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我没有骗楚离,我真的为他自杀过。

  那时候,楚离走了有一段时间了,我每天都过在抑郁中,每天都感觉很痛苦,那时候不知不觉的就患上了抑郁症,我自己却不知道,但是刘逸扬却发现了。

  所以,他便每天都陪在我身边,是每一天,从没间断过,他有时候都不去上他自己的课,而是陪着我一起上课。

  没课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出去玩,给我讲他小时候的糗事,现在想来,那段日子本来应该是美好的,但是由于我的抑郁,却充满了阴霾。

  终于,有一天晚上,我控制不住自己,用水果刀割了手腕,因为我不住集体宿舍,又是晚上,所以没有人发现。

  后来,还是刘逸扬给我打电话,打不通,他慌忙过来看我的时候,才发现的,他立即将我送去医院抢救。

  本来我以为自己肯定死了,没想到睁开眼睛,竟然看到了刘逸扬,他看到我醒过来,二话不说,狠狠扇了我一耳光,那时候他说:“玉子墨,你要死就赶紧死,最好不要再被我发现。”

  然后又猛的将我抱进怀里,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玉子墨,不要死,好不好,你死了我也会活不下去的。”

  我感觉后颈有些温热,我知道他哭了,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收到一个男人的眼泪。

  他那一耳光将我彻底打醒了,我终于从阴霾中走出,重新站在了阳光下。

  所以刘逸扬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他还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所以,我不能毁了他,也不能让任何人毁了他,包括楚离,包括陆川,谁也不行。

  我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换取他的平安。

  我走了好久,才走到了乔然的画廊。

  乔然看见我,将我带到里面的画室,给我倒了一杯水,才坐到我的对面。

  我眼神有些涣散,颓然的开口,“哥,我打算回凌家。”

  乔然听到玉子墨说的话,立即急了,“小默,你疯了,你知道你回凌家意味着什么吗?”

  看c^正W版o◎章◇`节N上")酷0k匠◎~网M

  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如果用我的婚姻,能保住刘逸扬,也值了。

  我勉强的笑了笑,“哥,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我,楚离也不会设计他,将他害到如此地步,而且,你知道的,刘逸扬对我有多重要,所以我必须救他。”

  乔然叹了一口气,“小默,也许刘逸扬并不希望你这么做,你知道,他一直想要的,不过是和你在一起。”

  我何尝不知,只是哪有那么容易,“哥,在这之前,楚离尚且阻止我们一起,更不要说以后刘逸扬一无所有了,楚离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既然如此,我还不如牺牲自己的婚姻,换取他的太平,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了。”

  乔然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看到玉子墨那么坚决,知道也劝阻不了了。

  我掏出手机,找到那个从来没有打过的号码,拨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对方才接听起来,“喂,哪位?”

  这就是我的母亲呢,连自己女儿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多可笑!

  “母亲,我是子墨。”

  对方沉默了一下,才继续开口:“有事吗?”

  “我同意联姻,但是条件是凌家资助刘氏一笔资金,助他们度过难关。”

  乔绯颜停顿了几秒,才继续说道:“子墨,刘氏的事情,你也知道的,我们凌家哪有那么多钱去打水漂?”

  我心中冷笑,是欺负我年少无知吗?

  “母亲,您知道的,我学的是金融,如今在商场四年,也算小有名气,刘氏如今是遭遇了危机,但是只要度过此次难关,以他们的实力,扭转局势并不是难事,况且凌家的资助也不是白资助,你们在这个当口出手,之后所获取的利润可想而知了。”

  乔绯颜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确实是翅膀硬了,不是什么话都能骗的过了,不得不妥协:“这样吧,我和你父亲商量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好”,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乔然走到我身边,将我拥进怀里,“想哭就哭吧。”

  我趴到他的怀里,任泪水肆意的流。

  “表哥,你真的要这样做吗?”白丽有些焦急的看着林洛。

  林洛看了白丽一眼,笑着开口:“怎么?我看起来很不认真吗?”

  白丽是真的着急,她是知道林家要和凌家联姻,但是当她知道凌家要联姻的女儿竟然是玉子墨,差点傻了。

  她以为是搞错了,赶紧给玉子墨打了电话,却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她缓过神来,又问她知道林家联姻的是林洛吗,玉子墨停顿了一下,白丽就知道她是刚知道。

  她放下电话,便急匆匆来了林家,她要看看林洛的态度,可是看到表哥这个样子,她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表哥是认真的?

