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有时候,哭泣也是一种发泄。

  第二天,我和陆川去商场买了些旅游要用的东西,买完后便找了个饭店吃饭。

  当我们走进门的时候,正有一行人往出走,我抬头便看到了刘逸扬。这是自我和陆川订婚典礼后的第一次相遇。

  只是他身边正站着楚澜,楚澜看到我,竟然伸手挽起刘逸扬的胳膊,而他竟然没有拒绝,说起来不过擦肩而过的事,但是双方竟然就像不认识的人,连一个眼神似乎都吝啬起来。

  我当然看出了其中的关系,和刘逸扬同行的人,显然是双方的长辈,怕是再谈婚事了吧。

  楚离将刘氏逼到那样的绝境,如今双方竟然还能心平静气的谈婚事,果然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种事情怕是一般人也做不到的吧。

  陆川看了玉子墨一眼,没说话,只是带她找了个包厢,点了菜,二人静静的吃着,气氛很压抑。

  吃完饭,陆川将我送回家,便又回了公司,我坐在家中,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刘逸扬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他不喜欢楚澜,那就谁也勉强不了他,如今他肯和楚澜做到一起,那定然是同意的了,可是这并不是我所想看到的,我希望他能找到真正喜欢的人,而不是像我这样。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久违的声音,“喂。”

  我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找你!”

  刘逸扬停顿了一下,才开口:“好。”

  我来到茶馆的时候,刘逸扬已经做到了那里,已近傍晚,他半个身子隐在暗影里,脸上表情也模糊起来。

  我走过去坐下,他看到我,说了句:“你来了,”便不再说话。

  j酷e}匠*=网永#久1e免3费Y看X小)s说/

  几天不见,我仿佛已经不认识他,这个人向来是飞扬跋扈的,何曾有过现在的沉寂?

  我忍不住开口:“为什么要那么做?”

  刘逸扬心里一痛,他当然知道玉子墨说的是什么,只是不是她,是谁不都一样吗?

  所以,他淡淡的开口:“家里人都同意,而且对公司也有益处,前不久的事情,让公司大伤元气,如今也能恢复一下!”

  我忽然有些生气,我已经认命了,可是他这样做,如何对得起我的认命呢!

  “刘逸扬,你不觉得过分吗?你觉得对得起我吗?”

  刘逸扬猛的抬起头,眼里全是哀伤,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刘逸扬,你答应过我的,要幸福,现在要反悔了吗?如果你这样做,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说完,迅速起身,离开了茶馆。

  我慢慢的走在大街上,华灯初上,车如流水,灯红酒绿,可是我却感觉那么孤独,我有什么资格指责刘逸扬呢,如果不是我,他又怎么会这样呢?

  他本来应该遇到一个美好的女子,然后相知,相爱,携手一生,却因为我,全被打乱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陆川已经在家里了,他看到我,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我面前,说:“去哪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没去哪,随便逛逛!”说完打算上楼,我今天走了很多路,很累,打算早点休息。

  陆川却是挡住我的路,固执的看着我,说:“去哪了?”

  我从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他对我的事向来是淡然处之的。

  陆川心里有些愤怒,他从公司出来,开车路过经常去的茶馆,竟然看到了她和刘逸扬坐在一起,今天白天刚碰到,现在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去找他,难道她心中是有刘逸扬的吗?

  他将车停在路边,坐在车里一直看着她们,直到她出来,又慢慢的跟着她压马路,事实上在她回来时,他也刚到家不久。

  他本来想的是,如果自己问她去哪了,她大方的说了,便也证明她和刘逸扬是清清楚楚的,可是现在她却对自己说谎,他又怎么可能不恐慌,不生气呢?

  看她还是不说话,陆川终于忍不住,说:“去见刘逸扬了,对不对?”

  我听到陆川的话,猛然睁大眼睛,他怎么会知道的?其实,我并不是想故意瞒着他,只是之前我和刘逸扬的关系,我不想他误会。

  他明明去了公司,怎么又能知道我去了哪里,我猛然明白过来,愤怒的看着他,说:“你跟踪我?”

  陆川没想到玉子墨会把自己想的这么龌龊,心中更是恼怒,“你如果没有什么不想被人知道的事,还怕别人跟踪?”

  他这是默认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冷笑着开口:“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越过他便走。

  陆川伸手拽住玉子墨,用力一带,就将她带到怀里,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是你的未婚夫,你的事情我当然要管!”

  我心中冷笑,这是要拿身份压我吗?

  “陆川,你我都知道,不过是一场交易,何必认真!”

  陆川脸色猛然阴沉下来,眸光仿佛淬了寒冰,交易,既然她说是交易,那他当然要拿回自己该得的利益。

  陆川猛然将玉子墨打横抱起来,抬步就上了二楼,踢开卧室的门,将她摔到床上,便欺身覆了上去。

  我吓坏了,从来不知道陆川还有这样的一面,果然温润只是他的表象,我不该和他对着干的。

  我开始拼命挣扎,只是男人的力气,怎么是一个女人能抵抗的了的,不过几秒钟,我手脚便被他制服,他的吻也铺面而来,我瞬间觉得屈辱不堪。

  果然是一场交易,如果一个人爱你,又怎么可能对你用强,我瞬间卸了力气,早晚的事而已。

  陆川突然感觉到玉子墨的放松,抬头一看,只见她紧闭着双眸,却已经满脸泪水,他猛然惊醒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自己这样做,只会将两人的关系推倒更远的距离,他急忙从她身上翻身下来,小心翼翼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道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别哭,好不好?”

  玉子墨却像是受了更大的委屈,泪水越擦越多,陆川没办法,只好将她抱进怀里,任由她哭个够。

  有时候,哭泣也是一种发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