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走后,我回到卧室,继续睡觉,这一觉睡得真算是天昏地暗了,直到第二天闹钟响起来,我才醒过来。

  我这段时间一直失眠,我想大概是了却了一件心事,所以才能睡得这么踏实吧。

  我洗漱完,去了公司。

  只是我刚从车上下来,还没来得及走进大楼,一群记者就蜂拥而上,将我围在了中间。

  “玉小姐,听说你下周六就要和陆氏掌门人陆川订婚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玉小姐,一个多月前,您还是刘氏总裁刘逸扬的女朋友,现在却要和陆氏掌门人订婚,请问是因为陆氏公司即将被收购的原因吗?”

  “玉小姐,听说您和中天集团的总裁,大学时曾交往过,后来他出国深造,您因为忍受不了寂寞,才投入刘逸扬的怀抱的,是吗?”

  “玉小姐。。。”

  我知道,我和陆川订婚的消息,肯定会传出来,毕竟是那么大集团的总裁订婚,媒体肯定会大肆报道。

  只是,看着这些疯狂的记者,听着他们嘴里的问话,我有些难堪,原来我在外面,已经是这样的形象了吗?

  我看着那些记者大有我不说话,便不放我走的节奏,只是我能说什么呢,我说了谁又会相信呢?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湛蓝的耀眼,过了一会儿,才低下头,平静的说道:“下周六,我确实要和陆川订婚。”

  说完推开那些记者,走进了大楼,那些记者哪肯放过我,赶紧又追了上来,只不过被保安拦住了,他们又看了一会儿,才不甘心的纷纷离开。

  我来到林总的办公室,敲了下门。

  “进来。”

  我走进去,将手里的辞呈递给林总。

  林总诧异的望着玉子墨,“你要辞职?”

  我抱歉的开口:“是的,林总,我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另外我也不希望因为我,给公司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林总知道玉子墨指的是什么,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几乎都和她有关系,自己也知道。

  只是凭着四年的相处,他相信玉子墨的为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想到这里,他开口说道:“子墨,你的事我都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一段时间就过去了,你没必要辞职,我相信你,公司也是相信你的。”

  我有些感动,至少还有人相信我,不是吗?

  R酷匠网8永~久M9免\q费+看☆小~说☆R

  只是,我还是要拒绝林总的好意,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好好的静一静,“谢谢林总,不仅是因为最近的事,我自己也想休息一段时间。”

  林总叹了口气,“那好吧,我给你带薪留职,你先休息一段时间,想上班的时候再回来。”

  我看到林总的坚决,也没再坚持。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手机响起来,我看是陆川的号码,便接了起来,那边立即传来陆川温润的声音,“子墨,有时间吗?我们去挑一下订婚的礼服。”

  “好,我现在在公司,你方便的话,过来接我一起去吧。”

  “好,我到了给你电话。”

  我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下私人物品,又将手上的工作交给助理,本来应该多交接几天,只是下周六要和陆川订婚,恐怕没有时间了。

  “王助理,我最近有些事要忙,但是我的手机会一直开着,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实在有处理不了的事情,我会回公司的。”

  “好的,玉部长,那我先出去忙了,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说完,王助理便走出了办公室,她看得出玉部长最近消瘦了很多,一定是被最近的事情烦的,只是她怎么也不相信媒体的报道,自己这几年一直跟着她,她的为人,自己还是清楚的。

  她现在辞职休息一下也好,本来也不过24岁的姑娘,哪有必要那么拼呢。

  我收拾完私人物品,放到一个纸箱里,便等着陆川过来接我。

  等了一会儿,透过玻璃,看见有一辆奔驰开到楼下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陆川走了出来。

  我正站在落地窗前,刚要给陆川打电话,告诉他,我看到他了,这就下去,却忽然看到他抬起头,朝着我所在的位置挥了挥手,这是看见我了吗?

  他的视力有这么好吗?这么高的楼层,都能看到我?

  手机忽然一动,我看见是一条短信,点开,竟是陆川发来的,“我看到你了,下来吧。”

  竟然真的看到了,我赶紧抱起纸箱,下了楼。

  走出大楼,陆川便迎了过来,伸手接过我手中的纸箱,看了一眼,淡淡的问道:“辞职了?”

