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酷XQ匠7z网首66发{

  不出所料,经过一个多月的投标竞争及合同谈判,刘氏成功拿下了那个市政府基础设施项目。

  作为刘氏的执行CEO,刘逸扬本来就忙,现在再加上这个大工程,就更是忙了,我已经有差不多十天没见到他了。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以为是刘逸扬,赶紧接听起来,手机那边却传来乔然低沉的声音,“小默,今天回家一趟,姑姑过来了。”

  乔然的姑姑也就是我的母亲,母亲吗?呵,我都快忘记我还有个母亲了。

  没听见我回话,乔然有些焦急的问道:“小默,听见了吗?”

  “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就回去。”

  乔然似乎叹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晚上,我回到外公那里,推开门进去,就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外公对面,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看到是我,脸上溢出一个轻微的笑容,“子墨回来了,我们都等你半天了,快过来坐。”

  我心中冷笑,倒也听从她的话,走过去,坐到外公身边,外公看了我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我随即明了,我这个母亲,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次过来定是有事了。

  没有人会想到,在我24年的生命里,我见过母亲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让我想想上次见面是什么时间,好像是大学毕业那会吧。

  现在如果她不是坐在我面前,我都记不起自己母亲长得什么样子了,真是可笑。

  乔绯颜开口打破沉默:“子墨,我这次是为你的婚事来的,你已经不小了,该把婚事定一下了,前几天,林家那边来人了,我和你爸爸都觉得不错,就同意了,现在过来通知你一下,过几天选个日子,双方见见,没问题的话,就先把婚定下。”

  通知我一下?订婚?想都别想。

  我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这个端庄秀丽的女人,冷漠的开口:“母亲,我的婚事我自己解决,就不劳父亲母亲操心了。”

  乔绯颜端庄的神色立即沉了下来,“子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生在凌家,婚事哪由得了你自己做主?你放心,林家是大户人家,和我们凌家是门当户对,绝不会委屈了你。”

  委屈?我这些年受的委屈还少吗?

  我不由得冷笑,“母亲,你说我生在凌家,可是你看,我从出生起便不在凌家,这24年我一直生活在乔家,还有母亲不要忘了,我姓玉,而不是姓凌。”

  乔绯颜听见玉子墨的话,脸色白了起来,她再保持不住端庄的姿态,腾的站了起来,语气激动的说道:“子墨,这些年你是不在凌家生活,但是凌家也没亏待了你,你这些年的花销凌家没少你一分。”

  我弯起嘴角,想用钱来收买我的婚姻吗?那他们真是大错特错了。

  我语带嘲讽,“母亲,这些年你们划到账上的钱,我一分没有动过,你们可以随时拿走。”

  我看到乔绯颜震惊的神色,忽然一笑,“母亲请坐,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说完,对着外公说道:“外公,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看到外公点头,我不再看乔绯颜,走出了客厅。

  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我是凌家的小女儿,因为我从出生起就被送到了外公家,甚至被送来时,连个名字都没有,现在的名字也是外公给起的,随了外婆的姓氏。

  当然我并不是什么私生女,也不是父亲在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我的母亲是凌家的女主人,而我是凌家堂堂正正的女儿。

  只不过在我母亲之前,我的父亲还有一个妻子。

  父亲和她的前妻感情不好,但是却也有一个儿子,后来父亲遇到了我的母亲,两人迅速坠入爱河,父亲的前妻受不了父亲的背叛,自杀了,父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震怒了,说什么也不让母亲进门,后来父亲答应,将来的事业全部留给前妻的儿子,爷爷这才同意。

  就在那样的背景下,他们有了我,我当然是不受欢迎的,所以一出生,就被送走。

  后来父亲和母亲,又生了一个儿子,而我就更被他们遗忘了。

  他们现在能想起我,不过是因为我可以作为他们商业联姻的工具,只此而已。

  而他们对于我来说,连陌生人都不如,我对他们只有厌恶,深深的厌恶。

  我和刘逸扬还不一样,他从小生活在刘氏的庇荫下,所有的一切,源自于刘氏,血脉相承,如果刘家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他将顶着很大的压力。

