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陆川回到外公家的时候,外公正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晒天阳,看到我们,转身就回了屋里。

  我知道外公还在生气,赶紧拉着陆川,跟进去。

  陆川将买给外公的礼物放到桌子上,随着我站在外公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外公,我是陆川,我和子墨的事,都是我不对,您不要再生她的气了。”

  我低着头,用眼睛余光瞥了陆川一眼,只见他神色恭谨,态度端正,早已没有了一个集团总裁的气度,而是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在等着家长的教训。

  乔云天看着面前站着的二人,生气他肯定是生气的,这么大的事情,她连和自己商量都没有商量,直接就自己做主了,自己还是看了报纸才知道的。

  他是怪她,怪她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如此草率,不过现在当着外人的面,还是她的未婚夫的面,他自然不会给她脸色看,要教训她也要等到没人的时候。

  想到这里,乔云天神色缓了缓,看了一眼陆川,开口道:“你跟我过来一下。”

  随后起身,上了二楼。

  6酷4Z匠“网U$首发dd

  我明白外公这是要单独和陆川谈我们的婚事,我有点着急,拉着陆川想嘱咐几句,已经走到二楼的外公忽然又出声:“磨蹭什么,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说完,就进了书房。

  陆川看了一眼二楼,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没事,不用担心,外公肯和我谈,这是好事,我就怕他什么都不说,直接将我赶出门去。”

  说完,不再理我,走上二楼,进了书房。

  我叹了口气,原来陆川也知道可能会被赶出去,那他还能表现的这么轻松。

  我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坐在沙发上,心里有些忐忑,外公不会那么好说话的,尤其还是在我们这样先斩后奏的情况下。

  我有些想不通,陆川在这件事情上,其实并没有捞到多大的好处,除了有了一个未婚妻,别的利益都还要看陆氏的恢复情况。

  虽然陆川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刘逸扬能那么快出来,他一定疏通了不少关系。

  楚离那么恨刘逸扬,背后肯定打点过了,所以陆川这次一定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自从和陆川认识,几乎每次都是我再承他的人情,尤其是这次,我已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眼看大半个小时都过去了,书房门还没有打开,我越等越焦躁。

  就在我等得不耐烦,打算去敲书房门的时候,书房门终于打开,接着外公走了出来。

  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下楼的时候,陆川主动扶着外公,外公竟然没有拒绝。

  我赶紧站起来,走到他们面前,外公竟然笑容满面的对我说:“小默,你带着陆川去你房间看看,我去厨房看一下,看看今天有什么吃的,我给陆川露一手。”

  说完,大步离开,去了厨房。

  我现在震惊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陆川怎么这么厉害,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让外公整个换了态度。

  陆川看到玉子墨吃惊的样子,知道她在想什么,却是笑着说道:“走啊,外公不是让你带我去你房间看看?”

  我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带他上了二楼,推门进了我的房间。

  陆川走进房间,就开始四下打量,粉色的大床,上面是从空中垂下来粉色纱帐,侧面是一个粉色的衣柜,挨着衣柜是一张粉色的书桌,总之入眼的几乎都是粉色。

  陆川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有些不情愿的玉子墨,笑着说道:“你很喜欢粉色啊!”

  听到他的话,我有些尴尬,我小时候确实是特别迷恋粉色,所以房间里的摆设,几乎都是粉色,小时候穿的衣服也几乎都是粉色,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个公主梦吧。

  床头柜上摆着一幅相框,陆川走过去拿起来,里面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正趴在一个男孩子的背上,两个人都在笑,女孩子还有点婴儿肥,脸蛋胖嘟嘟的,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

  我看陆川盯着相框半天,也不说话,就开口解释:“这是我初中毕业时候照的,里面的男孩子是我哥,他叫乔然,你还没见过他。”

  陆川将相框放下,转头看着玉子墨,微微一笑:“怎么没见过,你忘了我也是A大毕业的,乔然是A大绘画学院的天才,我在学校的时候,见过他几次,只是没有说过话而已。”

  听他那么说,我点了点头,这倒是事实,乔然从小喜欢画画,后来考进A大,简直是A大绘画学院的招牌,毕业后,他就开了自己的画廊,很多画获了大奖。

  陆川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油画,说道:“这是乔然画的?”

