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

  陆川起来准备完早饭,看了看时间,快要九点了,她应该醒了吧。

  他走上二楼,推开主卧的门,看到玉子墨果然已经醒来。

  她穿着自己的那件白衬衣坐在床上,长发散落在两肩,低垂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陆川走过去,坐在床边,“醒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他刚说完话,就见玉子墨猛然抬起头,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行为,“啪”的一声,自己的左脸结结实实的就挨了一下。

  陆川赶紧抓住她还要打自己的手,这才发现她满脸都是泪水,此刻还有泪珠从她的眼睛里滚出,衬得她的眼睛格外清亮。

  陆川心里一慌,忙开口问道:“子墨,你怎么了?”

  我现在真是恨死了眼前之人,没想到我昨天如此信任他,他竟然趁人之危。

  我挣扎出自己的右手,将身前的被子猛的撩开,“陆川,你还敢问我怎么了,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

  陆川顺着玉子墨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刚才床上被子压着的地方,有一片暗红的血迹。

  陆川脸色瞬间爆红,他终于明白玉子墨为什么这么激动了,原来她是误会自己了。

  他连忙表情不自然的开口解释:“子墨,你误会了,我昨天什么都没对你做,你身上的情药,我是让奇瑞给你解的,他是医生。”

  听到陆川的话,本来一直不受控制的泪水,瞬间止住,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

  算算日子,我的大姨妈也确实到日子了,我脸色瞬间爆红,赶紧拿起被子将床上的那片血迹遮住。

  看#j正版}章●节Q}上@酷☆Z匠K网

  看得出陆川现在也很尴尬,没想到人家好心帮我,我还恩将仇报的甩了他一耳光。

  我赶紧开口道歉:“陆川,对不起啊,我。。。”

  接下来,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陆川现在虽然内心窘迫,但是脸上已经恢复如常,“子墨,你先洗漱一下吧,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说完也不等她再说什么,迅速的走出了房间。

  陆川回来的时候,玉子墨已经洗漱完毕,长发已经绑起,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刚才哭的太厉害,现在眼眶还是红红的。

  她现在还穿着自己的那件白衬衣,宽大的衬衣穿在她身上,更显得她有些单薄。

  陆川心里有些异样,赶紧别开视线,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

  玉子墨接过袋子,进了更衣室,打开袋子,里面是几种类型的卫生棉,还有一袋一次性内裤,都是平时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往下翻,又翻出一套衣裤,黑色的长裤,格子衬衣,还有一双布鞋,都很适合这个时间段穿,不会着凉。

  其实,一个男人能了解女人的这种事并不意外,只是这个被外界传了好久没有女人的男人,怎么这么懂这些事呢?

  我有些怀疑传闻不实。

  我换好衣服下来,就看见陆川已经坐在餐桌旁,我不好意思的走过去,坐下,桌上摆着一盆小米粥,一笼包子,几片面包,一盘蔬菜沙拉,一碟咸菜,简单却很健康。

  陆川看我坐下,又起身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拿了一个杯子,给我递了过来,我一看竟然是一杯红糖水。

  我脸又开始发烫起来,“谢谢。”

  陆川像是没事人一样,只说了一句“吃饭吧”,便再不说话。

  吃完饭,我抬头看着他的左脸,有些抱歉,但是又觉得很搞笑。

  陆川看着玉子墨忍着笑意的嘴角,有些无奈。

  他刚才照过镜子,左脸有些微肿,隐隐能看出来有五个手指印,这些倒没什么,过个一天半天也就下去了,关键是左脸上还有一道细微的划痕,没有个三四天肯定下不去。

  “怎么,很好笑?难道你不应该负责?”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陆川,实在是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抓破你的脸,你看我其实不怎么留指甲的。”

  说着便将自己的双手伸了过去给他看。

  陆川看着眼前的手,手指纤细,如青葱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仔细看,指甲修的圆润,确实不似其他女孩子般的尖细。

  只是此刻她的掌心还留有红色的印记,印记处已经破皮,如此圆润的指甲,还能留下这样的痕迹,可见她昨天用了多大的气力。

  陆川想再看一下伤口,玉子墨却已经收回手,脸上摆出一副“你看,我没有骗你吧”的表情。

  陆川看得有些失神,忽然想起正事,这才开口问道:“子墨,昨天是怎么回事?”

  想起这事,我也收起玩笑的表情,语气也沉重下来:“不小心,被一个女人陷害了。”

  “楚澜?”

  我惊诧的看着陆川,“你怎么知道是她?”

