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扬的父亲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公司会因为账目的事情,闹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前几天中天集团竟然派人过来,想要收购刘氏,他生气的将人赶了出去。

  刘父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刘逸扬从被检察机关监察起来后,就是他一直坐镇刘氏,看着公司一天天的衰败下去,他却毫无办法。

  现在最主要的是资金链断了,如果能有一笔资金,他就能力挽狂澜,可是刘氏如日中天时,那些巴结的人,现在却无一人伸手帮忙,他真的有了“树倒猢狲散”的感觉。

  其实,账务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市政府那个案子中标后,因为前期投资太大,刘逸扬从别处抽调了资金。因为金额很大,时间也短,刘逸扬还没来得及将账目做平,便被人举报了。

  其实,以刘氏的地位,即使被举报了,也不过打几个电话就能将事情压下去,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监审单位似乎是有意针对刘氏,他们抓住这件事情不放,甚至有意将事情闹大。

  刘父总觉得不对劲,后来发生的事情,也验证了他的猜测,那些合作商们,宁愿赔偿违约金,也不愿再与刘氏合作,这才导致刘氏的现金流彻底断掉,而他们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填补。

  直到此时,刘父确信,是得罪了什么人,而且此人在这个城市必定权势熏天,否则也不可能将刘氏整成这个样子。

  但是他自己想过了,确定自己没有得罪什么人,那便只能是刘逸扬了。

  他立即让妻子去问刘逸扬,是否得罪了什么人,可是妻子回来后,却告诉他,刘逸扬说自己并没有得罪什么人。

  正在他想的头都要裂开的时候,刘母突然开口:“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女人?”

  刘母看见丈夫询问的目光,继续说道:“最近我看到一些报道,就是关于逸扬喜欢的那个女人的,她叫玉子墨,她曾经和中天集团的总裁楚离有过一段,现在的报道也说,楚离似乎对她还念念不忘。”

  ☆@最#新$5章节F上|酷_}匠x网{0

  听到妻子这么说,他猛然想起,前几天中天集团确实派人来谈过收购刘氏的事情。

  本来像中天集团那样的公司,怎么也要等风头过去,不可能现在就不顾形象的落井下石,现在想来肯定是有原因了,难道真的像妻子说的那样?

  他立即起身,这件事必须确定一下,也好知道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

  他坐在会客室里,楚离坐在他的对面,神情淡漠,目光冷峻,刘父不禁感概,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此人不可小觑。

  楚离作为晚辈,倒是首先开口:“刘董事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刘父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道:“楚总,是否是逸扬得罪了你,所以刘氏才会有今天的事情?”

  楚离眸光一沉,身体前倾,缓缓吐出一句话:“没错,刘逸扬抢了我的女人,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

  刘父一愣,果然是这样,只是这个年轻人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让他有些震惊,他想了想继续说道:“楚总,那要怎样,你才肯罢手?”

  楚离冷漠一笑:“我就是想看到刘逸扬一无所有了,他还要拿什么去爱她?”

  说完不等刘父再说话,起身便走了,刘父知道已无再谈可能,叹了一口气,回了家。

  “什么,竟然真的是因为那个女人?”刘母歇斯底里的喊道。

  她就知道那个玉子墨不是什么好人,她早就劝过逸扬不要和她纠缠,他就是不听,现在倒好,被那个女人害成了这个样子。

  刘氏那么大的基业,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即将要毁为一旦。

  她实在是不甘心,拿起包出了门。

  我接到刘逸扬母亲的电话,有些吃惊,不过想想上次他大姐不也找过自己?

  现在我急于知道刘逸扬的情况,便赶紧去了约好的咖啡厅。

  走进咖啡厅,我看见一个五十左右,却保养的极好的女人,猜测她便是刘逸扬的母亲,赶紧走了过去,“您好,我是玉子墨,请问您。。。”

  还没等我说完,那个女人迅速起身,伸手便甩了我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脆响,立即引来了周围正喝咖啡的人的目光。

  刘母脸色气得发白,她指着玉子墨骂道:“你既然已经有了楚离,为什么还要勾引逸扬,现在刘氏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你快把逸扬害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心里有个猜测慢慢浮出,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您说是我害的刘氏如此,您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楚离做的?”