  里面是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的长裙正站在海边,海天一际,成群的海鸥从海上掠过,女孩子没有看海,却是正在回头看,海风拂起了她的长发,丝丝划过脸颊,由于背景过于广袤,看不清那个女孩子的表情,隐隐觉得是在笑。

  我点头,“这是我高中毕业时候,乔然画的,漂亮吧!”我有些自豪的说着。

  “嗯,很漂亮,”陆川声音低低的回答。

  和陆川说了这么多话,我差点忘了正事,我有些犹豫的开口:“陆川,你和我外公说了什么,他怎么会那么高兴。”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陆川笑了一下,说道:“我和外公保证,以后会好好的照顾你,会给你幸福。”

  他声音虽是淡淡的,眼眸中却透着认真,我有些惊讶,“只是这样,可是为什么用了那么长时间。”

  “外公又问了一下我家里的情况。”

  我有些不信,他不说没关系,找时间我去问问外公,不就知道了。

  晚饭很丰盛,全是外公的拿手菜,简直比我和乔然都在的时候,还要丰盛,我有些佩服陆川了,这个人真是会讨老人家欢心。

  “小默,你怎么就顾得自己吃,给陆川夹菜啊!”

  我抬头望了一眼外公,他老人家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吗?

  我刚要抬手,想给陆川夹块鱼肉,陆川就已经将一块剔了鱼刺的肉,放到我碗里,还对着外公说道:“外公,子墨自己吃就好,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乔云天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真是越看这个年轻人越顺眼。

  我有些无语,这人可真会秀恩爱,总之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

  吃完饭后,我看有些晚了,便打算送陆川离开,却不想外公竟然拦住了我,还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小默,你没看到天都这么晚了,开车多不安全,今天就让陆川住下吧,你去收拾一个房间出来。”

  我惊诧的看着面前的老人,他还是我的外公吗?

  陆川也没有拒绝,我没办法,只好认命的给他收拾房间,他跟在我后面,看我东奔西走的,还时不时的搭把手。

  我将一套睡衣递给他,“这是乔然的,你要是不介意,就凑合一下吧!”

  陆川却是未接,我疑惑的看着他,他缓缓的开口:“我介意,不想凑合。”

  我收回手,你介意是吧,那你就直接裸着吧,我转身要走,陆川却伸手拉住我,“你的浴袍应该很长,借我用用吧!”

  看我不说话,他忽然挑高眉毛,语气竟有些轻佻的说道:“你总不希望我裸着在房间里进进出出吧!”

  我见过的陆川,要不就是清冷的,要不就是温润的,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我觉得耳根有些发烫,赶紧跑回自己的卧室,拿起浴袍又跑回他身边,直接丢到他手里。

  陆川看到玉子墨跑回房间,关了房门,才走回自己的房间,他坐在床上,反复摩挲着手里的浴袍,低头,一股淡淡的香气,窜进鼻子,他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暖意,现在自己已经和她这么接近了,再不用只是望着,却不能走近了。

  第二天早晨,我们吃完早饭,打算回去的时候,却来了不速之客。

  一个男人正站在屋子中间,五十岁上下,身姿挺拔,面容硬朗,此时却浑身散发着低低的气压,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美貌的女人,正是我的母亲,那么那个男人应该是我的父亲了。

  父亲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词语,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因为我已经忘了我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凌霄看了一眼乔云天,恭敬的说道:“爸,我来接子墨回去。”

  乔云天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玉子墨身后的陆川,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凌霄看乔云天不说话,转过身来,看着玉子墨说道:“子墨,跟我回家。”

  回家?笑话,那里怎么会是我的家,我声音淡淡的开口问道:“请问您是我的父亲吗?还有您怎么突然要接我回去了呢?不怕我麻烦到您吗?”

  凌霄有些恼怒,但看了乔绯颜一眼,还是忍着说道:“我当然是你的父亲,前几天说好了和林家联姻,我们现在接你回去准备一下。”

  我心中冷笑,如果不是要我和林家联姻,我这个父亲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想到我,我慢慢的走到他身前,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父亲,凌家已经到了要卖女儿的地步了吗?”

  凌霄没有想到玉子墨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气得伸手便打了她一个耳光,“啪”的一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陆川几步上前将玉子墨拉到自己身后,脸色立即阴沉下来,眸子里隐隐闪着怒意,他声音低沉透着冷意,“凌总,我还在呢,您就打我的未婚妻,是否太看不起陆某了。”

  凌霄一惊,本来以为他是乔家的哪个儿子,没想到竟是陆川,他怎么会在这里?

  乔绯颜也是暗自吃惊,但是却反应极快的说道:“陆总,子墨前几天就和林家的儿子定了婚约了,你们的事恐怕是有误会吧!”

  陆川冷冷一笑,“误会?怎么会,我和子墨已经见过家长了,外公也同意了,至于你们,若是想来和我抢人,那陆某随时奉陪。”

  说完,拉住玉子墨的手,转身对着乔云天欠了下身,“外公,我先带子墨回去,改天再过来看您。”

  看到乔云天点头,便拉着玉子墨迅速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