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站在原地不动,抱着胳膊看着他,也不说话。

  刘逸扬有些不自然的开口:“玉子墨,你睡卧室,我睡沙发,你放心,没有你的同意,我绝对不会碰你半个手指头的。”

  我看着他举着手,信誓旦旦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我还从没和陌生男子在一起宿过夜,当然乔然是个例外,现在和刘逸扬在一个房间里,感觉有些尴尬,我表面上保持着平静,内心已是七上八下的。

  刘逸扬打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我看了看他,就走进了浴室。

  其实,电视里演的是什么,刘逸扬根本不知道,他听着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浴室的门被推开,刘逸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见玉子墨穿着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浴袍很长,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乌黑的长发散落肩头,皮肤白皙,淡粉色的唇却透着一股子诱惑的气息,刘逸扬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更厉害了。

  刘逸扬再不敢看她,站了起来,说了一句:“我也去洗洗”,就匆忙的进了浴室。

  I更新最快上¤Z酷匠q1网g

  我来到沙发上坐下,看了看电视节目,竟然是一部韩剧,这部剧我看过,有些虐心,我偏头往浴室的方向看了看,没想到刘逸扬竟然喜欢看这种类型的电视剧。

  我起身回了卧室,等我拿着枕头和被子出来的时候,刘逸扬已经洗好重新坐在沙发上了。

  我走过去,看了看沙发,虽然很宽敞,如果是我睡,肯定没问题,但是若是刘逸扬睡,恐怕是连腿都伸不开吧。

  “刘逸扬,要不你睡卧室吧,我来睡沙发。”

  刘逸扬接过我手中的被子,说道:“那可不行,我怎么能让一个女人睡沙发呢?”

  我笑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人还有点大男子主义。

  刘逸扬看到玉子墨笑,忍不住想逗她:“玉子墨,要不我也睡卧室吧?反正床那么大,要不我们也放盆水,不就得了。”

  我白了他一眼,宁愿相信世界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这点安全意识我还是有的。

  第二天早晨起来,就看见刘逸扬又转脖子,又伸腿的,心里有些愧疚,就走了过去,将他按到沙发上,给他揉起肩膀。

  刘逸扬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高兴的享受着玉子墨的优待。

  他们一起出来,到餐厅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坐在餐厅吃早饭了,陆川坐在一旁的角落,看着刘逸扬和玉子墨牵着手过来,筷子一顿,刚夹起的小菜,又落了回去。随后,他放下筷子,走出了餐厅。

  在海上又度过了一天,傍晚时,众人纷纷下了游艇,各自开着车,往回赶。

  车开到公寓楼下,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刘逸扬也跟着走下来。

  “刘逸扬,谢谢你啊,这两天我过得很高兴。”

  刘逸扬上前一步,站到我面前,“真的要感谢?那也不能只是嘴上说说吧,要不你亲我一下,我也就算了。”

  我白了他一眼,“想的美。”

  随后又继续说道:“你也赶紧回去吧,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回去好好休息。”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刘逸扬却突然伸手拉住我的胳膊,我心里一惊,他的唇已经轻轻落在了我的额头,我正要挣脱开,他却已经离开,我有些恼怒的看着他,他却是像是偷了腥的猫,得意的笑着。

  我甩开他的手,转身的瞬间,却猛的顿住脚步,前面十几米的树影下正站着一个人,灯光惨淡,树影斑驳,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楚离。

  刘逸扬看到玉子墨突然顿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男人缓缓走了过来,他立即就认出了楚离。

  楚离缓缓的走到二人面前,步履有些沉重,他没看刘逸扬,而是紧紧的盯着玉子墨,眸光暗沉,透着隐隐的怒意,这就是她的决定吗?

  即使已经看到一切,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听她亲口说出来,也许还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不是吗?

  他终于开口问道:“阿默,这就是你的决定吗?”

  我忽然心里一抖,决定?猛然想起,前几天他说过,要和自己和好,但是自己当时不就已经拒绝他了?

  我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平静的望向他,“是,这就是我的决定。”

  楚离眼眸猛的收缩,忍不住握紧了双拳,仿佛不敢相信玉子墨说出口的话,他沉默了几秒,忽的笑了出来,“好,很好。”

  接着便不再说话,走回车上,瞬间开车离去。

  刘逸扬看着玉子墨望着楚离离去的方向发呆,心中有些不高兴,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毕竟自己从来就没敢想过,能够和她如此亲近。

  他想起楚离刚才说的决定,忍不住开口问她:“玉子墨,你和楚离有什么约定吗?”

  听见刘逸扬的声音,我才猛的惊醒过来,原来自己竟然发呆了,我朝着刘逸扬抱歉的笑了笑:“没有,我和他没有任何约定,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约定,好了,你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说完,便转身离开。

  刘逸扬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她这个样子,还是忍住了,看着她上了楼,这才开车离去。

  我回到房间,在沙发上坐下来,想起楚离临走时的那个笑容,他虽然是笑着,我却能感觉到一股子骇人的冷意,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在玉子墨已经沉沉睡去的时候,一辆SUV却又停在了她的楼下,楚离有些萧索的倚在车旁,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他望着她的窗口,目光惨淡,他觉得心里好空,就像当年离开她时一样。

  其实,这些年,他的心里一直很空,从来就没有被填满过。

  他抽完最后一支烟,眼中的软弱,已经退去,剩下的全是狠厉,是你们逼我的,所以不要怪我。

  楚离在玉子墨的楼下站了一夜,像是在怀念什么,又像是在告别什么。

  天蒙蒙亮时,他才上车,开车离去。

  回到中天,他立即让人将最近3年,手中掌握的刘氏的资料拿来给他看,这里面甚至包括一些财务状况,业绩报表。

  都是商界竞争对手,收集对方资料都是最基本的业务,楚离看完手中的资料,眉头深锁,就这些?远远达不到自己的要求。

  他按下内线,叫来助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用最快的时间,给我一份刘氏集团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助理以为是要为最近的市政府基础设施案子做准备,连忙下去准备。

  楚离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眼中狠厉的光芒,越发让人心惊,刘逸扬我看你拿什么和我争?

  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喂,二叔,我听说楚澜好像喜欢刘氏的刘逸扬,你们安排一下,与刘氏沟通一下,看是否能联姻。”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楚离的二叔,望着手里的电话,有些意外,自己这个侄子甚少关心这些事情,没想到这次竟然主动关心起楚澜的事情,楚澜确实喜欢刘氏的总裁刘逸扬,只是人家好像对她没有意思,自己天天被女儿缠着,也是头疼的很。

  现在,楚氏的当家人都发话了,这事反而好办了,像他们这种豪门,联姻是最常见,也是大家最乐见的事情,楚氏的地位在那摆着呢,在这个城市也找不出几家能相抗衡的,刘氏没道理不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