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要求真的一点都不过分,我微微一笑:“林洛。”

  清浅的声音,瞬间击中林洛的耳膜,她的声音真好听。

  林洛看着玉子墨的视线有些恍惚,她真正意义上走进自己视野的时候,是大学时候的一次和人单挑,以前自己也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偶尔在一些场合下见过,印象也是不深。

  又一次自己路过音乐教室,看到一群人闹哄哄的,突然一个女孩尖细的声音响起:“玉子墨,不敢接我的挑战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怕了吗?”

  林洛知道这个说话的女孩,出身音乐世家,从小练习乐器,在音乐学院里小有名气。

  玉子墨他也知道,最近她和楚离分手的事,闹得全校皆知。

  他有些好奇,就停了下来,站在门口观望,只见一个女孩子从人群中走出来。

  女孩子身材高挑,格子衬衣,浅蓝色的牛仔裤,穿在她身上格外的协调,长发高高束成马尾,面容沉静如水。

  :&酷匠网唯&p一("正@版8…,》其t他3都/是4◇盗%h版$

  挑战的女孩子看她要走,急忙喊道:“哼,如此胆小,怪不得楚离会抛弃你,要是我,也不会要你的。”

  玉子墨立即挺住了脚步,又转过身走了回去,对着挑战的女孩子,冷冷开口:“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挑战的女孩子立即得意的在身侧一架古琴下坐了下来,挑衅的看着玉子墨:“那我先来,我会让你输得很惨的。”

  接着指下便传出一阵悠扬的琴声,听的出这个女孩在古琴方面造诣颇深,想来是从小就练习的缘故,在场的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哪个不懂音律?一曲终了,众人纷纷鼓掌。

  那个女孩,得意的站起身来,对着玉子墨说道:“该你了,你选一个你擅长的乐器吧,别说我欺负你。”

  玉子墨瞅都没瞅她一眼,越过她,直接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纤纤十指搭在琴弦上,一串美妙的音符瞬时响起,众人脸上一惊,还是刚才的曲子,只是效果却完全不一样了,有人看出,一支曲子玉子墨至少换了四种指法,将那支曲子的意境演绎的淋漓尽致,挑战的女孩子脸色也变得惨白。

  一曲终了,玉子墨站起身,拾起旁边的背包越过人群便要走,挑战的女孩子不甘心的截住她,“玉子墨,这只曲子你练习了多久?”

  玉子墨这才瞅了她一眼,忽然一笑,“刚刚是第一遍弹,第二遍听。”

  说完转身就走,看热闹的人们一愣,不禁唏嘘感叹,这才是绝杀啊!

  从此,林洛便记下了这个在音乐方面异常敏锐的女孩。

  喝完茶,我和林洛道别后,打车回到公寓,直接躺倒在床上,最近真的很累。

  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敲门声,我不情愿的爬起来,拉开门,陆川竟然站在门口。

  陆川也正盯着玉子墨看,一身家居的打扮,上面穿着宽大的T恤,下面只穿了一件短裤,长发随意的披散下来,有些杂乱,脸色有些苍白,眸子里似乎还有些睡眼惺忪,浑身散发着一股颓废的美。

  陆川见过的玉子墨,要不就是清淡的,要不就是妖娆的,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她,一时看得有些呆了。

  忽然,玉子墨伸手就要将门关上,他赶紧用胳膊挡住,“子墨,我来拿我的衬衣。”

  我这才想起上次从他那拿回来洗的衬衣,最近一直烦躁刘逸扬的事情,也忘了给他送回去。

  我转身走进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袋子,陆川的衬衣就在里面。

  陆川已经进了屋,正站在客厅的那副红梅字画下面,仰头看,我走到他面前,将衣服递过去,“不好意思,麻烦陆总上门来取了。”

  陆川伸手接过衣服,看玉子墨一副赶人的姿态,有些无奈的说道:“子墨,我们谈一谈,好不好?”

