……这就是以下犯上,在月凤国,此罪名极为严重!

  她想到这,脸色惨白,身体都微微颤抖,却依旧是不肯放低身份求饶:“哼!别拿皇上压我,皇上会信你的鬼话么?你这个小贱蹄子……”

  “够了!”瑶纤纤话还未说完,瑶雄尚便打断了“纤纤你作为庶女,却如此不知礼仪,以下犯上,市井脏话随口说出,成何体统!紧闭思过一月,罚抄经书一千!好好静静你的心,还有下次,直接执行家法!”

  瑶雄尚也被沐霜狠狠的震惊了,举止大方,毫无市井粗语,却句句带锋芒,不过,他也微微安心了,以后如果自己不在,霜儿也能独当一面了吧。

  瑶纤纤被瑶沐霜气得糊涂了,都忘了自家极为偏袒瑶沐霜的爹爹在这,虽说心里天生莫名对爹爹有些害怕,但还是无尽委屈,为什么爹爹就这么偏袒瑶沐霜!

  眼眶都红了,一时间,无尽的愤怒与委屈袭上心头,竟然忘了对爹爹的惧怕,吼了出来:“爹爹!你偏心!你从来就是这么偏心!我恨你!”

  瑶雄尚一个堂堂大将军,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加上她对自己最喜欢的宝贝女儿屡次诋毁,自然是极其生气,身体都因为生气一抖一抖的,一下子,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嘴角渗透出了丝丝血迹。

  瑶纤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一会,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居然对爹爹那样吼,但又因为爹爹给了自己一巴掌,还有许多下人看着,很是羞愤,捂着右脸,哭着跑了出去。

  玲珑向瑶雄尚行了个礼,也跟着自己的小姐一起出去了。

  若依依缓步上前,一边顺着瑶雄尚的身子,一边开口:“将军别气了,纤纤也是不懂事,我们沐霜也不会介意的。”

  说到这,瑶沐霜心里嘴角泛出了丝丝冷笑,到底原主是不是若依依生的?自己女儿都这样被人羞辱,还说不会介意的,看来,有待考证了。

  瑶雄尚被若依依安抚了一会,心情也好了一些了,但还是许多不快,尽量让自己的平静自己的心情:“霜儿,明日便是百花宴,皇上让我们三人一起进宫赴宴。”

  若依依温婉的声音吐出:“将军,妾身现下身子不舒服,恐在宴会出丑,就不能去了。”说完还刻意用手绢捂着嘴咳嗽了下。

  瑶雄尚看她脸色真的有些微微白的样子,担忧地问:“夫人,没事吧?既然不舒服为何不去请大夫?”

  若依依摇了摇头:“不必了,小毛病而已。”

  瑶雄尚依旧是有些不放心,听她这样说,也是无可奈何:“你就是这样,小毛病也是病啊,既然夫人身体不适,那就只有霜儿陪我去了。”

  而瑶沐霜也不是本来那个瑶沐霜,对于这个国家有什么节日完全想起不来,于是一脸疑惑的问:“爹爹,这个百花宴是什么了?”

  瑶雄尚都被她弄笑了,宠溺的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你这个丫头,怎么百花宴都不记得了,这个,可重要着呢……

  这个宴会源自民间,当初是个节日,叫桃花节,人人都出来都在赏花大会中,寻找自己心仪的人,若是遇到喜欢的,就上去直接说出来。

  而王公贵族们觉得太过于豪放,很是不屑,太上皇当初年轻气盛,喜欢游玩,于是来到民间,正巧遇上桃花节,太上皇觉得新奇,也一起去。

  这一去,就遇到了自己喜爱的人,直接上去说出来,而此女子觉得他气宇不凡,亦是一见倾心,就这样,太上皇回宫,调查了此女身份,原来她是第一商家之女,肖婉,不顾众人的反对,毅然把此女立为皇后,太上皇极为宠爱皇后,为了纪念那个日子,就把这个日子升为"皇家百花宴",意思就是让王公贵族们宴会遇上自己心仪的人。

