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刘逸腾的站了起来,脸色也瞬间难看起来。

  刘逸扬的母亲没料到自己这个儿子会这么激动,赶紧开口安抚:“逸扬,这是好事,我们都没想到楚家竟然有意和我们联姻,还派人主动过来和我们谈,可见人家是有诚意的。若是刘楚两家联姻,那在这个城市怕是没人敢说个不字了。”

  刘逸扬听母亲这么说,脸色更是不好看,“妈,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还要和她结婚,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刘母赶紧说道:“认识的,她叫楚澜,你们不是早就认识?”

  刘逸扬忽然冷笑出声,原来是她,自己不知道拒绝她多少次了,她还总是缠着自己,这次到是耍起心机了,竟然想出联姻这一套,想逼自己就范?

  只是,她也不想想,他刘逸扬岂是任由别人摆布的主,更何况自己和玉子墨才刚刚有了个好开头。想到玉子墨,他脸上焦躁的神色倒是缓了缓。

  刘母看见儿子脸色缓和,以为是同意了,赶紧趁热打铁:“这就对了嘛,我们两家门当户对,你们彼此又认识,找个时间两家正式见见吧?”

  刘逸扬刚缓和下来的情绪,又暴躁起来,“妈,我不同意,我不喜欢那个楚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刘母听到儿子这么说,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她确实听说过自己这个儿子一直喜欢一个女人,只是这种事情怎么由得了他:“逸扬,你在外面怎么玩,我们不管,有多少女人我们也不管,只是能做你妻子的人只能是名门千金,而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刘逸扬脸色更加阴沉,不三不四的女人?玉子墨才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他做了个深呼吸,极力将怒意压制下来,这才缓缓开口:“妈,这些年来,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安排,我知道我也没得选择,只是结婚这事,谁也别想插手,我的妻子只能由我自己来选择。”

  “放肆,”刘父终于忍不住出声斥道,“刘逸扬,你生在刘家,刘家给了你荣耀,你就得担负起应该的责任,这是你的命,这事由不得你,这周我们会安排好,到时候会通知你见面的时间地点。”

  刘母看见丈夫发了脾气,赶紧给刘逸扬使眼色,“逸扬,听话,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他好?连自己的婚姻都要算计进去,还敢说是为了他好?刘逸扬迈开步子,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暴躁的坐在办公室里,什么也看不进去,自己好不容易等到玉子墨松口,家里却弄出来这么一出,要是让她知道,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

  他必须在她知道之前,将这件事处理了。要见面?哼,那就见面,只是到时候别怪他不给面子。

  周三,晚上六点,双方家长如约来到见面地点,相互寒暄着。

  B5酷匠{网唯一J^正u-版,0其M他¤都‘2是j盗/版43

  楚澜心中高兴的不得了,只是面上还是装着矜持,自己自从第一眼看到刘逸扬,便喜欢上了他,但是他从来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

  没想到这次楚家竟然提出要和刘家联姻,而联姻的对象就是自己和她,当自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高兴的疯掉,自己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他身边了。

  双反已经到了有一会儿,就在楚家长辈越来越黑的脸色下,刘逸扬才姗姗来迟,刘母瞪了他一眼,赶紧和对方解释:“不好意思啊,公司事情太多,逸扬最近太忙了。”

  对方看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

  其实楚家这边的长辈,还是比较满意的,先不说刘家本身势力就大,和他们联姻,本就不会吃亏,就说刘逸扬也是相当优秀的,年轻有为,能力出众。

  双方家长又聊了一会,楚家长辈开口说道:“既然双方都很满意,那我们就定个时间,先给他们办个订婚典礼吧。”

  刘母刚要回答,一直默不作声的刘逸扬忽然开口说道:“我不同意。”声音透着一股子坚定。

  楚家长辈顿时脸就拉下来了,楚澜也是脸色一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刘母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刘逸扬却是无所谓的样子,他刚想开口解释,忽然看到从门口经过的玉子墨。

  她怎么在这里?她在门口多长时间了?她都看到,都听到了?

  刘逸扬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竟是急的冒出了冷汗,他立即起身追了出去。来到玉子墨身前,赶紧拽住她的胳膊。

  楚澜看到刘逸扬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有些疑惑,但是,当看到他抓住了一个女人的胳膊时,脸色瞬间惨白,那个女人是谁?

  刘母的脸色也不好看,刘父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但是他是生意人,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此时虽然生气,脸色却是比妻子好了很多。

  楚家这边看到这种情况,脸上自是挂不住:“请问刘董事长,这是什么意思?”

  刘父赶紧开口回答:“误会,只是一场误会,我必会给楚家一个交代。”

  就这样一场相亲会,不欢而散,刘父望了妻子一眼,“去查查那个女人是什么背景。”

  刘逸扬抓住我胳膊时,我一惊,回头看到竟然是刘逸扬,我今天过来陪客户吃饭,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他。

  我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刘逸扬拽着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刘逸扬看着玉子墨仿佛是个没事人一样,心里有些不安,赶紧开口解释:“玉子墨,你不要误会,刚才的事情都是家里安排的,我本来就不同意,这次过来,也是想着直接拒绝他们的,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

  其实,刚才玉子墨真的只是路过,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刘逸扬看到玉子墨皱着眉头,却不说话,心里更是惊慌,“玉子墨,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真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楚家要联姻是他们的事,我今天过来,也是被家里逼迫着才来的,不然我才不会来和那个楚澜相亲。你要相信我。”

  听到刘逸扬这么说,我才算是明白,闹了半天,他今天是来相亲的。

  我这才意识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像刘逸扬这样的世家子弟,婚姻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吧,看看现在就知道了。

  我也意识到,我们以后的路,肯定不会太好走了。

  我倒是没什么,我本就拥有的不多,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只是像刘逸扬这样的天之骄子,恐怕要舍弃的就太多了。到时候,家里给他压力,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住。

  但是想想,他已经守候我的八年,心里又觉得很温暖,他是一个懂得坚持的人,只要他继续坚持,我便不放弃。

  我握了一下他的手,笑了一下,“刘逸扬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我知道未来的路可能不会好走,但是只要你愿意和我继续走,我便不会放弃。”

  刘逸扬听到玉子墨的话,焦躁不安的心竟然奇异的平静下来,他就知道自己是对的,她对感情执着的近乎可怕,但是一旦被她爱上,那么这个人便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他有些感动,忽然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玉子墨,记住你今天说过了话,不离不弃。”

  我被刘逸扬抱的有些紧,有些难受,推了推他,他却又抱了一会儿,才松开,“刘逸扬,我还有事,要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刘逸扬早已收起脆弱的情绪,“玉子墨,你怎么在这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笑了笑,“陪客户吃饭,可能还要一会儿,你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

  刘逸扬皱起了眉头,陪客户吃饭,客户是男是女?

  他想到这里,更不放心了,“没事,你忙你的,我就在这里等你,一会儿你完事了,送你回家。”

  我拗不过他,只好点头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