  她有些犹豫的开口:“表哥,你知道的,玉子墨现在和刘逸扬在一起,刘逸扬现在出了事,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落井下石啊!而且子墨这次肯答应联姻肯定不是自愿的。你不知道,我和她这么多年的朋友,都不知道她是凌家的女儿,我觉得肯定是凌家逼迫她的。”

  林洛听到白丽的话,眉头皱了一下,“白丽你觉得玉子墨喜欢刘逸扬吗?”

  白丽被问的一愣,缓过神来后,赶紧回答:“喜欢啊,不喜欢为什么同意刘逸扬的追求,而且他们认识有八年了。”

  林洛却是一笑:“你也说了,他们认识已经八年了,玉子墨如果喜欢刘逸扬早在八年前就喜欢了,或者在楚离走后就喜欢上,还用的着等到现在吗?”

  白丽有些不明白,狐疑的开口:“表哥,你的意思是子墨并不喜欢刘逸扬吗?”

  “你觉得呢,一个人的喜欢需要八年那么久吗?”

  白丽听林洛这么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继续问道:“那表哥你是喜欢子墨,才同意联姻的吗?”

  林洛想了想似乎是在思索,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应该是吧,这么多年来,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有结婚冲动的女人,如果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

  “可是,你们才见过几面啊,彼此都不了解,况且子墨这个人在感情方面特别轴,你看她在楚离那事上的态度就知道了,我怕她不能接受你啊!”

  林洛笑了笑,继续说道:“白丽,感情这事不是看时间的,你看她不过见了楚离几面就能爱上楚离,可是刘逸扬守了她八年,她还是爱不上他,所以你怎么知道她不能接受我呢,而且你也说了,她在感情方面特别轴,如果没有人逼一逼她,她可能永远都出不来,而现在就是一个机会,我也想和她在一起,而你作为我的表妹,难道不希望她成为你的表嫂?”

  白丽听林洛这么说,觉得也有些道理,而且要是子墨能成为表哥的妻子,也不错。

  我从白丽那里要了林洛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喂,我是林洛,有什么事吗?”手机那边传来温润的声音。

  我停顿了一下,才开口:“师兄,我是玉子墨,你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找你。”

  林洛有些吃惊,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找上自己,“有时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坐在茶馆里等林洛,之所以没有再选咖啡馆,实在是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不想再被人泼咖啡了。

  林洛走进茶馆,就看到玉子墨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外面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她的脸上,肩上,她整个人似乎都温暖起来。

  林洛走过去坐到她对面,玉子墨转过头来,他才发现,她比上次见到的时候,似乎又消瘦了不少,脸色很白,在阳光的映衬下越发显出不正常的苍白,狭长的凤眼如今竟然有些大了,嘴唇也泛着微微的白色。

  她看到自己坐下,伸手斟了一杯茶递给自己,态度自然,一点没有扭捏的味道。

  林洛伸手接过。

  我看林洛抿了一口茶,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缓缓松弛下来,本来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师兄,我希望我们的婚事能趁早定下来。”

  林洛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说,本来他以为玉子墨找自己是要拒绝婚事的,他甚至想好了劝说的话,如今到弄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赶紧收回心神,淡淡的开口:“我能知道为什么吗?我以为你不会同意的。”

  怎么会不同意,这是我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了。

  而且只有我们尽早订婚,凌家才会出资资助刘氏,刘氏才能起死回生。

  只是我现在要怎么说呢?

  林洛似乎看出了什么,又问道:“是为了刘逸扬?”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对面坐着的是我的准未婚夫,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林洛到没有为难我,“你想什么时候订婚,我这里没有问题。”

  我没想到他会如此好说话,不由得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才说道:“下周六可以吗?”

  林洛皱了一下眉头,如此仓促,看来回去后要赶紧张罗啦。

  我以为他是不愿意,赶紧开口:“如果你觉得时间紧的话,可以。。。”

  “没有,就下周六吧。”没等我说完,他便打断了我。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林洛现在是帮了我,我诚恳的看着他说道:“谢谢你,师兄。”

  林洛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子墨,你以后别再唤我师兄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