  所以,霜儿啊,你可要在宴会加把劲,给爹带个女婿回来,哈哈哈。”

  瑶雄尚还在心里默默补了句:“不过有谁够资格成为我宝贝女儿的相公啊,如果真的有了,得好好的考验考验才放心,不然也妄想得到我女儿?哼。”

  瑶沐霜原本想直接反驳,有看到这个爹是真心对自己好,而从小就没有偿过父爱母爱的她来说,这无偿是一个对自己的弥补,为了让他开心,就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并在心里对着原来那个瑶沐霜默默说:

  “你在天堂好好的,原谅我霸占你该享有的父爱了。”

  而若依依看到他们父女这样,眼里有一瞬的担忧闪过。

  瑶沐霜敏锐地捕捉到了,却依旧是默不作声,只是心下更为奇怪这个娘搞的什么鬼了。

  瑶雄尚依旧笑着,对着瑶沐霜说:“女儿啊,你昨晚没回来,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传出去也不怎么好,好了,明天还要参加百花宴,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瑶沐霜点点头,随即带着浮儿大摇大摆一副嚣张的样子走了出去。

  而瑶雄尚看到了,也只是对着若依依半怒半笑说:“你看这孩子,都被我宠坏了。”

  若依依微笑,挽着瑶雄尚的手:“那以后就别太宠了,照她的性子惯下去,这怎行?”

  而瑶雄尚闻言,却是摇摇头:“我的女儿,哪能不宠?如今她的性子也惹了不少看不惯她的人,如果我不宠,那些人不久欺负到她头上了?这可不行啊,再说了,宠了这么多年,哪会说不宠就不宠啊……不说了不说了,我也有些饿了,走,进入吃饭吧。”

  若依依挽着瑶雄尚的手,走去了大厅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受了气的瑶纤纤一路哭着小跑到她娘住的房子,【然心苑】。

  而瑶纤纤的娘亲,许嫣然,正在屋子里闲的无聊,闭目养神,丫鬟给她捶着腿,而那些丫鬟全都是一副唯唯诺诺,惧怕的样子,这也不难看出许嫣然的凶恶。

  瑶纤纤一看到了娘,心里的委屈更甚,扑到许嫣然的怀里,嘤嘤地哭着。

  最新w_章节#上Z酷/匠网

  许嫣然从来没有见到过瑶纤纤哭成这个样子过,很是担忧地抚摸着宝贝女儿的身子,轻声问道:“纤纤,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娘帮你狠狠的教训她,乖,不哭了不哭了。”

  瑶纤纤得到安慰,更是放声的嚎啕大哭,许嫣然慌忙的安慰着,而这一声声的哭声,时间一久,许嫣然感觉心头亦是有些烦躁,可是面对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也只能压下心头的烦躁,温声叫唤:

  “纤纤不哭了,你这样一直哭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如果你不说,我怎么才能帮你报仇呢?乖,纤纤不哭了。”

  瑶纤纤终于停下哭泣,但因长时间的哭泣,依旧是哽咽的,艰难的将一切说完,还添油加醋的抹黑了瑶沐霜。

  而许嫣然本就极为讨厌瑶沐霜和若依依,又听到瑶沐霜那样欺负自己女儿,生气得一拍椅子,整张脸都因生气微微扭曲:

  “太过分了!纤纤,不用怕,娘会帮你欺负回去!而那个禁闭和罚抄,我去找将军求求情。”

  瑶纤纤一听娘要帮自己欺负回去,而娘一出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一想到那个贱人即将被折磨,就不由得得意的笑了。

 ━━━━━━题外话━━━━━━

  爷格外开森,浪里格浪:你们说,爷从此高冷好不好?

  染粉们鄙视:切,这话你已经说过不止一两次了。

  爷眼神坚定:哼,你们等着瞧!

  染粉们几日不见染爷了,心里捉急以为真高冷去了,一位娃子心声一计:爷,我们给你的书免费送长评了,回来接收!

  一秒后,染爷闪着大眼睛吐着舌头面对着染粉们,染粉们纷纷给予评论,心里只有一句话:这货没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