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出咖啡厅,看着周围人们异样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有多狼狈了。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得赶紧找个地方,买件衣服换上。

  这附近很是繁华,买衣服的商场应该不少,我正四处张望,忽然有人挡在了前面,我收回张望的视线,向那人望去。

  一身黑色的阿玛尼正装,身姿笔挺,面容冷峻,眉头却是轻轻蹙起。

  我叹了口气,我怀疑这个人是故意的,因为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他都会出现。

  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陆川,你是不是学过占卜?”

  陆川听我这么说,忽然挑高了眉毛,面容也不再如刚才那么冷峻,这样才符合他的气质,温润如玉。

  我却知道,只不过都是表象而已,像他们那样的人,哪个不是手段凌厉,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其实,陆川正要赶回公司签一个合同,车子开到这里的时候,他朝外面望了一眼,没想到竟然就看到了玉子墨,而且她还似乎很狼狈。

  听到玉子墨的问话,他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笑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瞧着他,歪着脖子,故作思索状,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因为每次我狼狈不堪的时候,你都会出现,我怀疑你是踩着点来的。”

  陆川大概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解释,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却也不说话,只是望着我,我等了一会儿,才见他开口:“为什么不说这是缘分呢?”

  我心里一惊,总感觉陆川的话里有着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具体的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想不通便不再想,继续说道:“没想到你还相信缘分,我倒觉得缘分这东西最是不靠谱的。”

  陆川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沉默了几秒,才继续说道:“是吗?我到是一直都信的。”

  我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和他站在大街上聊天,赶紧开口:“陆川,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你就这么走在大街上,是想赚回头率吗?”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然后指了指前面的一家酒店,说道:“走吧,那是我们集团旗下的一家酒店,我带你进去整理一下吧。”

  我想了想这样也好,总比这样脏兮兮的走在大街上好,“那我先找个地方买件衣服。”

  “我先带你进去,再替你买吧,你这样也不方便。”不等我回话,他已经迈开腿走在前面。

  我只好随后跟上。

  走进酒店,大堂经理立即迎了过来,“陆总,您好,您看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陆川瞅了一眼跟在后面的我,缓缓开口:“给我们准备一个房间。”

  大堂经理自然也看到了站在陆川身后的玉子墨,现在听到陆川要开一间房,震惊的张大嘴巴,简直可以放下一颗鸡蛋,不过做他们这行的,有的就是眼力见,他迅速的收起震惊的神情,立即吩咐前台准备房间。

  陆川将玉子墨送进准备好的房间,就出去买衣服了。

  等他回来时,玉子墨已经整理好,身上的脏衣服已经换下来,现在身上穿的是白色浴袍,长发也洗过了,随意的散在背后,只是似乎没有吹过,有水珠偶尔顺着脸颊滑下,唇散发着粉嫩的光泽,陆川忽然别开视线,他有点不敢看这样的玉子墨。

  玉子墨接过陆川递过来的衣服,道了谢,就进了浴室,过了好半天,就在陆川以为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要进去叫她时,她才推开门走出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她现在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及膝连衣裙,她本就身材高挑,肤色白皙,现在这件粉色的衣服似乎衬得她更加梦幻,她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十八岁。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陆川,你怎么给我买了这样粉嫩的衣服,我又不是小姑娘了。”

  陆川神色有些恍惚,似乎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听到玉子墨的话,好似才从恍惚中惊醒,“你难道不是小姑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才23岁吧。”

  我最恨别人说我年纪小,因为人们总会觉得我年纪小,而做不到年龄大的人才能做到的事,现在听陆川这么说,立即反驳:“不是,我今年24岁。”

  陆川一笑,“是虚岁24吧,不过好像还差一个月才到吧。”

  我一愣,他竟然知道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这个人还真是神通广大。

  我刚想再说点什么,陆川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接听起来,皱了下眉头,说了句“推掉”,就挂了。

  我倒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现在这个时间,他这个总裁本来应该是在公司处理事情的,现在却陪着我在这里,我觉得挺过意不去的,赶紧开口:“谢谢你啊,我现在也收拾好了,我们下去吧,另外你给我个卡号,我把买衣服的钱给你打过去。”

