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海天饭店。

  海天饭店本就是陆氏集团旗下的餐饮店中的一家,如今自家老板要在这里举办订婚典礼,饭店从领导到员工,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酒店布置的简直如一个梦幻的城堡,粉色的气球,粉色的彩带,到处都是粉色的天地。到处都是鲜花,火红的玫瑰,漂亮的蝴蝶兰,更多的则是象征纯洁的百合。

  宾客更是络绎不绝,陆川的订婚简直惊动了整个业界,人们都没有想到,这个传说中不近女色的男人,速度会这么快,一有了女人,就直接是未婚妻,还是最近八卦报道最盛的那个女人。

  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女人,是如何让这个市里最有价值的钻石单身汉倾心的。

  陆川早早的就到了酒店,他今天一身正装,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这个人一向清冷,与人说话自带三分疏离,如今与来的宾客寒暄,语气竟全是暖意。与他寒暄的宾客,都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商场上杀伐果断,不留情面的陆氏总裁吗?

  陆川看了看时间,还有些早,不过他想尽快见到自己的未婚妻,他知道玉子墨正在休息室,便走了过去。

  陆川走到休息室门口,门虚掩着,他刚要推门进去,里面突然传出说话声,他放在把手上的手一顿,便停了下来。

  此时房间里面的除了玉子墨,还有刘逸扬,刘逸扬早早的就来了,他想再劝一下玉子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

  刘逸扬看着站在窗前的玉子墨,高高的发髻,精致的眉眼,修长的脖颈,纯白的礼服,一切都那么完美。

  只是,本来这么完美的她,应该是属于自己的,现在却要属于另外一个男人了。

  早晨八九点钟的阳光,还没有那么明亮,透过玻璃打到她身上,她仿佛被包裹在淡淡的光圈里,刘逸扬看的有些恍惚,他想走过去,但又害怕打破那份美好。

  只是,那份美好中却似乎透着淡淡的哀伤。

  刘逸扬心里一痛,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恳求她:“玉子墨,不要和陆川订婚好不好?我不奢望你能嫁给我,但是也请你不要随便将自己交给另外一个人,你不爱他,你这样做,不会幸福的,我不想看到你不幸福!”

  听到他的话,我猛然转过身体,抬头看向玻璃外的天空,即将滑落的泪水也开始倒流。

  这个爱了我八年的男人对我说,我不想看到你不幸福。

  可是,我也想你好好的,你用八年的时间来守候我,所以我愿意用我的幸福来换取你的平安。

  过了一会儿,泪水已经退去,我缓缓转过身体,嘴角微翘,我笑着对他说:“我和陆川会是夫妻,而不是爱人,所以爱不爱都没有关系。”

  刘逸扬一愣,瞬间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他身体开始颤抖,都是因为自己,她才会选择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他现在恨死自己了。

  I,酷√匠#网:正*h版d首C发~

  他已经不奢望能拥有她了,就算她永远无法爱上自己,不嫁给自己也没有关系,他只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她爱的人,也爱她的人,就好了。

  看到刘逸扬沉默,我走到他身前,抬头望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真的好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明亮最清澈的眼眸,所以,这么美好的他,我怎么配的上呢?

  我用我生平最温暖的语气对他说:“刘逸扬,我也希望看到你幸福,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说完,越过他,走出了休息室。

  我拉开门,便看到陆川正靠在门边,面上没什么表情,眸子也是淡淡的,但是我知道他一定都听到了,我有些不安。

  他看了我一眼,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拉起我的手,往宴会厅走去。

  我的手心开始冒汗,虽然事实就是这样,但是我不该说出来,更不应该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像陆川这样的人,必是骄傲自负的,怎么能忍受这样近乎羞辱的话。

  况且,这与他何干,本来就是我自愿的,没有他也会有别人。

  陆川叹了口气,玉子墨刚才说的话,的确让他很生气,他没想到她会存在那样的想法,她都能试着去爱刘逸扬,为什么不能试着来爱自己呢?

  现在感觉到她似乎很紧张,这才神色缓了缓,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副手帕,抬起她的手,细细的擦拭起她手里的汗。

  看到陆川这样,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歉:“对不起!”

