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墨坐在飞机上,通过飞机的小玻璃,向外望去,地面上的高楼大厦,山川河流,都渺小的仿佛一粒沙子,就如她不过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的一人,没有人在意你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下飞机后,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陆川去了一个短信,报了个平安。

  接着,她便下榻到预定好的房间,放好了行李,便开始准备第二天日程需要的资料。

  时间过得很快,吃完晚饭,她洗漱好,正打算休息,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是陆川,她伸手接过,“喂,陆川,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在做什么?”陆川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玉子墨顿了一下,说:“我刚收拾完,打算休息,你呢?”

  “我刚在研究我们出去旅行的路线,我们先去丽江,然后转到大理,再去香格里拉,怎么样?”陆川小心的询问着。

  玉子墨一愣,这件事情她几乎忘记了,本来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陆川竟然这么认真,她连忙回答:“好!”

  “那你出差回来后,我们就去好不好?”

  “好。”

  接下来,二人都不再说话,她忽然听到电话那边的陆川,似乎低低的叹息了一下,然后说:“晚了,你早点休息,注意身体,我等你回来。”便挂断了电话。

  玉子墨看着手机有些发呆,过了一会儿,放下手机,钻进了被子里,却怎么也睡不着,陆川给她的感觉总是淡淡的,没有楚离的强势,没有刘逸扬的执着,却忽然闯入了她的生活,就像是一杯清水,如今已经成为她生活里的一部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第二天,玉子墨收拾好,便去了合作单位,助理将她领到会议室,她进门后,立即顿住了脚步,会议室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楚离。

  楚离坐在椅子上,看到愣在那里的玉子墨,眼睛闪过一丝不安,却转瞬即逝,他隐在袖子里的手不由的握了握,这是他自她和陆川订婚后,第一次见到她。

  李总,看到玉子墨,赶紧迎上来,说:“玉部长,麻烦你跑一趟了,现在这个案子,又追加了投资,楚总有意和我们合作,你最清楚这个案子的情况,所以才特意让你过来的。”

  玉子墨早已收起脸上的惊讶,脸上换上一副人造花式的表情,淡淡一笑,说:“李总客气,这是子墨分内之事。”

  说完,便随着李总走过去,坐在空着的位置上,而对面便是楚离。

  她抬头看了楚离一眼,眼神平静的开口,说:“不知道楚总有什么想问的?”

  楚离看着她毫无情绪的脸,眸色暗沉,声音有些压抑,说:“玉部长就把清楚的都说一遍吧!”

  李总一惊,像他们这种会议,只需详谈关键的地方,并不需要全部过一遍的,他偷偷地看了二人一眼,虽说不在A城,但是他们之间的事,都上了娱乐八卦的头条,他也是清楚的。

  这次,楚总也是指明让玉子墨过来谈,他也是没办法,才给华谊打的电话,如今看二人的架势,仿佛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心中不禁捏了一把汗。

  玉子墨心中冷笑,但是仍然将这个案子的程序,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

  等她说完,已经口干舌燥,李总正想将水杯递给他,不曾想楚离已经快了他一步,将水递给他,说:“渴了吧,喝点水!”

  玉子墨也不矫情,接过,喝了几口。

  李总看了看二人,说:“那今天就到这,明天我们研究案子追加投资后的前期筹划及后期运营,怎么样。”

  #。酷|匠*网:唯一~正…版,v其*他O都、O是n盗!版;

  玉子墨没说话,楚离看了她一眼,说:“好吧!”

  李总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那今天就由我做东,请二位吃饭,如何?”

  玉子墨刚要拒绝,楚离已经开口,说:“多谢李总,不过我和她已经约好了,就不麻烦你了,”说着看向玉子墨。

  玉子墨一愣,看了一眼楚离,又看了一眼李总,没有反驳。

  接下来,几个人走出了会议室,李总客气的将他们二人,送出公司,便回去了。

  玉子墨打算打车离开,楚离已经走到她面前,说:“阿默,一起吃个饭吧!”

  玉子墨想了一下,便答应了,楚离将车从车库开出来,她上了车,眼睛看向窗外,B城的绿化很好,街道两侧都是绿树鲜花,满眼的青翠。

  楚离一路上也没说话,直接将车开到一家饭店,二人下了车,有人径直将他们让进雅间,没一会儿,菜便上来了,玉子墨一看,竟是鱼火锅,她看得有些恍惚,原来他还记得她最爱吃的就是鱼。

  “怎么不吃?”忽然一筷子鱼肉,放进了她的食盘里,她再也忍不住终于开口,说:“楚离,你还要怎么样呢,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

  楚离夹肉的筷子一顿,复又继续,将一块肉剃了刺,又放进玉子墨的盘子里,这才放下筷子,说:“阿默,我说过,我只是想要你回到我身边而已。”

  “你为什么非要我回到你身边呢?你根本不爱我,难道是因为我拒绝了你,所以一定要再得到呢?”

  楚离瞳孔猛然收缩,她怎么能说自己不爱她呢,他除了她根本就没有再爱过别人。

  “阿默,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我说过,我爱你,我一直就爱你!”

  玉子墨自嘲的一笑,爱又怎样,不爱又怎样,都过去了,不是吗?

  她看着楚离,淡淡的开口,说:“楚离,都过去了,你我在六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放手了,你也放手吧。”

  说完,她起身,迅速走出了包间。

  楚离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身影,觉得心脏又开始抽疼起来,她说他们六年前就结束了,她说她已经放手了,可是他却一直活在六年前,他要是能放手,六年前就放手了,也不用六年后,再来找她,他放不了手,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其他的人,便全是陪衬。

  玉子墨回到酒店,躺在床上,她觉得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她觉得自己就快窒息了。

  躺了好一会儿,她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陆川正在开会,手机忽然响起,他低头一看,眼里闪过一抹惊喜,她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他赶紧伸手接过,“喂,怎么了?”

  玉子墨低低的声音传过来,“陆川,我碰到楚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