  而我,从来没从凌家得到过什么,本就一无所有,便不害怕他们的任何威胁。

  我现在倒是感谢他们,当年把我送走了,所以我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用被她们摆弄。

  第二天,我走进华谊,看到很多人在窃窃私语,但是看到我后,立即闭了嘴,各忙各的去了。

  我有些疑惑,难道我又出什么绯闻了?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刚点开网络,一条新闻便跳了出来,“刘氏集团涉嫌账目作假,目前已被监审机关核查”。

  我脑袋轰的一下炸了开来,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大型企业向来最怕这样的事情,因为出现这样的事情将严重影响公司的形象和信誉度,严重的话,公司的控股将暴跌,客户将撤资,公司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一系列的恶性循环后,最终的结果,谁也不敢想象。

  所以,企业在账务上向来小心,而且像刘氏那样的企业,肯定不会在账务上让人查出来什么的。

  我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也许就是例行检查呢,媒体向来喜欢夸大其词,不是吗?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刘逸扬拨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好久,却是没人接听,我有些着急,又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通。

  也许正忙着开会呢,刘逸扬最近确实很忙的,可是无论我怎么安慰自己,心里的焦虑却是越来越重,整个上午就在这种焦虑不堪中度过。

  下午,我再也忍不住,去了刘逸扬的公司。

  刚走入刘氏的大楼,我就感觉出了不对劲,那些职员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整个大楼的气氛竟然有些萧索,旁边走过一个人,我立即截住,“你好,我想找一下你们的刘总。”

  那个人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犹豫,我赶紧出声解释:“我是玉子墨,我是刘逸扬的女朋友。”

  那个人仔细看了我一会儿,发现我不是在说谎,这才出声回答:“玉小姐,公司出了问题,刘总已经被隔离审查了。”

  我心里一惊,脚步有些不稳,那人赶紧扶了我一下。

  我看了他一眼,说了声:“谢谢”,说完推开他的手,走出了刘氏。

  竟然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刘氏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纰漏,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样的错误是致命的,刘逸扬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内幕。

  我想找刘逸扬问个清楚,可是我见不到他,我赶紧掏出手机,“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颓然的坐在路边,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他,就连想给他打个电话,安慰一下都不能。

  接下来的几天,刘氏的危机愈演愈烈,市政府已经单方面终止和刘氏的合同,刘氏前期投进去的资金全部打了水漂。

  一直合作的公司,也都纷纷撤资,是想谁敢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再与刘氏合作,最后会落得尸骨无存的。刘氏的股票也暴跌,最后几乎跌停。

  我试过给刘逸扬打电话,但是手机一直关机,看来已经被监管起来。

  媒体新闻这些天都纷纷报道刘氏的事情,说的人们人心惶惶的,可是我却知道,这次媒体的报道,绝不是危言耸听,刘氏真的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果然,没过几天,就流传出刘氏将要被收购的消息。

  我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谁能想象那么庞大的一个家族企业,竟然会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破败到如此地步。

  可能财经上的事情报道了太多天,人们已经看得有些腻了,接下来的几天,竟然有一些媒体,开始报道起刘氏总裁也就是刘逸扬的私生活来。

  这些媒体真是无孔不入,竟然将刘逸扬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挖了出来,甚至包括他曾交过多少个女朋友。

  而我作为他现在的女朋友,自然也没有逃过报道。

  媒体对刘逸扬之前的那些个女朋友都是一笔带过,却是对我进行了长篇报道,而且带出了楚离。

  报道细细的说了我和楚离的那段关系,并且还放了几张我们在一些场合下的照片,最后又将刘逸扬拉扯进来,整个编排成了一段三角关系。

  我知道娱乐新闻向来唯恐天下不乱,只是这样的报道,却让我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