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尴尬,怎么说也算认识的,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我刚要往前走,刘逸扬忽然揽住我的腰,向着海边走去,众人看见我们离开,也都互相招呼着,跟了上来。

  走近,我才看见,海边停着一艘私人游艇,游艇分上下两层,远远望去,仿佛一只巨大的鲸鱼,停靠在海岸上。不知道又是哪个富二代,这么大的手笔。

  众人纷纷登上了游艇,游艇开动,缓缓向海的深处开去。

  我站在甲板上,扶着栏杆,海天一际,波澜壮阔,微风拂面,有一股淡淡的海腥味,却也不难闻。

  刘逸扬站在玉子墨身边,微风撩起她的长发,有丝丝划过他的面颊,他心里仍然忍不住的悸动,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算不算是一见钟情,却知道自己早已对她相思入骨。

  忽然,她转头望向自己,眼眸里是难掩的喜悦,“刘逸扬,你说我从这里跳下去会怎样?”

  刘逸扬以为她是随便说的,可是看见她的神色似乎有些认真,赶紧伸手抓住她,“不许胡闹,这里是海,不是游泳池,你想游泳,去我那,我那有一个很大的露天游泳池,随便让你游。”

  她看了看自己,忽然一笑,仿佛天边的朝霞,瞬间灿烂了自己的双眼,“逗你玩的,我只是觉得,如果能在这偌大的海里,畅意遨游,那该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刘逸扬看得出,她今天很高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经常带她出来玩。

  其实以前自己不是没邀请过她,只是她从来就不同意而已。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今天自己介绍她时,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她也没有反驳,这不就是默认了吗?刘逸扬忍不住的又弯起嘴角。

  突然有人喊来,“刘二少,你还在那干什么,桌都搭好了,就等你了。”

  刘逸扬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声:“知道了。”

  这才又看向身边的玉子墨,“玉子墨,现在太阳有些晒了,我们进去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太阳果然已经很大了,随即点了点头,“嗯。”

  刘逸扬很自然的牵起玉子墨的手,玉子墨手一紧,到底还是没有挣脱,随他拉着,走进了船舱。

  进了船舱,一层是富力堂皇的大厅,男人们都各自围着牌桌,女人们则在边下陪着。

  刘逸扬径直走向一个牌桌,其中一个人看他过来,忍不住调侃道:“刘二少,你这似乎有些见色忘友了吧!”

  刘逸扬心情好,也没反驳他,拉着玉子墨就坐了下来,众人却是一惊,因为他让玉子墨在桌前的坐位上坐了下来,而自己却是坐在了她身边。

  众人心惊,这里的哪个女人,能有资格坐在牌桌前,刘逸扬却是将她安排在桌前,这个女人果然是不一般,看来这刘家二少,是真的被这个女人迷住了。

  围坐在边下的女人们,也都嫉妒的看着玉子墨,没想到这个女人能这么好命,被刘逸扬看上。

  玉子墨也有些意外,自己从来没学过打牌,自己是一窍不通啊!

  看着其他人已经洗起了牌,赶紧偏头对刘逸扬说:“刘逸扬,我不会玩,还是你来玩,我看着就好。”

  众人心里又是一惊,这个女人竟然直接叫刘逸扬的名字,就算是他们这些平时经常在一起玩的人,也要称呼一声“刘二少”的。众人看玉子墨的目光更是带了一层深意。

  刘逸扬笑了笑说:“没事,我教你。”说完倾过身体,就去洗牌了。

  玉子墨看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再多说。

  其中一个男人却是笑着说道:“没关系,玉小姐,你就随心所欲的玩,反正刘二少有的是钱。”

  玉子墨抬头看着那个笑的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也是微微一笑。

  玉子墨确实是不会玩的,前面玩的几把,都输得很惨,桌上的其他三人,笑的越发得意。

  慢慢的玉子墨抓到了规律,旁边又有刘逸扬的指点,渐渐得心应手起来,看着刚才还笑的得意的人,现在一张纸苦瓜脸,玉子墨脸上淡淡的,心里却是别提多高兴了,谁让他们看不起自己。

  又玩了几把,她觉得有些闷,就将牌让给了刘逸扬,说自己出去透透气,刘逸扬嘱咐她小心点,就让她出去了。

  玉子墨出去后,一直有些安静的牌桌立马热闹起来,“哎,刘二少,你是从哪弄来这么个宝贝?她也太聪明了,就完了那么几把,竟然就能让我们几个输得这么惨!”