  “衣服钱就不必了,以后有机会,你给我也买一件就是了,”说完拿起装着我换下衣服的袋子,率先出了房间,我赶紧跟上,想来他也是不缺这点钱的,以后找个时间请他吃个饭,也就是了。

  陆川带着玉子墨走出酒店的时候,忽然眼前光亮一闪,他眼睛猛的眯起,不着声色的扫了一眼酒店拐角,却是什么也没说,继续离开。

  世间的事,真是难以预料。本来不过是一个帮忙,我却没想到,竟然能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

  第二天,我看着办公桌上的报纸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

  我今天刚到办公室,王助理便拿着一份报纸站在我面前,犹犹豫豫的不说话,我以为是什么财经报纸,就伸手接了过来。

  看了一眼后,顿时懵了,报纸用了半幅的版面,印了两张图片,竟然是我和陆川,一张是我和他进那家酒店的,一张是我和他从酒店出来的,两张图片的背景均是那家酒店,更让我无语的是,两张图片里,陆川穿着同样的衣服,而我却是穿着不一样的衣服。

  这真是让我有嘴也说不清了,我闭了闭眼睛,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开口问道:“王助理,一般遇到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王助理也有些懵了,这要怎么处理,难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玉部长和陆氏掌门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而是情人关系?这怎么可能,玉部长向来是清高的很啊,刘总追了她那么多年,都没见她动心。

  我看着王助理,一脸懵懂的表情,就知道她也误会了,不过看看那张报纸,想不让人家误会都难。

  最~H新)|章.s节(上酷/*匠%网

  公关部经理一大早就来陆川的办公室报道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家老板竟然也爆出了这么尽爆的绯闻。

  业界谁不知道,陆川向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爆出过花边新闻,更别说被狗仔拍到和一个女人进酒店开房了。

  这也不能怪那个狗仔竟然敢将照片爆出来,主要是爆出这个太有价值了,简直比他做十几个新闻还要赚钱。

  不过现在公关部经理有些胆战心惊,不知道自己老板会不会因为自己没有及时处理掉这个新闻,而炒了自己鱿鱼,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自己老板私生活太严谨了,从来就没给过狗仔们机会,久而久之,自己也懈怠了。

  公关部经理有些战战兢兢的开口:“陆总,我会立即将这些新闻想办法压下去,我们公关部也会立刻召开记者会,澄清事实。”

  陆川有些好笑,澄清事实?怎么澄清,那张报纸他也看过了,他觉得狗仔拍的不错,画面清晰,仔细看甚至可以看清两个人当时的表情,玉子墨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神情,自己倒是微微弯起了嘴角。

  背景也选的不错,两人身后的酒店全景一清二楚。

  进酒店的时候,自己确实没有发现被人跟拍,只是出来的时候,闪光灯闪的一刹那,就被他发现了,只是自己没制止而已。

  既然当时都没有制止,现在自然也没必要制止了。

  他扫了一眼公关部经理,声音淡淡的开口:“不必了,就这样吧!”

  公关部经理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望着陆川,只是陆川早已不再看他,而是处理起桌上的文件。

  由于当事人的刻意放纵,这几天各大媒体报刊争相报道他们的绯闻。主要是陆川作为近几年的商界传奇,事业如日中天,却很少在公众面前露脸,私生活方面更是不为人知,这些年关于他的报道少的可怜,仅有的零零星星的报道,还不够看客们打牙祭的。

  这次却是直接爆出重量级的新闻,直接被拍到和一个女人开房,人们都好奇这个女人是谁。

  狗仔们的力量是无限的,不过几天,玉子墨的祖宗十八代几乎都被刨出来了,人们惊异的发现,两个当事人竟然都是A大的,前阵子两个人似乎还一起跳过舞,所以人们便纷纷猜测,玉子墨早就和陆川好了,只是耐不住无家族背景,只能做他的地下恋人,甚至有人还说,陆川这些年身边一直没有别的女人,就是因为她的存在。

  当我看到这些八卦的时候,也是醉了,八卦的力量真是无限啊!

  看着愈演愈烈的八卦,我也有些担心,如今我和刘逸扬关系,还没被众人得知,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刘家自是抓到了把柄,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