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这次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放手!

  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只是当陆川低头再看她时,她已经睡着,他小心翼翼的拭去她脸上还挂着的泪水,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躺下,替她盖好了被子。

  陆川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他知道她有多坚强,如果换成别人,一连遭遇到这么多事,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了,而她却始终默默坚持着。

  他其实真的很羡慕楚离和刘逸扬,因为她可以独自守着对楚离的那份情那么多年。又可以为了刘逸扬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他们何其有幸。

  只是,什么时候,她才能也如此在意自己呢。

  为什么她能看到别人的感情,却始终感受不到自己的呢,是自己做的还不够明显吗?如果可以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只要她愿意接受。

  第二天,陆川做完早饭,坐在餐桌旁等玉子墨下来,只是等了半天还不见她从房间里出来。

  他上楼,准备叫她下来吃饭,推开她的卧室门,立即愣在了原地。

  只见玉子墨身侧的地上放了一个行李箱,她正在整理着衣服,往箱子里放,陆川心里一惊,她这是要走?

  陆川走过去,将蹲在地上的玉子墨拉起来,极力忍着焦躁的情绪,说:“你要走?”

  我正在整理行李,突然被人拉起,这才发现陆川已经进了屋,我赶紧想要解释,陆川却已经放开我,迅速将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扔到了床上。

  “你干什么?”我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好不容易整理好,又被他弄乱了。

  陆川站在旁边,冷笑了一下,说:“不做点什么,难道让你走?”

  我一愣,随即明白他是误会了,说实在的,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如今和他站在一起,确实是觉得很尴尬,只是,即使这样,我也不会闹别扭离家出走,因为主动权根本就没掌握在我手里。

  而今天我收拾东西,也确实是有事,华谊林总昨天打来电话,说B城的一个案子,对方指明要我过去接洽,那个案子也确实是由我负责的,本来昨天就想和他说的,可是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没来得及说。

  今天早晨醒来,我赶紧收拾行李,打算早定过去,私心里也是想出去躲一躲的。

  酷8匠a网G永久免L5费看X小;~说

  现在看到陆川这个样子,我不得不解释,说:“陆川,我不是要走,我要去B城去出差,那边有一个我一直负责的案子,对方指明要我过去接洽,希望你能理解。”

  陆川一愣,脸上的冰雪逐渐消融,原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顿了一下之后,开始将刚才扔到床上的衣物,一件件的往箱子里放,低声问道:“要去几天?”

  “一星期吧!”

  陆川不再说话,将弄乱了的衣物重新整理好,放回箱子,说了句:“吃饭吧”就下了楼。

  我也紧跟着下去。

  吃完早饭,陆川坚持送我去机场,一路上,两个人也没说话,大概是因为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都觉得尴尬吧。

  到了机场,我推开车门要下车,陆川却伸手抓住了我,我一惊之后,还是关上车门,坐回了位置。有些事情该说清楚还是要说清楚的。

  陆川犹豫了下,神情不自然的说:“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你不要介意,好吗?”

  他昨天就已经道过谦了,像陆川这样骄傲的人,肯放下身段,一而再的道歉,我应该满足才是。我努力的笑了一下,说:“你昨天不是已经到过歉了,再说你也没有说错什么!”

  陆川一顿,眼眸里划过后悔的情绪,只是,眨眼间便消失无踪,他继续说道:“我昨天并没有跟踪你,我下班后路过茶馆,刚好碰到了你们一起。”

  我一愣,转瞬反应过来,说:“对不起,是我昨天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还有,你放心我和刘逸扬没有什么,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

  陆川听着玉子墨客气却疏离的语气,心里有些抽疼,本来已经渐渐走近的两人,又要疏远了吗?

  陆川忍住心中的抽疼,脸上的神情郑重严肃,说:“子墨,我不希望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把那当成是一场交易,你明白吗?”

  明白,怎么会不明白呢,我笑了笑,说:“你放心,我以后会做个好妻子!”

