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开着车,心里有些生气,没想到在自己面前,竟然让她被人打了。

  他偏头看了一眼玉子墨,被打的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脸上清晰的印着五个手指印,凌霄的那一巴掌显然是用足了力气。

  他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为什么要故意激怒你父亲?”

  我一愣,没想到他竟然看出来了,这个人心思过于敏锐了,想想以后就要和他一起生活,我有些害怕,没有人愿意被看透,也没有人会愿意在一个面前毫无隐私。

  我看到陆川似乎有些烦躁,似乎是在等我的回答,想了想才开口:“这不是最有效的办法吗?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和他们彻底闹翻,以后就不会有那么多扯来扯去的事情了。”

  陆川听到玉子墨有些无所谓的语气,觉得更生气了,他眉头紧紧皱起,“那你也没必要非要挨你父亲一耳光,你完全可以躲开,或者根本就不用走到他面前。”

  我心里有些震惊,连我故意挨打,陆川都看出来了?

  看来以后,我在他面前真的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本来我母亲来找我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后来又是我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同意了。他们才会和林家商量婚事,现在我又反悔了,他们生气也是应该的。如果能让他出口气,让他打一下,还是很值的。”

  陆川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顿了一下,他有些心疼,声音低低的,“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去找你的。”

  我没再说话,他说早点来找我,其实也没什么意义,都是一场交易,不过是换个当事人而已,陆川开到一处街角,将车靠边停下,让我等一下,便下车走进了一家便利店,等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他上车后,将东西递给我,我才发现,是一些冰块,用毛巾包裹着。“敷一下脸吧!”陆川的声音很温柔。

  “谢谢!”

  我将冰块放在脸上,确实舒服了很多。

  我突然想起前阵子我因为误会他,曾打过他一耳光,还不小心用指甲划破了他的脸,忍不住向他看去,只不过他现在开车,我只能看到右边脸,却看不到被我打过的左脸。

  陆川似乎知道了我再想什么,忽然转过脸来,和我视线对个正着,我也顺势看到了他的左脸,那道划痕早就消失了。

  陆川低低一笑,“那道划痕过了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才下去,那段时间,公司的人总是盯着我的脸瞅,害得我都不敢见人了,你以后可不许再打我的脸了,知道吗?”

  我也笑了出来,“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让你让我误会了!”

  红灯,车停了下来,陆川偏过身子,望着我说道:“子墨,那天要是我真的对你做什么了,你是不是从那以后,都不会理我了?”

  本是开玩笑,我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么脸红的问题,我赶紧将脸上的冰块移了移位置,刚好能挡住他的视线。

  陆川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所以,你看我怎么会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乱来呢。”

  绿灯,他转过身体,启动了车子。

  陆川并没有忘记那天晚上的那个吻,他开始只是浅浅的吻了她一下,只是后来,仿佛是食髓知味,他忍不住的想要更多一点,所以他吻得越发投入,甚至有一刻,他曾想过,要了她吧,反正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也许她醒来后,并不会怪自己呢。

  他的手甚至已经通过她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可是后来他还是停下了,他害怕,如果那样做,他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现在看到她的态度,他就知道自己当时的决定是对的,还好没有那样对她。

  陆川稳定了一下心神,“子墨,我们是去你那,还是去我那,要不去我那吧,还有好多请帖没有签字呢!”

  听到陆川的话,我狐疑的看着他,“陆川,你不忙吗?我看你这两天都没有去公司。”

  陆川有点开心,她现在已经主动关心起自己的事了,他语气轻松的说:“我已经将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除非急事,我不用去公司,订婚典礼还有很多事情要操办,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和我一起吧!”

  我更加疑惑了,订婚典礼虽然有很多事情要操办,但也用不着他这个总裁亲力亲为吧,如果他事事都要操心,那不是要累死。

  陆川当然不会事事操心,但是他和她的订婚典礼,他却想亲手操办,因为那是他和她的订婚典礼,那对他来说很重要。

  回到陆川的公寓,走进他的书房,我看到满桌子上的请柬,有些发懵,这么多,难道都要手签吗?

  陆川拉着我在椅子上坐下,递给我一支钢笔,我不情愿的接过,这么多,手估计会签字签断的,为什么不多找些人一起签呢?