  陆川抬头看了我一眼,收起手帕,“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以后都不要说。”

  他不想听她对自己说对不起,他想听到的是另外三个字。

  他们走进宴会厅时,宾客都陆续到齐了,看看时间,仪式也快开始了。

  陆川牵着玉子墨走向礼台。

  司仪得到了陆川的指示,立即走上礼台,示意宾客安静后,大声说道:“今天是陆川先生和玉子墨小姐的订婚典礼,欢迎各位的到来,下面有请陆川先生和玉子墨小姐上台。”

  陆川牵着我走上礼台,我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人群中有人朝我挥手,我一看,是乔然,他身边坐着的是外公,外公正在朝我笑着,我心中立即涌上一股暖意,原来我也不是没有人祝福的。

  陆川握了一下我的手,似乎是要给我力量,我偏头看去,他也正在看我,眸子里已经不在淡漠,而是充满了笑意。

  陆川接过司仪手中的话筒,“感谢各位的到场,也感谢在各位的见证下,玉子墨小姐从今天起将正式成为我陆川的未婚妻。。。”

  “等等,陆总似乎说的过早了吧!”

  人群中突然爆出这么一句,众人一惊,纷纷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看到楚离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众人又是一惊,这绯闻中的又一个主角出现了,人们不由得朝另外一个位置看去,那里坐着的是刘逸扬。

  人们心中都捏着一把汗,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

  楚离走过通道,站在礼台下面,望着礼台上牵着手的二人,觉得有些刺眼。

  陆川早就看到了楚离,只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他声音低沉的开口:“楚总,这是什么意思?”

  楚离看了他一眼,便将视线投到了玉子墨的身上,声音温柔,又带着丝恳求,“阿默,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宾客立即炸开了锅,互相交头接耳,却又不敢大声,都将声音压得低低的。

  刘逸扬此刻脸色凝重,他心里有些矛盾,他想玉子墨答应,毕竟她曾经爱过楚离,也许现在还爱着,和楚离和好,总比嫁给一个陌生人强。

  但是他又不想她答应,楚离曾经那么伤害过她,况且这次要不是因为他,他们二人也不会落得如此。

  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以为我早和楚离说清楚了,他却还来纠缠。

  忽然左手一疼,陆川竟然狠狠的捏紧了我的手,疼痛也让我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我赶紧对着台下的楚离,冷冷的开口:“楚先生,请自重,今天是我的订婚典礼,旁边的这位是我未婚夫。”

  陆川听到玉子墨的话,神色才松了下来,他刚才真的害怕,她会答应,所以他才忍不住狠狠的捏住了她的手,警告她。

  楚离似乎没料到,玉子墨会如此说,他一愣之后,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本笔记本,扬起右手,朝着玉子墨吼道:“阿墨,你还要自欺欺人吗?你爱的是我,为什么非要嫁给一个你不爱的男人?”

  我震惊的看着楚离手里的笔记本,那本本该已经被我烧掉的笔记本,怎么会在他手上?

  再看已经暴怒的楚离,我心中不禁浮起一抹哀伤,他一直唤着阿默,阿默,可是那是已经死在六年前的阿默。

  陆川又开始捏紧我的手,我深吸了口气,目光平静的望向楚离,“楚离,你既然拿着这本笔记本,那么最后一页你肯定也看到了吧!”

  楚离瞳孔猛然收缩,他当然看到了。

  那上面写着的是: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阿默绝笔。

  我看到楚离的表情,就知道他看到了,这才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沧桑,“楚离,那个曾经爱你的阿默已经死了,六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玉子墨。”

  说完,我转过身体,手臂勾住陆川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便吻了上去。

  陆川一愣,没想到玉子墨会有这种动作,但是一愣之后,迅速化被动为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腰,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加深了这个吻。

  我在陆川的拥吻下,有些窒息,视线似乎都模糊起来,周边的一切也仿佛都不存在了,我缓缓的闭上眼睛,承受着陆川的亲吻。

  只是迷迷糊糊中,手指上好像被套上了什么东西,我想低头去看,陆川却霸道的按着我的头,继续的亲吻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有点感伤,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亲们安慰一下默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