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墨想的不错,现在刘家正上演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

  “逸扬,我说什么来着,让你不要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就是不听,现在你看看那个女人,前脚还和你在一起,后脚就搭上陆家的人,你赶紧和她断了关系,省的丢脸。”刘母有些气愤地的说。

  刘逸扬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听说了玉子墨和陆川传出的绯闻,他本想立即去找玉子墨问问是怎么回事,却被母亲拦了下来。

  玉子墨的为人,他是清楚的,他已经认识了她八年,她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否则也不会一个情伤,就伤了六年。

  他听到母亲如此重伤玉子墨,顿时红了眼睛:“妈,我再说一遍,玉子墨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我现在就去找她问清楚。”

  刘母还想说什么,只是刘逸扬早已迅速起身,几步便出了门。

  Jr酷匠网正版¤…首发8t

  刘逸扬将车子开的飞快,他只想赶紧见到玉子墨,问个清楚。

  没想到自己才出去几天,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玉子墨他是相信的,但是陆川,他不信。以自己的直觉,陆川对玉子墨似乎有些不一样。

  况且凭借陆川的势力,怎么可能任由这种新闻漫天的传。

  我走出大楼,就看见刘逸扬正站在车边,神色有些焦急,想来他已经知道我和陆川的事了。

  我走过去,他拉开车门,让我上车后,才上了车。

  “刚回来吗?”我知道他前几天出差了。

  他偏头看了我一眼,才回答:“嗯,刚回来,我们找个地方吃个饭,还有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我也没什么胃口,这几天被那个新闻折腾的头疼,刘逸扬也随便吃了几口,这顿饭就那么草草的吃完。

  我看着刘逸扬似乎很是纠结,大概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不想他为难,我率先开口:“你想知道我和陆川是怎么回事?”

  刘逸扬听到我主动开口,眼神一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我那天被楚澜泼了一脸一身的咖啡,在路上正好碰见陆川,他带我去了那家酒店,换洗了一下,就是这样。”

  刘逸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什么事也不会有,不过突然想到刚才她说被楚澜泼了咖啡,又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紧张的问“楚澜怎么会泼你咖啡?”

  我不想让他知道,他大姐找过我,所以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还不是因为你的烂桃花,那天碰巧碰上,她看到我,上来就泼了咖啡,我一时没注意,被泼个正着,还好不是硫酸,要不然我真的要找你负责了。”

  刘逸扬有些心疼,没想到因为自己,竟然让她受了委屈,不过听到她说,要让自己负责,立即开心的答道:“好啊,我愿意为你负责。”

  他的语气虽然轻松,但是我却看到他眼里的认真。我想这样也挺好的吧,有一个人愿意为你负责。

  刘逸扬想了想,之所以玉子墨会被大家误以为是陆川的女人,原因就是不知道她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得想个办法,让人们知道,她现在是自己的了。

  忽然想到过几天有一个酒会,那不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刘逸扬顿时有些兴奋:“玉子墨,过几天有一个酒,你和我一起参加吧!”

  我向来不喜欢应酬,当即回绝:“能不能不去啊!”

  刘逸扬知道她的心思,赶紧开口解释:“以后的不想去就不去,只是这次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

  没想到他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也挺好的,这样我和陆川的绯闻不就能不攻自破?

  我看着刘逸扬有些期盼的眼神,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们一起去。”

  酒会当天我去造型室化了个妆,要是平时也就算了,但是这次是我正式站在刘逸扬身边,我不想扫了他的面子,让人觉得他眼光不好。

  画完妆,造型师赞叹的看着这个女人,真是完美。

  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却总觉得妆容有些浓,造型师却说,穿旗袍就要搭配这样的妆容,让我相信他,这个造型一定会惊艳四座的。

  我笑了笑,我倒没想惊艳四座,只要别太差就行了。

  本来刘逸扬要过来接我,但是我怕他一来一回的折腾,就让他在酒会门口等我,自己打车过去。

  下了车,就看到刘逸扬站在门口张望,我赶紧走过去。

  刘逸扬看到玉子墨从车上下来,刚想过去接她,但是当看清她,脚步却忽然顿住了。

  她今天穿着一身红色旗袍,旗袍之上星星点点绣着的红梅,顺着衣服蜿蜒而上,清高桀骜;乌黑的长发高高盘起,雪白的脖颈,好似天鹅脖颈般蜿蜒出优美的弧度;脸上皮肤白皙,好似牛奶一般,细腻而光滑;唇再不似平时的粉嫩,而是如火一样热烈的红;她本就是丹凤眼,如今更是狭长而妩媚。

  刘逸扬就那么傻傻的看着玉子墨袅袅娜娜的走过来,站在他身侧,然后歪着头对他一笑,他才反应过来,脸有些红,赶紧伸出胳膊,她自觉的挽起自己的臂弯,随着他走入大厅。

  我现在有些放心了,刚才看到刘逸扬惊艳的目光,觉得造型师果然没骗我。

  刘逸扬和玉子墨一走进会场,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两个人出众的外貌,还有他们的身份,刘逸扬自不必多说,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呢。

  只是玉子墨最近不是正和陆氏掌门人闹绯闻,如今怎么如此堂而皇之的挽着刘逸扬呢?