  陆川淡淡的回答:“我昨天看见,你喝了她递给你的一杯酒。”

  原来是这样,不然我真的以为陆川是个大神了。

  “前几天你弄得一身狼狈,也是她做的?”

  我点了点头。

  陆川忽然感觉胸口揪着疼,她可以为了一个人,抛下身段至此,只是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他忽然很想问她,事实上不等他思考,嘴里已经问了出来:“昨天你遇到那样的事情,刘逸扬却不在你身边,他值得你这样吗?”

  值得不值得,其实并不重要,感情里如果掺杂了太多的权衡思量,便不会再纯粹了。

  我看着陆川,他的眼眸里现在满是疑惑,我笑了下开口:“楚澜昨天既然想出那样的办法,自然也将刘逸扬算计了进去,我昨天找不到他,才去找的你。”

  我看他不说话,继续说道:“陆川,你不知道,我认识了刘逸扬多久,他就在我身边守候了多久,从来没有放弃过,所以,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他身边。”

  我说完后,陆川也不说话,就在我以为这个话题已经过去了的时候,他却声音低沉的开口:“可是,你并不爱他,不是吗?”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忽然有些窘迫,着急的解释道:“这不重要,也许以前,我是不爱他,但是,现在我正在让自己努力爱上他,这就够了。”

  陆川看着玉子墨有些急切的神色,心中了然。

  如果和一个人认识了八年,还没有爱上,那还有可能再爱上吗?

  “昨天为什么来找我?”

  我觉得还是这个话题轻松,旋即开口:“因为我相信你啊!”

  陆川却是笑着,挑高了眉毛,指着自己的左脸,“这就是你的信任?”

  我也笑了出来。

  趁着陆川收拾碗筷的时候,我上楼将自己衣物收拾到一个袋子里,拿着下了楼,看见陆川也已经收拾好了。

  我走到他面前,真诚的看着他,“陆川,昨天真的谢谢你,我真是庆幸能够认识你。”

  陆川淡淡一笑,“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只是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再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然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气的。”

  陆川说的没错,如果她昨天遇到的不是自己,恐怕早就被人吃干抹净了,毕竟她那么漂亮,还在那种情形下碰到,是个男人恐怕就忍不住不碰她吧,想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下。

  我重重的点了下头,想着以后再不喝陌生人给的东西。

  “走吧,我送你回家。”

  回到公寓楼下,我下了车,站到陆川身前,有些扭捏,不知道怎么开口。

  陆川也看到了她为难的样子,“怎么了,还有事?”

  我做了个深呼吸,鼓起勇气,只是还是没敢抬头看他,声音低低的说道:“陆川,你的那件衬衣,我拿回来了,洗好后再还给你,或者我直接给你买一件吧?”

  陆川总算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扭捏的原因了,她在自己那,转身进更衣室换衣服时,自己便看到了,她穿着的衬衣后面也被血染红了。

  没想到她竟然将那件衬衣拿了回来。

  陆川脸色平静,耳根却浮起淡淡的红晕,“买就不用了,洗好了给我就行,我这个人念旧。”

  说完,上车就走了。

  楚澜战战兢兢的站在楚离办公桌前。

  她昨天做的事情那么隐秘,怎么会被哥哥知道?

  想起昨天那个女人,她眼中瞬间充满恨意,没想到她最后竟然被陆川带走,那个女人倒是好命,本来她们是给她准备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只是最后却没用上。

  楚离昨晚听到陆川的话,回到酒会现场,却没找到楚澜,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将她叫到了办公室。

  自己刚问她,昨天对玉子墨做了什么,她就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看来陆川昨天果然不是诈自己的。

  楚离极力忍着即将要爆发的脾气,声音冷冷的开口:“楚澜,我再问你一遍,昨天你到底对玉子墨做了什么?不要想着骗我,你知道的,骗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楚澜看着自己这个哥哥阴狠的表情,身体哆嗦了几下,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她赶紧开口,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楚离听完,只觉气血上涌,楚澜竟然敢给她下药?

  她昨天还被陆川带走了,自己拦住他们的时候,她还骗自己说,让陆川送她回家。

  楚澜看着楚离瞬间猩红的眼睛,吓的赶紧跑出办公室,哥哥和那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听说那个女人被自己下药,会那么生气,难道不该高兴吗?如今,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染了,刘逸扬便不会再要她了,自己就可以和他联姻了啊。

  楚离根本没管已经逃开的楚澜,他现在只想找到陆川,揍他一顿。

  可是,玉子墨怎么会那么做,她宁愿被陆川带走,也不来找自己,甚至在自己主动拦住她时,还拒绝了自己。

  难道自己比一个陌生男人还不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