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墨现在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陆川身上,陆川半抱着她,可是几乎是托着她在走,他的手放在玉子墨身上,他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温度很高,灼热的气息顺着他的手传到自己身体,他忽然有些呼吸不稳。

  直到出了宴会厅,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这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这才发现,她刚才还是些微潮红的面色,现在已经泛着极不正常的红晕,额头也泛起细细的汗珠,她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陆川心里惊骇,连忙问道:“子墨,你到底怎么了?”

  我现在感觉思维都有些涣散,站在眼前的人都几乎看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是陆川,听到他的问话,我握紧双手,指甲掐入手心,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能稍微清醒一点。

  手心的疼痛,让我短暂的清醒了一下,“陆川,我被人下药了。”

  声音刚出口,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这竟然是我的声音?沙哑无力,却又透着一股绵软的诱惑。

  陆川眼睛猛然睁大,心中燃起一股怒意,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玉子墨正在极力的忍耐,她双手紧紧握起,自己握着她肩膀的双手,都能感觉到她的颤抖,看得出来她忍的很辛苦。

  陆川连忙抱起她,走向车子停靠的位置,将她放进车子,刚要关门,车门却突然被一只手拦住。

  楚离在宴会厅便看到,陆川带着玉子墨出来了,他也感觉到玉子墨似乎有些不对劲,立即追了出来,就发现陆川已经抱着她上了车。

  “陆总,带着别人的女朋友离开,似乎不太合适吧?”楚离的手仍然放在车门上。

  陆川心里有些着急,他必须带玉子墨赶紧离开,时间久了,她只会更痛苦,但是面上却不露声色,嘴里却是反击道:“楚总,如此关心别人的女朋友,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楚离放在车门上的手一颤,今天刘逸扬那么高调的宣布,宴会里的人,谁不知道玉子墨已经是刘逸扬的女朋友了,他没想到刘逸扬竟然不顾家族的利益,如此作为。

  陆川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句,彻底击中了楚离的软肋,只是看他还是不放手,眼里开始出现焦急的神色。

  “楚总,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回去问问楚澜小姐,到底对子墨做了什么?”

  今天的事情他一清二楚,自己虽然偶尔和别人交谈一下,但是却一直在关注她,她整个宴会,只喝了一杯酒,就是楚家那个女人给她的,所以这件事,和那个女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楚离听到陆川如此说,心里一惊,前几天楚澜泼了她一身咖啡,难道楚澜今天又对她做了什么?

  我坐在车里,虽然有些迷糊,但是外面发生的事情,也听了个明白,楚离可真是没意思,早就不相干的两个人,何必摆出这副关心的姿态,我用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疼痛让我清醒了很多,我探出头,“楚离,是我让陆川送我回家,所以请你放手。”

  说完迅速探回了身体,用仅有的力气,将门拉上,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异样。

  陆川也不再理楚离,迅速绕过他,上了车,开车离去。

  陆川偏头看了一眼玉子墨,她此时斜靠在车门旁,闭着眼睛,似乎很安静,但是看到她紧握着的拳头,便知道她是在极力忍耐。

  陆川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对方立即接听起来,“喂,陆川,你怎么有时间想起我来了。”

  “奇瑞,带上解情药的药品,赶紧去我那。”

  奇瑞以为自己听错了,停顿了几秒,不相信的再次问道:“陆川你说什么,带上什么去你那?”

  陆川有些不耐烦,“解情药的药品,我再有20分钟到,到了后,我必须要看到你,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别墅,陆川抱着玉子墨刚下车,就看到门口处站着的奇瑞。

  奇瑞当然也看到了陆川,迅速跑了过来,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两只胳膊圈在陆川的脖子上,头依靠在他的胸膛里,看不见面容。

  奇瑞好奇的问:“陆川,我还以为是你被人下药了,看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是你怀里的这个女人吧?”

  陆川点了下头,就快步抱着玉子墨进屋上了楼,她现在的身体似乎快要燃烧起来,自己只是抱着她,就能感觉到热烫的气息。

  他进了自己的卧室,将玉子墨放到床上,奇瑞这才看清她的面容,眼睛忽然睁的老大,这不就是前几次见过的那个女人吗?

  他当时就觉得陆川对她不一般,现在更是深信自己的猜测。

  奇瑞瞧了一眼陆川,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陆川,这个女人被人下药,你又何必来找我给她治,你自己不就是解药吗?没准今夜之后,她还会感激你呢!”