  只见玉子墨,嘴角微微翘起,隐隐露出讥讽的笑容,她是凤眼,每每这种表情的时候,眼角就会比平时挑的更高,陆川发现这个样子的她,似乎比平时更吸引人。

  “不好意思,陆总,我没什么和你谈的,”清淡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冷意。

  陆川眸光隐隐露出一丝落寞之意,只是眨眼间便被他掩了下去,“子墨,你知道的,我是商人,商人追逐的就是利益。”

  我知道他说的是收购刘氏的事情,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是迁怒他罢了,况且现在事情也算有结果了,谈什么也没有意义了。

  我语气缓了缓,“陆川,我没有怪你,你走吧。”说完转身便要走回卧室,我最近有些头疼。

  陆川急忙开口阻拦:“子墨,如果我能救刘氏,那你要不要和我谈一谈呢?”

  我转过身体,疑惑的看着他,他前几天还要收购刘氏,现在又要救刘氏,我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走进厨房,倒了杯水,走到沙发边坐下,将水放到他面前。

  陆川看了玉子墨一眼,拿起水杯抿了一口,他现在心里有些紧张,他现在也不确定她的态度。

  陆川镇定了一下心神,这才缓缓开口:“子墨,我可以挽救刘氏,不过有一个条件。”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陆川是商人,他自然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他这么说我毫不意外,随即开口问道:“什么条件。”

  陆川停顿了几秒,努力将语气压得平缓,“你和我结婚。”

  我猛的睁大眼睛,我没有听错吧,他说要我和他结婚?

  最近这是怎么了?逼婚成流行元素了吗?如果硬要算上楚离的话,他是第三个有这种意思的人了,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我看了陆川一眼,他的神色如常,仿佛是在和我谈论天气,而不是婚姻这种终身大事,我自嘲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马上就有未婚夫了,你来晚了。”

  陆川放在身侧的双手猛然握紧,又晚了吗?

  他努力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平静的开口:“怎么会晚?刚刚好而已,子墨你和林家联姻,将来必然受制于凌家和林家,据我所知,你并不愿意和凌家扯上任何关系,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择我呢?”

  我有点吃惊,我和林洛的事情,不过今天才定下来,还是刚才我和林洛见了面才定下来的,陆川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让我吃惊,他竟然知道我和凌家的关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藏的很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人太可怕了,我一直看到的都是他温润如玉的外表,却是忽略了他商人的本质。

  陆川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你和林家联姻,将来代表的便是凌家,那么你可能一辈子都逃不开凌家了,而你若是选择我的话,不会有什么凌家,甚至是陆家,你只需要面对我,就行了,这样不好吗?”

  陆川说的没错,我这辈子都不想和凌家扯上任何关系,既然都能挽救刘氏,陆川似乎是更好的选择,只是陆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如果想,多的是女人愿意嫁给你,为什么选择我?”

  陆川看到玉子墨松了口,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的情绪,才缓缓平静下来,他真的害怕她不同意,他一直就知道,她有时候太执拗了。

  他一笑,淡淡的开口:“我过了今年就30岁了,我需要一个妻子,至于为什么是你,很简单,我觉得你合适,而你也需要我,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吗?那就真的简单了,彼此各取所需,我不用在跳进另外一个阴谋里,只需做好他的妻子,就行了。

  我心里有些荒凉,爱情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遥不可及,我曾幻想过的那些甜蜜,不过是奢侈罢了,如今就要因为合适,嫁给一个不过见过几次的男人,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什么时候结婚?”

  陆川看的出玉子墨的落寞,心里有些不忍,可是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今天她和林洛一起谈论婚事的时候,自己就坐在他们后面的位置,他们说的话,自己听的一清二楚。

  当听到,玉子墨说就要和那个男人订婚时,他脑袋“嗡”的一声,轰然炸开,脑袋里除了她要和别人结婚这个意识,什么也没有了,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忍着想要冲过去将她带走的冲动,一直将他们的谈话听完。

  原来她是为了刘逸扬,才要和别的男人结婚,原来刘逸扬对她来说那么重要,重要到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心中酸涩不堪。

  但是,既然是因为这个,那么自己也是有机会的,不是吗?

  所以,玉子墨和林洛分开后,他便跟着她回了公寓。

  陆川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们先不结婚,先订婚,下周六行吗?”

  我呆了一下,不用直接结婚吗?这样再好不过了,至少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的时间了。

  “好,我们先订婚,就下周六。”

  陆川听到玉子墨有些轻松的语气,心里有些矛盾,本来是想直接结婚的,只是不忍看到她落寞的样子,这才临时改了主意,不过这样也很好了,至少以后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准妻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亲们,登录+推荐+追书+评论,如果有打赏,那就更好了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