  刘母没想到玉子墨现在还敢装傻,气得拿起桌上的咖啡泼了过去,“你还敢装傻,不是他做的,难道是我们自己做的?我警告你,滚远点,要是再让我看到你纠缠逸扬,我不会放过你的。”

  刘母说完,“啪”的将咖啡杯仍在桌上,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咖啡从脸上流下,也忘记了去擦。

  竟然真的是楚离做的吗?

  这段时间,我心里就隐隐不安,现在终于成真。

  我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对不起的人,便是刘逸扬,他用了八年的时间来等待我的成全,本来我也以为我可以给他幸福,可是,我现在带给他的是什么呢?

  灾难,灭顶之灾。

  “不好意思,玉小姐,楚总正在开会,请您稍等一下,玉小姐。。玉小姐。。您不能进去。”

  我当然知道楚离在开会,这几天就在谣传中天集团要收购刘氏,但是我却知道不是谣传,而是事实。

  从刘氏竞争到市政府基础设施案子,到因为账目问题被审查,再到合作方撤资、股票暴跌,最后再被收购,一环套着一环,整个一个阴谋,而这个始作俑者便是楚离。

  我猛的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那个助理也慌忙的走进来,为难的看着楚离。

  楚离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来,对着那个助理示意了一下,助理便带上门出去了。

  我扫了一眼会议室,除了我,只有两个人,楚离,还有陆川。

  我心中冷笑,走到他俩面前,嘴角讥诮,语带嘲讽的对着陆川说道:“人们常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陆总这是也要分一杯羹喽?”

  陆川看了一眼玉子墨,目光淡淡的,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我偏过头,这才正式对上楚离的视线,语调微沉:“楚总,不想解释一下吗?”

  楚离脸如刀刻般冷峻,眸光暗沉犹如黑夜,她来的比自己预想的要晚了些。

  我看楚离只是看着我,也不说话,我刻意压制的怒气瞬间爆发出来,“楚离,我问你话呢,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忍不住朝他吼道。

  楚离的脸色更加阴沉,为了刘逸扬,她竟然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他冷冷的看着玉子墨,嘴里却吐出残忍的话:“为什么?你难道不清楚?我就是要让刘逸扬一无所有,我看他还能拿什么和我争?”

  我忽然觉得眼前有些晕眩,赶紧扶住桌子,我极力忍住翻涌上来的气血,声音低低的道:“要怎样,你才肯放过他?”

  楚离看到玉子墨脸色惨白,眸中满是凄清之色,身体微微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跌倒,他更加生气,那个刘逸扬对她来说竟然那么重要吗?

  他压抑住暴怒的情绪,声音更加冷厉,“怎样,我都不会放过他,这是他自找的。”

  我心脏猛的收缩,这个人已经残忍到这个地步了吗?

  我猛的扯掉左手一直带着的那串手链,手链下面有一道浅浅的粉红的印记,那串手链便是用来遮住印记的。

  我将手腕伸到楚离面前,颤抖着声音说道:“楚离,你是要再逼死我一次吗?”

  楚离也看到了玉子墨手腕上的印记,那明显是一道划痕,他不敢置信的望向玉子墨。

  “不相信吗?楚离,你走后,我自杀过的,如果没有刘逸扬我早就死了,你知道吗?知道吗?”

  玉子墨现在满脸泪水,声音凄厉,全身都在颤抖,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

  楚离不敢相信,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满脸全是震惊之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缓缓收回手腕,将那串手链重新戴上。

  楚离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情绪,语气温柔的说道:“阿默,你回到我身边,我放了刘逸扬,好不好?”

  我禁不住冷笑出来,“呵呵,楚离你爱过我吗?”

  楚离立即回答:“爱过,我一直都爱你!”

  我死死的盯住楚离的眼睛,声音是从来没有过的冷厉,“爱我?爱我就是让我痛苦不堪?爱我就是让我所爱之人一无所有?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我真的承受不起。而且,在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对我说爱的人就是你,所以,我永远不会回到你身边,哪怕是再死一次。”

  楚离看到玉子墨转身就走,猛然站起来想要追出去,却一口鲜血喷出来,身体又摇摇不稳的坠在椅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