  “嗯,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陆川想要说些什么,嘴动了动,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坐进车里,他倾身为我系好安全带,我回想了一下,好像我每次坐他的车,都是他主动为我系好安全带,仿佛成了习惯。

  陆川专心的开车,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气氛安安静静的,却是透着一股压抑。

  我所幸闭上眼睛假寐,忽然陆川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已经给陆氏投入了一笔资金,用不了几天,陆氏就能扭转回局势。”

  我睁开眼睛,偏头去瞅他,只见他神情淡淡的,仿佛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不是他。

  我声音低低的开口:“谢谢。”

  陆川再也没有说话,平静的开着车,我不再装睡,而是将视线移向窗外。

  陆川心里并不好受,她因为别的男人,向自己道谢,自己又怎么可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呢?

  只是,自己和她现在的情况,都是情势所逼,而自己也再无退路,只能以后慢慢来了。

  车停到一家店面前,是一家衣服店。

  这家衣服店有两层,陆川和我进去后,立即有人将我们领到二层。

  二层的导购,立即上前,“陆总,您有什么吩咐。”

  陆川将我推到前面,说道:“这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周六要订婚,你帮她挑一下订婚用的礼服。”

  “好的,陆总。”

  说完后,侧头看向我,又说道:“玉小姐,请随我过来。”

  陆川看见玉子墨随着导购进去挑衣服了,这才坐到休息用的椅子上,本来他是想给她定做的,只是离下周六只有一星期多点的时间,自己打电话问过设计师,设计师说时间太仓促了,就算勉强赶制出来,效果也不会太好,他这才将她带到公司旗下的这间服装店。

  等了一会儿,试衣间门被推开,陆川立即望过去,导购正扶着玉子墨走出来。

  玉子墨原本束成马尾的头发,已经高高盘起,露出精致的额头,她身上穿着的是一件低胸的白色晚礼服,衣服的腰线非常高,将她完美的胸部衬托的刚刚好,因为是低胸礼服,她精致的锁骨以迷人的姿态完全展露出来,如天鹅脖颈般优美的颈项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陆川看的有些痴迷,但是忽然想起,在一次酒会上,她穿了一件鱼尾服,当时,她整个后背都镂空在外面,整个酒会的男人都盯着她看,他心里便有些不舒服。

  玉子墨有些不习惯这么暴露的衣服,看着陆川似乎有些紧张,导购小姐看到陆川看着玉子墨也不说话,似乎是不太满意。

  只是这件礼服穿在玉小姐身上已经堪称完美了,但是她不敢多说,扶住玉子墨又进了试衣间。

  再出来时,玉子墨已经换上另外一件衣服,齐肩的礼服,能将漂亮的锁骨展现出来,胸口又不至于太低,腰线中规中矩,却能将玉子墨身材的比例完美的展现出来,裙摆柔和的垂下来,走动中仿佛荷叶随风摆动。

  我也觉得这件衣服还不错,又漂亮又不至于太暴露,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陆川。

  陆川也挺满意这件礼服,看到玉子墨期待的目光,笑着开口道:“很漂亮。”

  导购默默的擦了把汗,总裁总算满意了,自己已经将镇店之宝拿了出来,若是还不能让他满意,那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川走到男士的服装区,挑了一套,递给导购,我有些疑惑,忍不住开口询问:“你不试试吗?”

  陆川以前的衣服也是从这里拿,只要是他的号码的衣服,都没有问题,陆川不想让玉子墨等太长时间,所以也没想着试一下,但是听到她的询问,还是有些开心,她也不是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不是吗?

  陆川一笑,“不用试,这个号码的衣服,我都能穿。”

  接下来,又去了一家鞋店,各自拿了一双鞋子。

  买完衣服,吃了晚饭,陆川就送我回了公寓。

  车开到楼下,我从车里走出来,陆川也跟着下来,因为东西比较多,他执意要送我上去。

  我们刚要往楼里走,眼前却走过来一个人,我眼睛一热,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到刘逸扬了,现在他终于又出现了。

  陆川看了一眼面前的刘逸扬,又看了一眼玉子墨,将手里的袋子递到她手里,轻声说道:“我先回去了,你回去早点休息。”

  说完便钻进车里,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亲们,登录+推荐+追书+评论,如果有打赏,那就更好了呢,么么哒!!!

亲们请支持子墨啊,鲜花掌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