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刘逸扬过来接我吃饭。

  我们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西餐厅,坐下后,刘逸扬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什么啊,又不能看出花来。”

  刘逸扬却忽然抓住我的手,放到餐桌上,也不松开,还摸来摸去的,我心想他现在可真是明目张胆的占便宜了,倒也没收回手。

  刘逸扬看着玉子墨嗔怪的目光,却是一笑:“玉子墨,你真好看,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觉得好看。”

  女人哪有不喜欢听别人夸赞的,我听他那么说,心里也很高兴,这就是女人,是女人就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我也不能免俗。

  刘逸扬看着玉子墨的笑容,却想起了她昨天晚上的装扮,这么多年,他看惯了她清淡的打扮,像昨晚那样的妖娆,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想到这里,心里更是后悔,昨天怎么就被人灌醉了,都没能好好欣赏她的美丽,倒是白白便宜了酒会上那些臭男人。

  只是以后再想看到她那样的妆容,恐怕也不太容易了,他知道她向来喜欢清淡,不喜欢浓妆艳抹,昨天那样的装扮,也是为了配合自己,想到这里,他心里涌出一股难言的甜蜜。

  就在两个人吃饭时,忽然一个女声响起:“玉子墨,你都和别人上床了,怎么还好意思赖着刘逸扬?”

  我眉头紧皱,抬头便看见楚澜和于倩正站在旁边,她俩正得意洋洋的看着我笑。

  刘逸扬扔掉手中的筷子,腾的站起,脸上全是恼怒:“楚澜,你再敢胡说试试?”

  楚澜有些害怕,但是还是仰着脖子道:“我才没有胡说,不信你自己问问她,昨天是不是和陆川一起走的?”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刘逸扬看见楚澜信誓旦旦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可是上午他问过玉子墨,她说是打车回去的啊!

  他疑惑的看向玉子墨。

  我也缓缓站起身来,我不习惯别人居高临下的看我,我嘴角一翘,有些讥讽的开口:“楚澜,既然你自己提到昨天的事情,那我是不是该问问你,昨天为什么给我下药?”

  下药?刘逸扬心里猛然一惊,昨天肯定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听到我的话,楚澜有些不知所措,显然只是个枪手,幕后之人我早就知道是楚离了。

  楚澜看见玉子墨越发嘲讽的表情,不禁恼羞成怒,口不择言的喊出来:“是,昨天就是我给你下的药,我亲眼看见你被陆川带走了,你敢说你没和他上床?”

  刘逸扬到现在为止,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真的像楚澜说的那样,她和陆川真的。。。?

  刘逸扬不敢再想下去,此时他脸色惨白,双拳紧握。

  我也看到了刘逸扬的变化,只是现在不是跟他解释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楚澜,语气波澜不惊的开口:“那又怎样,就算我和别人上床了,刘逸扬仍然愿意和我在一起,而你,呵,只能看着我们在一起。”

  “你不要脸,”楚澜已经彻底被我激怒,伸手就要来打我,只是我早就留意她的动作了,上次被她泼了咖啡的事,我可没有忘记。

  我伸手截住她的胳膊,反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楚澜怎么也没想到会被玉子墨打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忘了应该怎么反应。

  我丢了她的胳膊,顺势推了一下她,她往后趔趄了几步才站稳,我这才冷冷的开口:“楚澜,这是给你的教训,以后要是还想着算计我,最好想清楚了,再做。”

  说完,不再理会她们,走出了西餐厅。

  刘逸扬从来没见过,玉子墨发这么大的脾气,看都没看楚澜一眼,赶紧追了过去。

  我知道附近有个中央广场,便徒步走了过去,刘逸扬跟在我身后,也不说话。

  来到那个中央广场后,我在一个喷泉的池边坐了下来,刘逸扬没有坐,而是站在我的面前。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和他的视线对个正着,他的眼睛就像黑濯石一眼幽深,在夜色的衬托下越发漆黑明亮,真的很漂亮。

  只是这么漂亮的眼眸,此时正隐隐藏着一丝愤怒,我知道他在忍耐。

  其实,刘逸扬的脾气很大,最初认识他的时候,我没少因为他的臭脾气吃亏,只是后来,他在我面前越来越懂得隐忍了,但是这并不是我愿意见到的,我还是喜欢看到那个飞扬跋扈,我行我素的刘逸扬,因为那才是真正的他。

  我终是低下头,缓缓开口:“刘逸扬,你是不信我吗?”

