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订婚之前,我难道不该去亲自拜访一下。

  陆川走后,我这才仔细的打量起刘逸扬。

  借着昏暗的路灯光芒,我隐隐能看见他下巴上的青色胡茬,他的面容又清减了了不少,五官越发立体起来,这个人的容貌向来是出众的,清俊中透着一股阳光的味道。

  p-最新#章节@Q上酷-~匠~网

  只是,此时他的眼里压抑着愤怒的光芒。

  刘逸扬也在打量玉子墨,将近两个月不见,她又瘦了,本来近一米七的身高,她的体重才刚过百,现在怕是一百也不到了吧。

  刘逸扬是今天下午回的家,母亲过来接他时,他还有些意外,自己虽然一直被隔离审查,但是刘氏的情况他很清楚,母亲每次来看自己时,都会告诉自己刘氏的最新动态。

  他做事向来磊落,没想到这次竟然被楚离设计了,更没想到的是,由于自己的失误,刘氏大厦瞬间倾塌。

  他知道楚离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已经做了最坏的心里准备。

  却没想到,今天母亲竟然来接自己回家,还告诉自己刘氏有救了,他问了才知道,竟是陆川出手帮忙。

  同样的,他从没想过,陆川竟然会出手帮忙。

  和自己合作过那么多次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肯帮忙,而自己和陆川一点交情都没有,他竟然肯在这种时候帮忙,他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回到家后,他跟父亲聊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后,就打算出门去找玉子墨,自己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到她了,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急坏了。

  只是母亲似乎猜到了自己的意图,截住了自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自己:“你还要去找那个女人,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刘氏怎么会遇上今天这样的事情?你被隔离审查的一个多月,她连看你都没去看你一眼,你还一门心思的想着她,况且她就要和陆氏掌门人陆川订婚了,你还要去做什么?”

  刘逸扬听到母亲的话,猛然睁大眼睛,他不相信,冲着母亲反驳道:“妈,你不用骗我,玉子墨不是那样的人。”

  刘母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甩到他脸上,他伸手拿过,展开来,硕大的标题赫然映入眼帘,“陆氏掌门人陆川于下周六海天饭店订婚,女方为书香世家乔云天的外孙女玉子墨。”

  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是因为什么了,难怪陆川会出手相助。

  他不顾母亲的阻拦,冲出了家门,他给玉子墨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去她的公司找她,又被告知不在,没办法,他只能去她家楼下等她。

  他现在终于等到她了。

  刘逸扬终于忍不住问道:“玉子墨,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到刘逸扬的控诉,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悲哀,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又怎么能不这样做呢?

  刘逸扬是救过我命的人,是守护了我整整八年的人,他本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过着他应该过的生活,却因为我受到这么大的灾难,如果没有我,刘氏就不会面临被收购的危险。

  而我总不能看着他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吧。

  而且我查过,也找律师咨询过,像他这样金额巨大的经济案子,一旦落实,至少要做十年牢,难道我要看着他坐牢吗?

  我怎么能,怎么能因为我自己,而毁了他呢?

  刘逸扬看我不说话,忽然将我拽进怀里,一只手按着我的后脑,铺天盖地的便吻了下来,他吻的有些疯狂,唇齿相碰,我能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手里的袋子从手中滑落,我反手抱住他,任由他亲吻。

  我能感觉到他的不安,甚至是绝望。

  他终于从我的唇上离开,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下巴搁置在我的肩膀上,我忽然感觉后颈有些温热,我听到他颤抖的气息在我耳边响起:“玉子墨,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这是我收到刘逸扬的第二次眼泪。

  我忽然推开他,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脸,汩汩的泪水顺着指缝滑落,如果我知道会有今天,我绝对不会给他希望,而我给了他希望后,却又让他深深的绝望。

  这种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知道的,而我经历过,所以我现在恨死了自己。

  如果我不能给他带去幸福,那么至少不要给他带去灾难吧,所以原谅我,我只能远离你了,刘逸扬。

  刘逸扬看着玉子墨蹲在地上,低着头捂着脸,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是他知道她在哭,这个女人,就是这么隐忍,即使是哭,也要忍着。

  他想拉起她,却见她忽然站了起来,伸手将自己抱住,紧紧的抱住,他也反手拥住她,却听见她在自己的耳畔说了一句话,她说:“刘逸扬,再见!”