  玉子墨随刘逸扬和一些认识的人走了个过场,就找了个角落站着,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虚假的笑容,有些无聊。

  “你今天很漂亮。”身后传来说话之声,其实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他的声音温润,有着一种蛊惑人心的暖意。

  我转过身,对着陆川笑了笑:“谢谢,你今天也很帅气。”

  “难道我只有今天帅气?”陆川却是挑高眉毛的挑刺。

  我有些无奈:“当然不是,还有我为前几天的事情道歉,你帮了我,却没想到会给你带去那么大的困恼。”

  道歉是真心的,这个人几乎每次见面都在帮我。

  陆川望了我一会儿,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没什么,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困恼,如果你实在感到抱歉的话,不如邀请我跳支舞。”

  这个肯定不行,本来我和他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现在更不能被人抓到一点让人想入非非的端倪,就在我犹豫着要怎么出口拒绝时,身后传来说话之声:“这恐怕不行,她有约了。”

  我回头看,是刘逸扬,只见他已经朝我伸出了一只手,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向着陆川抱歉的点了下头,将手递给刘逸扬,便走开了。

  陆川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似哀伤似落寞的情绪。

  此时,放着的是一首探戈舞曲,探戈不像华尔兹那样婉转优美,但是停顿间的抑扬顿挫,很难把握,所以乐曲一放,大部分人便步出了舞池。

  我颇为怀疑的瞅了一眼刘逸扬,我可没和他一起跳过舞,刘逸扬仿佛感觉到了我的质疑,竟然用力捏了一下我的手,随后搂住我的腰,步入舞池。

  前进侧进,顿挫有力,刚劲挺拔;强力反身,上身打开,流动中以短暂的停顿,潇洒豪放;斜进横行,动作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舞池中的刘逸扬自信而张扬,玉子墨妖娆而妩媚,众人只感觉是在欣赏一场视觉盛宴,一曲结束,众人纷纷鼓起掌来。

  刘逸扬拉着我,看着众人,笑着说道:“我和我女朋友谢谢大家的捧场。”

  众人惊愕,原来这个前几天还在和陆氏掌门人传绯闻的女人,竟是刘氏未来继承人的女朋友,不由得对玉子墨更是充满了好奇,她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两个如此优秀之人垂青。

  人群中的楚澜已经气得脸色泛白,双手紧握,指甲掐入肉中也无所觉,旁边的于倩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她看了玉子墨一眼,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于倩将楚澜拉到一边,覆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楚澜先是一惊,接着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玉子墨这是你自找的。

  刘逸扬不知道被什么人拉走了,我无聊的站在角落里打发时间,却见那天泼我咖啡的楚澜走了过来,“玉子墨,那天是我不好,不该用咖啡泼你,我现在知道错了,我正式向你道歉,我敬你一杯,”说完向我递过来一杯红酒。

  我没想到这个千金小姐,竟然能低声下气的向我道歉,便接过了那杯红酒,想来一杯红酒也没什么,一仰头便喝了,却没注意到楚澜眼里一闪而过的恨意。

  楚澜走后,没过多久,我忽然感觉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的异样,随后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我有些焦躁,难道是刚才喝酒的缘故?

  但是,慢慢的我发现不对,身体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那股异样的感觉也越来越盛,视线都开始模糊起来。

  我猛然意识到了不对,楚澜怎么会好心来和我道歉?

  她给我的那杯酒有问题,我被她算计了。我忍着身体里越来越炽热的感觉,目光开始寻找刘逸扬,他怎么还不回来?

  不对,他不是不回来,而是被人拖住了,既然楚澜如此算计我,肯定会想办法拖住刘逸扬,我现在必须想办法自救,不然等待我的可能就是某个陌生的男人了。

  我脑袋已经有些迷糊,找楚离吗?刚来到酒会,我就看到他了,可是以我们现在的境况,决不能找他。

  陆川,忽然这个名字跳入脑海里,我就像是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

  陆川正在和人说话,忽然感觉胳膊一紧,转头就看见玉子墨正抓着自己的胳膊,此时她面色潮红,本来漆黑明亮的双眸,此时却泛着迷茫之色。

  “陆川,你有时间吗?我找你有些事。”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陆川已经明显感觉出了玉子墨的不对劲,赶紧冲着旁边的几个人开口:“不好意思各位,我有些事,失陪了。”

  说完扶起玉子墨便离开了。

  身后的几个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刚才那个女人不是刘逸扬的女朋友吗?现在怎么又来招惹陆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