  刘逸扬听到玉子墨有些落寞的口气,猛然一惊,他立即蹲下来,将手放在她的膝上,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不是,你不要瞎想,就算有什么,也不是你自愿的,我知道是楚澜陷害你的,你放心我不会放过她的。”

  我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忽然一笑,我是真的很感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恼怒是应该的,是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好受,我本来已经做好了他发脾气的准备,可是他却没有,而是小心翼翼的安慰我。

  我眼眶有些发热,赶紧抬起头望了夜空一会儿,这才看着他继续说道:“刘逸扬我昨天确实被楚澜下了情药,也确实被陆川带走了,但是我什么事也没发生,陆川他找了医生,给我解的药。”

  刘逸扬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听她这样说,忽的将她抱进怀里,还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然自己会自责死的。

  我能感觉到,刘逸扬的身体似乎都在微微发颤,便反手抱住他,接着说道:“我昨天感觉不对劲,找了你一会儿,也没找到,想着楚澜既然敢算计我,肯定也会找人拖住你的,你知道酒会里的人,我也没有相熟的,所以才去找了陆川,他以前也帮过我很多次。”

  刘逸扬紧紧的抱着玉子墨,低低的说道:“玉子墨,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我知道他看不见,可是还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忽然放开我,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住我,忽然便吻了下来,轻轻浅浅的,似乎带着玻璃易碎般的小心翼翼,温柔的仿佛能化出水来。

  他蹲在我面前,用手将我的脑袋压得低低的,我觉得姿势很怪异,路过的人也纷纷侧目,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推开他。

  市政府基础设施案子如期举行答疑会,我带好资料到达会场,便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竟比我预料的还多。

  我和助理找到标有华谊标志的地方坐了下来。

  先到的都是一些规模中上的公司,那些重量级的公司自然不可能这么早就来等着,他们是要压轴出场的。

  等了一会儿,果然楚离、陆川等一行人也陆续到场。

  刘逸扬也来了,他看到我后,立即朝我走了过来。

  随同他一起来的人员,有些无语,自家总裁怎么如此好色。

  刘逸扬坐到我身边,朝我一笑:“怎么来的这么早?”

  我白了他一眼,不是我来的早,而是你来的晚吧,我指了指会议室的钟表,上面显示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他这是踩着点来的。

  “快开始了,还不回你的座位去?”

  刘逸扬眉毛一挑,“这就是我的座位啊!”

  我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认识的人。

  u`更n新#最快P4上/酷u◇匠.网h7

  其实,玉子墨这次真的是想错了,她确实是不认识别人,但是别人认识她啊,更何况边下还坐着个刘逸扬。

  前阵子她和陆川的绯闻,以及前几天刘逸扬在酒会上高调宣布他俩的关系,让人纷纷忍不住猜测这一段三角关系的发展。

  我看刘逸扬真的不走,就不再搭理他,权当不认识吧。

  业主方终于姗姗而来,“首先感谢各家单位的支持,现在我要先说明一件事情,如果各位对这个案子还有兴趣,我们再继续谈。”

  会议主持者看到众人没有异议,才继续说道:“这是个市政基础设施工程,将斥资四个亿。”

  他刚说完,下面便发出阵阵惊呼声,我也一惊,不是说两个亿吗?怎么忽然翻倍了?

  主持者压了一下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继续说:“这个工程将采用BT模式,前期的投资全由承包单位承担。”

  下面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我也不禁皱起眉头,四个亿这么大的数字,全由单位承担,这得需要公司有多大的现金流才能承担的起,况且这种案子,收益虽好,但是投资回收期却长,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根本做不来。

  至少,我很清楚华谊做不来,如果硬是接下来,那华谊其他的资金链就得断掉,得不偿失。

  主持者看众人虽是交头接耳,但是却没有一家单位退场,还挺高兴,“既然大家都有兴趣,那我们可以继续详谈了。”

  我听他那么说,赶紧站起来,“抱歉,这位先生我不得不打断一下,我们华谊实力不够,就先退场了。”

  说完微微欠了一下身,就和助理走出了会议室。

  众人本来还不好意思,看到有人领头,便也纷纷退场,本来黑压压的会场顿时走了一多半人。

  走出大楼,看到身后陆续走出来不少人,这个我并不意外,只是看到陆川和楚离也纷纷走出来后,我有些疑惑,这个案子虽然大,但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啊,他们两个人怎么会主动退出竞争呢?

  我又往后看了看,已经没有人再出来了。

  刘逸扬并没有出来,以刘氏的实力,这个案子必是势在必得了,只是我心里却有些不安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喜欢的亲们,请登录看喔,这是对我的最大支持,谢谢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