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的继续举行典礼,众人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脸上都是笑意。

  我跟在陆川的身边,一桌一桌的敬酒,有的人碍于陆川的面子,不好劝我的酒,但是有的人却不管不顾,非拉着我喝酒,比如说以前见过几面的奇瑞。

  陆川皱着眉,看着身边的玉子墨来者不拒的喝酒,一喝便是一杯,仿佛千杯不醉一样。

  众人也是惊异,还没看过哪个女人喝酒如此豪爽过。

  但是,陆川却知道,她已经喝多了,因为她的脚步已经开始虚浮,身体的重量几乎全靠在了自己身上。

  陆川搂着玉子墨的腰,将她带回休息室,自己才出来继续照顾宾客。

  奇瑞看到陆川出来,赶紧走上前去,刚才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话,现在终于让他抓到机会了,他调笑着开口说道:“陆川,我一直就觉得那个女人有戏,没想到能这么快,直接过渡成了未婚妻,你还口口声声的说,要等你的那个初恋,亏我还信了!”

  陆川眼眸里也是笑意,虽然刚才出了岔子,但是总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他知道她难受,只是他以后会弥补她的。

  他看了一眼奇瑞,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奇瑞,我一直在等的人,已经等到了,所以以后不许再提什么初恋,尤其是在她面前。”

  奇瑞看着说完就走的陆川,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他刚才说他一直在等的人,已经等到了?难道他指的是玉子墨,但是他不是一直在等他的初恋吗?而玉子墨显然不是他的初恋啊,据他所知,陆川和玉子墨真正认识也不过才半年吧,他真的是想不通这里面的机关。

  订婚典礼结束后,陆川送走了客人,回到休息室,看到玉子墨还在睡着,安静的蜷缩成一团,面容恬淡,他伸手将她抱起来,将西服外套脱下来包裹住她,抱着她上了车,开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陆川将玉子墨放到床上,看了看她身上的礼服,想了想,还是伸手拉开她衣服的拉链,想给她脱下来,换上睡衣。

  这次,他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关了灯,再帮她换,毕竟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是未婚夫妻,以后会有更亲密的关系,以后她都会是自己的,所以没有必要再偷偷摸摸的。

  只是他的想法很对,但是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上次关了灯,他在模模糊糊中,尚且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别说现在是灯光明亮的环境下了。

  玉子墨由于喝了酒的缘故,脸色绯红,陆川替她脱衣服时,他手下的皮肤也是滚烫,陆川想别过视线不再看他,可是他却忍不住紧紧的盯着她。

  优美的脖颈,完美的身材曲线尽数展现在他面前,牛奶一样白皙的皮肤强烈的刺激着他的视觉,陆川眼里的暗黑已经浓稠的化不开来。他猛然覆在玉子墨的身上,准确的找到了她的嘴唇,亲吻起来,不是轻轻的亲吻,反而有些急躁。

  “唔”玉子墨有些难受的呼出声音,陆川身体猛然一颤,瞬间从她的唇上离开。

  她看起来似乎是有些难受,眉头紧紧蹙起,陆川身体里的情欲,稍稍减退,他赶紧拿过被子替她盖上,转身走进浴室,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块热毛巾,走到床前坐下,细细的替玉子墨擦拭着脸,擦完脸后,又擦完手后,刚站起来,打算将毛巾拿回浴室,手却被人拉住。

  他回头看去,只见玉子墨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眸清亮,他猛然一惊,看她这个样子,根本不像喝醉了的人,那么刚才自己对她做的事情。。。陆川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

  但是,玉子墨随后说出的话,让他的心立即安定了下来,因为她说的是,“哥,你别走,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陆川知道她唤的是乔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坐到了床边,玉子墨看他坐下来,撩开被子也坐了起来,陆川赶紧伸手拿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将她搂到怀里,自己可不想再受刚才那样的折磨了。

  有人喝醉酒会耍酒疯,有人会哭会闹,有人会跳会叫,玉子墨喝醉酒后,却会安安静静的,甚至会让人产生她是清醒的错觉,只见她现在像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窝在陆川怀里,嘴上却说着:“哥,我今天真的好难受。”

  陆川怎么会不知道她难受,他抚摸了一下她的脸,竟有些湿润,低头一看,她果然是哭了,陆川有点惊慌,赶紧用手给她擦眼泪,只是越擦越多。

  玉子墨忽然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眼睛红红的,声音有些鼻音,“哥,你怎么了?我以前哭的时候,你可从来不管我的。”

  陆川一惊,赶紧停下给她擦眼泪的动作,玉子墨这才又消停下来:“哥,你说我是不是个坏女人啊,你看刘逸扬被我害的那么惨,现在陆川也被我扯进来了呢!”

  陆川听到玉子墨叫自己的名字,心里一动,不是说,喝醉酒的人说的话都是最真实的,他忽然想窥探一下她的内心,看看自己在她心中是个什么样子。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很在意陆川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自己叫出来,陆川觉得有些怪异。

  他紧紧的盯住玉子墨的神情。

  只见她低着头,眉头深锁,似乎在很郑重的思考,过了一会儿,陆川等得有些急了,低头去看她,却忍不住摇头,玉子墨早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陆川无奈,扶着她躺下,替她掖好被角,就出去了,只是他总觉得似乎忘了件什么事情,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第二天早晨。

  我睁开眼睛,头好像炸裂了一样,疼的不行,这就是宿醉的结果。

  我看了眼四周,不是自己公寓的房间,倒是有点像我在外公家的房间,整个屋子都是粉色的格调。

  我想了想,应该是陆川的家,我昨晚喝醉了,肯定是他把我带回来了,只是和我上次待的房间不一样,应该是另外的房间。

  我掀开被子坐起,猛然发现自己是裸着的,我赶紧用被子遮住身体,难道昨天晚上陆川趁我喝醉了,对我做了什么?我脸色一白,忽又想到,我现在已经是他的未婚妻,就算他真的对我做了什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h酷匠{网首●x发t

  我紧张的挪到床边,将被子掀开,没有血迹,我又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脑袋疼之外,没有别的不适。

  看来是我多想了,想来陆川那样的人,也是不会趁人之危的。

  可是我现在确实是裸着,而他说过,他一直是自己打理自己,清洁的阿姨也只是每两天来一次,晚上也不可能住在这里,那么我的衣服肯定是他给脱的了,我的脸顿时犹如着起了火。

  上次这个人,至少还给我穿了件衬衣,这次怎么连件衣服也不给换上,真是气死人了。

  陆川现在正站在玉子墨的门口,他现在也觉得很尴尬,刚刚他终于想起昨天自己忘了什么,他忘了给她换睡衣。

  他现在想的是,要不要趁她没醒,给她换上。

  陆川手握住门把手,刚要进去,里面却传来了玉子墨慌张的声音,“等等,我在换衣服。”

  陆川的脸色瞬间爆红,原来她已经醒了。

  我匆忙拉开房间的衣柜,里面有很多女人的衣服,看来都是为我准备的,我匆匆换上一套家居的衣服,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陆川正站在门口,看见玉子墨出来了,说了一句,“下来吃饭吧”,转身就下楼了,只是耳根浮着可疑的红晕。

  我下了楼,坐到餐桌前,默默的吃饭,很清淡的粥,看来是为我这个醉酒的人准备的。

  “头还疼吗?有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

  “不疼了,”我头也不抬的回答。

  陆川也有些尴尬,便不再说话,默默吃饭。

  吃完饭,我主动收拾餐桌,陆川似乎有事,上楼进了书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