  说完,她猛的推开自己,脚步踉跄的冲进了楼里。

  刘逸扬觉得自己心痛的快要死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现在却要眼睁睁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

  刘逸扬低着头,忽然有一个人停在自己面前,他抬头看,竟是陆川,原来他并没有走。

  刘逸扬很愤怒,他冲着陆川咆哮,“陆川,你这样逼她,她是不会爱上你的。”

  陆川脸色有些淡漠,声音低沉的开口:“刘逸扬,我并没有逼她,而且你怎么知道她不会爱上我?就算她爱不上我,也绝对不会爱上你,你自己很清楚,她对你的只有愧疚,所以既然你爱不起她,就放手吧!”

  说完,陆川捡起地上的袋子,离开了。

  刘逸扬颓然的站在原地,他知道陆川说的是对的,玉子墨肯和自己在一起,确实是因为愧疚,愧疚自己多年来对她的付出,本来自己想,一辈子难么长,也许慢慢就爱上了呢。

  就算她爱不上自己,也没有关系,自己爱她就好了。

  只是现在,自己连爱她的机会也没有了。

  第二天,我将家里认认真真的清扫了一遍,之后便没事做,随手拿起一本书打发时间。

  突然,门铃声响起,我走过去,拉开门,就见陆川正站在外面。

  今天是工作日,他一个集团总裁,怎么会这么清闲的来找我。

  我将他让进屋里,他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橱柜上,我这才发现那几个袋子似乎是我们昨天逛街一起买的。

  我也才想起来,昨天袋子被我扔到了地上,我走时匆忙,也没拿上,回来后也没想起这回事,只是现在怎么在他手里?

  我心里有些忐忑,看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我到嘴里的疑问,便咽了回去,说出来也徒增尴尬罢了。

  我走进厨房给他倒了杯水,递给他,便坐在了他身边。

  陆川打量了一下玉子墨,还是和上次差不多的家居服,只是这次将头发扎起来了,脸上也没有了上次那样的嘲讽,眸子清亮,面容沉静如水。

  也许别人觉得她这样的表情再正常不过,可是陆川却知道,她这种表情其实代表的是疏离,他是见过她肆无忌惮的样子的,只是不是对自己。

  如今这样的境况,也不是自己愿意见到的,但是这却是让她待在自己身边最快的捷径,况且玉子墨有多吸引人,他是知道的,所以自己必须抓住这次机会,以后他会想办法,慢慢改善两个人的关系的。

  我对这个准未婚夫,更多的是尴尬,还不如之前的从容,我看了一眼陆川,只好找话说:“陆川,你公司没事吗?”

  陆川有些无奈,就算公司再忙,他也要抽时间来解决一些事情啊,比如说见家长,马上就要订婚,他还没有见过她的家长,“子墨,你不觉得应该带我去你家里看看吗?”

  呃?去我家里?难道他说的是凌家?

  我可从来没觉得那是我家,“陆川,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我从来没有回过凌家,也忘了到底有多少年没有见过我的父亲了,至于我的母亲,上周倒是见过,劝我和林家联姻的,我想她大概不愿意见到你。”

  陆川听到玉子墨有些无所谓的语气,有些心疼,面上却是微微一笑,“我不是说凌家,我是说你外公家。”

  我一愣,说到外公,确实是该领着陆川去一趟,只是我不确定,外公会不会将陆川直接赶出门。

  外公已经通过乔然告诉我,他是不会承认这门亲事的,要我自己好自为之。

  陆川看着玉子墨犹豫的样子,眉头一皱,“怎么,很为难吗?作为老爷子的外孙女婿,订婚之前,我难道不该去亲自拜访一下。”

  看到陆川紧皱的眉头,我赶紧解释:“不是,你不要误会,主要是我最近惹外公生气了,他不愿意见我。”

  陆川立即明白了,定是老爷子不满意这门亲事,那他更得登门了,他知道老爷子在玉子墨心中的分量,所以他更需要老爷子的祝福。

  他缓缓开口:“那正好,今天一起回去,外公看我在,也不好意思给你脸色看了,是不是?”

  我知道这不过是陆川的说辞,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既然他执意要去,那便去吧,我和他的婚事,绝不可能更改了,外公早晚也要接受,既然如此,那就趁早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