  说完,便迅速下车,再耽误一会儿,飞机就要起飞了。

  陆川看着玉子墨匆匆离去的背影,颓然的靠在椅背上,他忽然觉得好无力,难道自己做错了吗?不该利用帮助刘逸扬的机会,将她留在身边?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恐怕永远没机会把她留在身边了。

  陆川的神情有些恍惚,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年少时碰到的那个小姑娘。

  那年他10岁,母亲刚刚去世不久,父亲将自己从外面接回了家,便不再管他。

  自己是父亲在外面一夜风流后有的,所以也从不管母亲和自己,母亲自怨自艾,终于生病去世,父亲这才将他接回本家。

  他作为一个外来子,自然是不受欢迎的,继母的苛待,兄弟姐妹的冷嘲热讽,让他的世界里满是晦暗。

  他每天重复着学校和家这种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每天忍受着那些所谓亲人的仇视,但是他能做的只有忍,因为现在的他,没有丝毫能力改变这种境况。

  直到有一天,他走在路上,忽然耳边传来一串铜铃一样的欢快的笑声,那声音犹如鼓点,猛然砸到了他的心里,他忍不住搜寻发出笑声的人。

  是一个小女孩,穿着粉嫩的公主裙,头发别着漂亮的蝴蝶发卡,脸胖嘟嘟的,正被一个男孩子牵着。

  当她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望过去,她脸上的笑容那么灿烂,几乎晃得自己眼睛生疼,他就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快乐的人呢,他心里涌出了一股羡慕。

  第二天,他鬼使神差的又站到了昨天遇见那个女孩子的地方,竟然又看到了她,她走过自己身边时,他发现了她裙子上的校徽,原来竟是和自己一个学校的,因为这个发现,他心里竟然有了一股窃喜。

  后来,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经常能看到她了,他喜欢看她的笑容。那么明媚灿烂,是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的样子。

  后来,有一天放学,一直和她在一起的男孩子竟然没有在她身边,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她被一群小姑娘围住了,她们推搡着她,嘴里还喊着,“玉子墨,你这个父母不要的孩子,不许你和我们一起上学!”

  陆川这才知道了她的名字,原来她叫玉子墨。

  他本以为,她会哇哇大哭,可是她没有,她只是任由那群小姑娘推搡着,脸上表情淡漠,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会有的表情,他有些心惊。

  那群小姑娘大概也觉得无趣,过一会儿,便走开了。而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哭过,见欺负自己的人走了,整理一下被扯乱的衣服和头发,竟然还笑了一下,才走开。

  陆川第一次没有放学后就回家,而是尾随着她一直到她家后,才回自己的家。因此他回家晚了,又遭到了父亲的叱责。

  第二天,放学后,他又等到她每天的必经之路,耳边又传来她欢快的笑声,她是那么快乐,仿佛从没被欺负,仿佛从来不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陆川的心被狠狠的震撼住了。

  此时,犹如在他灰暗的天空里,突然注入了一丝曙光,他竟然开始觉得不再那么绝望。

  从那以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自怨自艾,家里的苛待也变成了他强大的动力。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玉子墨的,只是当他发现时,她早已在自己心里长成参天大树。

  奇瑞一直误以为,自己有个初恋,这些年一直在等这个初恋,其实不然,与其说是初恋,不如说是一厢情愿,这些年自己一直关注着她,而她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存在过。

  想到年少时候的几次面对面的相见,她也早已经忘记,心里有些微微苦涩。

  真正和她牵扯多起来的时候,便是今年了,而且,他也已经完全掌控了陆氏的局面,所以,从那次她向自己买皮带的时候起,他就决定正式开始追求她。

  论相遇时间的早晚,甚至时间的长短,他绝对不输给刘逸扬,论爱她的程度,他更不会输给楚离,但是他输就输在,没有更多的参与到她的生活里。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他在陆家的处境也是这几年才逐渐好起来的,以前的他尚且自己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资格谈未来。

  所以,他眼看着她成为楚离的女朋友,却无能为力,眼看着她和刘逸扬渐渐走进,他再也忍受不了,所以,这次他才狠心,用了手段将她留在身边,却不成想又将她推远。

  只是,这次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放手!

  无论是楚离,亦或是刘逸扬,或者是别人,都别想再从自己身边将她夺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