  刘逸扬撇了撇说话那人,开口道:“你们庆幸吧,她这会不玩了,不然你们会输得更惨!她做事向来认真,可不会像我,只是图个热闹。”

  那人点头称是,刘逸扬向来随心所欲,输赢在他看来都无所谓,平时放个水什么的是常有的事。

  另外一人接过话来,“刘二少,刚才看玉小姐那几手,就知道她在商场上的手段必然诡谲,本来还以为是徒有虚名,现在看来确实是名不虚传啊!”

  刘逸扬一边打牌,一边回道:“没错,所以你们还是祈祷,以后不要在商场上遇到她的好,不然,恐怕会输得连裤子都买不起了。”

  众人哈哈大笑,又有人说道:“再怎么厉害,不也还是没能逃过刘二少的五指山,刘二少现在不就是美人在怀了?话说刘二少你用了多长时间得手的啊?”

  刘逸扬缓缓的扔出一张牌,扫了一眼众人,这才说道:“八年,所以你们以后在她面前都客气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闭上嘴。”

  众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刘二少说用了八年才追到玉子墨,怎么可能?可是再看看刘逸扬此时严肃的表情,似乎不像在说玩笑话,众人心里琢磨了一番,便都明白过来,怪不得刘逸扬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女人,原来是一直在等那个女人。

  玉子墨从船舱里走出来,看见甲板上已经立起一把大伞,伞下放着几把竹椅,便钻进伞里,坐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刻,如果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海上的阳光有些毒,不过透过伞照射进来的阳光,打在身上却是暖暖的,舒服的很,玉子墨感觉自己就要睡着了。

  忽然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下,还是被她听到了。

  yE酷3D匠网h永久免,费r$看hF小v#说

  她睁开眼睛,就见一个男人,已经走到伞下,然后坐到她对面的竹椅上。

  是陆川。

  刚才在大厅里似乎也没看到他。

  我收起坐的有些懒散的身体,坐的直了直。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给我一种压迫感,其实他什么也没做,甚至是帮了我很多次,见他的时候,他也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但是,和他一起的时候,就是有一种潜意识的紧张。

  见他只是看着我,也不说话,我似乎又紧张了几分,在他面前,我总感觉自己是透明的,无所遁形。

  “陆先生,你好。”我客气的打招呼。

  陆川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缓缓开口:“我以为,我告诉你我们是校友,你就不会这么生疏了,只是没想到,我似乎想错了。”

  我想起上次他送我回家时,确实是告诉过我,他也是A大的,没想到他原来是这个意思。可是,我和他毕竟不熟,也不可能因为是校友,就变得无话不谈了吧。

  我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只好闭口不谈。

  陆川看见玉子墨这个样子,眼眸里的情绪翻涌了起来,只是玉子墨现在低着头,没看到。陆川闭了闭眼,将眸中情绪隐了回去,复又开口:“子墨,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我呆愣了一下,赶紧回答:“喔,当然可以。”

  陆川笑了笑,“那你以后,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直接叫名字吗?陆川?是不是不太好?

  “陆川?”我心一惊,没想到心里想的,竟然从口中说了出来,人果然不能太舒适了,太舒适了,就会放松,放松了人就会变得脆弱。

  “嗯。”没想到陆川竟然会答应。

  之后,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

  “子墨,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过了一会,陆川重新打破沉默。

  我疑惑的抬起头,望向他,我忘了什么东西?

  “上次你回家,将我的外套穿走了?现在还没还,忘记了吗?”

  我猛然想起,确实是有这么回事,我穿回去后,放到干洗店清洗了一下,本想找个时间还回去的,不成想竟是忘了个彻彻底底,现在还要当事人来提醒,真是好丢人。

  我脸有些红,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有些忙,我忘记了,回去后,我就给你送过去。”

  陆川看着脸红的玉子墨,竟是叹了一口气,才说道:“嗯,我等你。”

  声音低沉温柔,穿过耳膜,直接敲进了我的心里,我心里一动,却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出来有一会儿了,肚子也有些饿了,想回去找些东西吃,看了看陆川开口:“我有些饿了,想进去找点吃的,就先进去了。”

  随即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你很喜欢刘逸扬吗?”陆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慢慢转过身体,看向陆川,发现他也在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他的眼睛幽深的仿佛一潭古井,无波无纹,此时却是仿若能穿透人心。

  他看出了什么?还是知道了什么?

  我做了了深呼吸,重新看向他,“他很喜欢我,所以我想试着去喜欢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