  陆川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阴沉下来,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奇瑞吓的一跳,再不敢贫嘴,赶紧拿出药剂,将解药给玉子墨注射进身体里。

  陆川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开口问道:“奇瑞,她这样就没事了吧。”

  奇瑞看着陆川还是很紧张的神色,眉毛一挑,“这我可不知道,看她的样子,她吃的情药应该不少,下手的人够狠的,过一个时辰看看,如果身体温度下去了,应该就没事了,如果还不行的话,我只能给她加大剂量,再注射一针。”

  陆川眼底狠厉乍现,楚澜那个女人竟敢这样对她,还有那个自称是她的男朋友的刘逸扬又去了哪里,竟然让自己的女朋友被人如此算计。

  若不是今天自己碰巧赶上,她又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将手抚上她的面颊,她的眉眼可真漂亮,细致的眉毛如柳叶一般秀丽,狭长的凤眼微微挑起,弯曲的睫毛犹如一把小扇,偶尔跳动一下。

  他的手终于流连到她的唇上,烈火一样的红唇,散发着妩媚的气息,陆川的眼眸微微闪动。

  看得出她今天的妆容是特意打扮过的,是为了刘逸扬吗?

  陆川心底微叹,不过转瞬心情又好了起来,她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找别人,甚至没有找楚离,而是找了自己,这是否说明自己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呢?

  奇瑞再次走近卧室的时候,就看见陆川摸着那个女人的面颊发呆,想来他是喜欢那个女人的吧,之所以一直不承认,可能是因为他还在挂念那个初恋吧。

  奇瑞走过去,站在床侧,陆川猛然感觉到身侧有人,迅速将抚在玉子墨脸上的手抽回,奇瑞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好笑。

  奇瑞试了试玉子墨的体温,这才对着陆川开口:“还好,温度下去了,不用再注射药剂了。”

  陆川终于松了一口气,想起什么,又问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我可不知道,可能是她身体比较疲累,也许半夜能醒,也有可能明天,不要担心,你就当她是睡觉不就行了。”

  陆川点了点头,“只要她没事就好。”

  奇瑞忍不住开口:“陆川,我看的出,你很关心这个女人,你要是喜欢就追嘛,千万不要错过。”

  陆川也不看奇瑞,也不说话,就那样默默的看着玉子墨,眸光深邃。

  酷匠am网q%唯}一正V(版.!,e其(|他_都Y是t盗|版Q

  奇瑞有些着急,“陆川,都这么多年了,你那个初恋要是回来,早就回来了,你就不要再想她了,我看这个女人就挺好,不行你就她得了。”

  陆川听到他那么说,回头看着奇瑞,语调平淡的道:“你以为她是谁,我想追就能追到?”

  奇瑞有些吃惊,难道这个女人还有天大的背景,骄傲如陆川这样的人,竟然能说出这么不自信的话。

  奇瑞有些不相信的开口:“不能吧,像你陆川这样的身家,哪个女孩子不是争着抢着做你的女人,她也不例外吧,除非她不喜欢男人。”

  陆川却是叹了口气,“她不是你想的那样,钱财于她不过粪土,她要的只是一份真心,她曾经喜欢过楚离,后来楚离放弃了她,可是她独自守着那份感情,一守就是六年,即使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她是否真的已经放手。”

  奇瑞听到陆川这么说,开始认真打量起床上躺着的人,她真的是很漂亮,其实漂亮还是其次,她的气质更是出众,也难怪能让陆川看上眼。

  奇瑞走后,陆川又试了试玉子墨额头的温度,又拿出体温计测了一下,看到体温已经正常,一直皱着的眉头,这才松了下来。

  看她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陆川便拿了一块热毛巾,细细的将她的脸擦拭了一遍,原本的冷艳清高,又变回自己熟悉的淡漠清幽,只是此时又多了一份脆弱苍白,看得他有些心疼。

  陆川将毛巾放到床头柜上,稍微扶起她,伸手慢慢解开她的发髻,乌黑的长发瞬间犹如瀑布一样滑下,丝丝划过他的面颊,清幽的香气窜进鼻子,他有些贪婪的吸着。

  陆川将玉子墨重新平躺放下,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这样紧身的旗袍,怕是晚上睡觉也不会睡得安稳吧。

  他的脸有些红,犹豫了一下,将房间的灯全部关闭,透过窗外的月光,勉强能看清室内景象。

  他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衣,回到床边坐下,又将玉子墨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前,这才伸手去解她衣服的扣子,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肌肤,温暖滑腻,他的手有些微颤抖,内心也变得燥热不堪。

  终于将那件旗袍脱下,换上自己的衬衣,陆川再次将她放下,只是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