  陆川仿佛看不见我的不乐意,淡淡的笑着开口:“这样吧,你签我的名字,我签你的名字,我的名字可是比你的名字好写,怎么样?”

  “好,”我立即同意,少一个字是一个字的。

  两个人开始签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在我写的脖子痛,肩膀痛,手腕也痛的时候,陆川起身走了过来,拾起我的手腕,慢慢揉了起来。

  我一惊,就要撤回来,他却仅仅抓住,他看着我,眼里有着我没见过的执念,我手腕一松,便放弃了挣扎。

  本来就将要成为最亲密的人,我早晚要习惯他的亲近。

  陆川感到了玉子墨的放松,这才不轻不重的给她揉了起来,他也不想她劳累,可是他就是想要和她一起,亲手在请柬上写下他们的名字,他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将要成为她的未婚夫,甚至是丈夫。

  我用左手拿起陆川签过的请柬,上面牵着我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清隽大气中却透着一丝隐忍,人们常说,字如其人,只是我怎么也看不出他在隐忍什么。

  陆川放下玉子墨的手,也拿起她写的请柬看,轻灵秀气的小楷,一看便知是出自女子之手。

  他有些无奈,他知道她定是故意的,故意报自己拖着她签字的仇,他才知道她还有这样小气的时候。

  他去她家时,看过她客厅的那副字画,磅礴大气的魏碑,不看落款,绝对想不出来是出自女子之手,所以她完全可以用男人该有的笔体写自己的名字,她却偏偏选了女子钟爱的小楷。

  陆川静静的看着她,她确实是满腹才学,不愧是出自于书香世家,自己从来不敢想,竟然真的会有一天,他能拥有她。

  $酷$匠Fv网ID永久r免Og费、看◎8小9说2

  写了整整一天,我快要累死了,陆川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我不禁感叹,这男人和女人的确是不一样,无论从哪个方面比。

  陆川让我进卧室休息一会儿,我也却是是累了,躺到床上竟然就睡着了。

  陆川做完饭,走进卧室,就看见玉子墨像一只猫一样,蜷缩成一团,睡得香甜,他坐在床边,有些不忍心叫醒她。

  玉子墨侧卧着,被打的那半边脸,刚好露在外面,陆川低头仔细的瞅了瞅,已经消下去不少了,没有开始的那样肿了,他摸了摸她的头,她似乎有感应般,立即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瞬间就坐了起来,又瞬间倒了下去。

  陆川知道她可能是起的太急了,脑袋晕眩的缘故,赶紧扶她坐起来,自己有那么可怕吗?她看到自己竟然是这个样子,他有些哭笑不得。

  “醒了?去洗把脸,下去吃饭。”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我收拾好,下了楼,看到陆川已经等在餐桌旁了,我走过去坐下。

  三菜一汤,平平常常的家常菜,看起来却很有食欲。

  陆川将筷子递给我,“尝尝看,好不好吃?”我从他的眼神里竟然看到了期待。

  我忍不住问出口:“都是你做的?”

  陆川竟然点了点头。我心里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我赶紧接过筷子,尝了一口土豆炖牛肉,竟然还不错,这个男人也太厉害了,真真算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了。

  不像我和乔然,只会吃,当然我比乔然稍微好点,我会熬粥。

  陆川看到玉子墨的表情,就知道她很满意自己做的菜,忍不住又给她夹了几筷子别的菜。

  我都一一尝过,结论是,都很好吃。

  想起上次来他这里时,也没看到过佣人,难道他一直都是自己打理自己?我都有些崇拜他了。

  陆川看到玉子墨眼里的崇拜,心里很高兴,虽然自己和她的开始不算完美,但是总有一天,她会真心的接受自己,甚至是爱上自己。

  是的,总有一天,她会爱上自己的。

  吃完饭,陆川送我回了家,下了车,他坚持要送我到楼上,我也就任由他了。

  陆川和玉子墨上了楼后,楚离才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

  自从上次玉子墨找过自己后,他急怒攻心,吐了一口血,进了医院,这些年他一直在疯狂的透支身体,这一病竟然如山倒,爷爷命令自己在医院好好休息,只是自己担心她,强行出了院。

  只是没有想到,不过不到一周的时间,她竟然要和别的男人订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