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手机铃声响起,我看了一下屏幕,号码显示是刘逸扬,便赶紧接听起来,还没等我说话,那边便传来火急火燎的声音,“玉子墨,我昨天被人灌醉了,这刚醒来。我都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你要是再不接,我就要去找你了。”

  我猜的果然不错,刘逸扬昨天果然被人困住了。

  我不想让他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我被陆川带走的事情,前几天的绯闻就够人头疼的了,我不想再多生是非。

  “手机不小心静音了,我没听到,昨天我没找到你,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刘逸扬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昨天都怪那几个不长眼的,灌了我好些酒,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已经在自己家里了。”

  其实,刘逸扬昨天特别高兴,而灌他酒的人,也是以祝他终于脱离单身,还找了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为由,所以他也没有拒绝,喝着喝着就多了。

  和刘逸扬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我收拾了一下,虽然有些晚了,但是还是去了公司。

  下周,那个市政府基础设施的案子,就要开公共的答疑会了,我要做好资料准备。

  刚到公司,王助理看到我,急忙跑到我身边,“玉部长,中天的那个案子,出问题了。”

  我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王助理赶紧答道:“中天那边一大早就打电话,说案子实施过程中出了问题,让您赶快去解决,我给您打了好几个电话,也联系不上你,林总都急的不行了。”

  我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昨天手机就一直静音了,晚上又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也忘了将手机调回来。

  “王助理,我现在立即去中天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去和林总说一下。”

  我来到中天集团,走到前台,“你好,我是华谊的玉子墨,请帮忙找一下你们市场部的王部长。”

  前台小姐立即拿起座机,说了几句话,挂了电话,便对我说道:“玉小姐,您直接上去就可以了。”

  我走进中天,她却没有将我领进会客室或是会议室,而是在一间办公室前停下了。

  “玉小姐请进。”她替我推开门,便走开了。

  我有些疑惑的走进这间办公室,抬头便看见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人,他正背对着我。

  阳光明媚而温暖,透过宽大的玻璃照射进来,那个人逆光而站,阳光似乎穿透他的身体,在地面留下一个明明暗暗的剪影。

  楚离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过了身体,玉子墨此时就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和她隔得那么远,仿佛是咫尺天涯。

  他叹了一口气,走过来,站在她面前,他想开口问她,他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不敢问出口。

  今天早晨,从楚澜那知道,她被楚澜下药后,他立即让人给中天打电话,他想立刻看到她,可是那边给的回复却是还没联系上她。

  他当时整个人仿佛坠入冰窟,心脏痛的几乎不敢呼吸,他赶紧开车去了她的公寓,他将她的房间门拍的震天响,仍然没有人回应。

  直到此刻他才相信,她昨天并没有回家,而是被路川带走了,而且还一直在他那里。

  他颓废的回到公司,等了整整一个上午,直到现在她才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此时看着自己的目光很淡,淡的犹如一杯白开水,淡的自己感觉她仿佛已经不认识自己。

  我看到楚离的那一刻,便明白什么合作案子出了问题,不过是一个借口,只是不明白,楚离为什么要用这种幼稚的把戏,将我骗到这里,这完全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我直直的望着他:“楚总,听说我们的合作案子,出了问题,我想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楚离早已收拾起脆弱的情绪,将身体倚靠在办公桌上,抱起了臂膀,声音有些压抑的开口:“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你很清楚,何必在这里和我打官腔。”

  我心中冷笑,我和他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过是一年多点,剩下的六年全是我的一厢情愿,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又怎么会清楚。

  “不好意思,楚总,我得到的消息是,案子出了问题,让我赶紧过来处理,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楚离“霍”的站直身体,眼睛里慢慢聚集起风暴,他有些恼怒的开口:“玉子墨,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你明明可以来找我的,为什么要去找陆川?”

  听到他的话,我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原来他是为了昨天的事情。

  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又算什么,就算生气,也是刘逸扬生气,他楚离没有那个资格,他有什么立场来管我的事情。

  我嘴角讥诮的翘起:“楚总,莫不是忘了,我们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资格来过问我的事情。”

  楚离猛然睁大眼睛,额头青筋开始突突的跳起来,他几步跨过来,伸手将玉子墨抓住,“玉子墨,我们怎么会没有关系,六年前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他的声音带着狠厉,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我动了动身体,发现他抓的很紧,便放弃了,看了他一眼,忽然一笑,“楚离,你也说是六年前,只是现在是六年后,而你,只是我的前男友,而我,昨天相信你也听到了,刘逸扬才是我现在的男朋友,所以,楚离请你自重。”

  我将最后两个字,刻意咬的特别重,我相信像楚离那么骄傲的人,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他果然身体一颤,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后退了几步。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我以为他要让我出去的时候,他却目光平静的看着我,嘴里却吐出了一句,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话。

  “玉子墨,我当年只是离开,我记得我并没有和你提出分手,所以没有我的同意,你只能是我的女朋友。”

  他此时和先前暴怒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脸上神情淡漠,目光清浅,嘴角微微抿起,仿佛又回到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

  只是,我却知道,他早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现在的他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子威压,还有的就是势在必得。

  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想来楚离也不能例外吧。从他回国后,我拒绝了他很多次,可能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吧。

  像他那样的人,从来都是拒绝别人,怎么能容忍别人拒绝他呢!

  只是,如果他这么想我,就大错特错了,我所生活的背景,就从来没有被征服这一说。

  而且有些事情,我必须要问清楚。

  楚澜的突然出现,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想来,必是他的手笔了。

  “楚离,楚澜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吧?”虽是问句,却是带着肯定的语气。

  “没错,是我安排的。”楚离也不否认。

  我眸光渐冷,那么昨天的事呢,难道也是他安排的?

  他竟然想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得到我,我真的不愿相信,他真的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虽然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但是毕竟是我曾经用心爱过的人,如今他却如此对我,我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感到疼痛。

  我压制住有些难受的情绪,望着楚离,淡淡开口:“楚离,昨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出现。”

  酷&M匠◎网唯y一m正,版?,,o其1%他;…都是盗.W版v

  说完,迅速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楚离一惊,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以为昨天的事情是自己安排的?

  楚离慌忙跑出办公室,追了出去。

  正在办公的员工们看到,有个女人从总裁办公室刚跑出来不久,总裁竟然也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他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时一副低调冷漠的总裁,竟然会露出这么慌张的神色,他们纷纷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瞅去,他们的总裁已经跑没影了。

  楚离跑出大楼,就看见玉子墨已经上了车,等他跑过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开走了。

  楚离有些颓唐,她怎么会那么想呢?自己怎么忍心对她做那样的事情,原来她心里的自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吗?

  楚离站在原地,天空广袤无际,街上车水马龙,明明繁花似锦,自己心中却是一片寂寥。

  他拿起烟,掏出火柴盒,拿出一支火柴,划了一下,两下,再一下,终于点燃。他的脸笼罩在一个一个的烟圈里,俊朗中却似乎透出一抹寂寥。

  本想着抽支烟,镇静一下,却不曾想,心里却越发烦躁不堪,他丢掉手中还未抽完的烟,静静的站在楼下。

  如今两人所处的境地,实在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

  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不愿意和自己和好,那么自己也只能用自己的方法,逼迫她和自己在一起了。

  但是,他发誓,他以后会好好补偿她的,以前他欠她的,他都会好好补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